最新消息:欢迎您,亲爱的读者!您可以通过QQ号或新浪、腾信微博账号直接在评论处登录,发表评论并选择转发到微博、QQ空间。

广东省中医院CIO傅昊阳:“实”字当头谋划信息

管理视野 HIT金子 3561浏览 评论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朱小兵  谭啸

广东省中医院信息处处长傅昊阳广东省中医院信息处处长 傅昊阳

如果以门诊量来衡量一家医院的实力,广东省中医院堪称是一家“巨无霸”医院,它始建于1933年,目前已发展成为拥有5间三甲医院和3个分门诊的大型综合性中医院。2016年门诊量超过741万人次,医院有床位超过3000张。广东省中医院更是我国年服务患者人数最多、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中医医院。

这样一所迅速发展中的“巨无霸”医院,在如今信息技术日新月异,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发展如火如荼的时代,如何让信息化建设在医院整体管理和发展战略中扮演支撑、服务、乃至引领者的角色?30岁就当上了广东省中医院信息处处长、如今已经在CIO岗位任职7年的傅昊阳近日向HIT专家网讲述了他关于数据、网络安全、IT人才队伍的三方面心得。交流访谈中,傅昊阳处长朴实的语言中始终透着一股“实干”劲儿。

数据资源体系要做“实”

据傅昊阳介绍,广东省中医院的信息化建设起步较早:1991年就开始做财务管理;2001年实施半结构化电子病历系统,当时很多电子病历还处于word阶段;2004年实施门诊电子病历,这也是全国第一批实施门诊电子病历的医院,目前已经保存了几千万份电子病历。

“数据是医院的资源,业务系统建设是基础设施。以前说人、财、物是医院的资源,现在要把数据看作是医院的第四大资源,要加强数据资源体系建设。”傅昊阳说,“按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统一规划,未来会把全国中医药的数据整合起来,做大数据分析。从广东省的角度看,我们从2016年开始建设广东省中医药数据中心,并致力于数据资源管理与利用体系的建设,为实现全省中医药数据的多元化采集、主题化汇聚、集约化管理、知识化处理、社会化服务正在努力,力求把全省的中医药数据资源不管是物理亦或是逻辑,真真正正整合在一起,扎扎实实确保中医药大数据的“深度”,并结合省里其他平台的数据资源(如人口、气象等),扩展中医药大数据的“广度”,在此基础上做真正的中医药大数据分析,必将对未来的中医药行业发展起到促进作用。”

目前,广东省中医院正在实施互联互通的集成平台。“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对于中医大数据开展利用的有效方法。”傅昊阳坦言:“但是我们对大数据技术已经跟踪五六年了,对集成平台技术已经跟踪了10年以上。为什么这么晚才做集成平台?”

一是最初各种数据标准不成熟,底层没有标准,做集成平台的意义不大。二是集成平台技术本身的原因,作为十几年前针对SOA架构提出来的产品,其目的是为了服务复用,但事实上服务复用对医疗行业没有太大的价值,因为医疗行业的服务都是非标准化居多,只有个别服务可以做复用。三是集成平台增加了一个风险点,数据整合到一起后,从真正的核心业务保障来看,集成平台变成最重要的核心,绝对不能有丝毫闪失。四是应用某项技术要看它能给患者、医院、行业带来什么,不能追逐新潮和“跟风”。

发展到现阶段,集成平台的另一大好处逐渐凸显——数据共享。但即便有了集成平台,数据共享也不一定做得好,这是因为,如果没有实用、好用的数据标准的话,系统都不讲同一种语言,就无法做到真正的共享。

“医疗行业对数据共享和交换的需求很大,我们也在积极推动并参与中西医术语体系的建设。没有术语体系建设,底层标准就做不好。我们还参与了很多中医药标准化的项目,目前有几十个标准化项目正在做。”傅昊阳表示,希望通过标准的建设,能让未来数据共享和交换更好地落地,推动省内、甚至国家的中医药行业信息化发展。

医院信息安全要“稳”

广东省中医院对信息安全非常重视,“我们的信息安全水平在广东省所有医院中是非常好的。”傅昊阳非常自信地说,“我的工作时间有四分之一放在安全方面。医院对信息安全十分重视,对于信息安全的必要投入也是一路“绿灯”,每年的投入非常大,包括资金、人力、管理成本等。”

“我们医院为什么如此重视信息安全?目标是让患者放心就医。安全无小事,而且具有木桶效应,任何一个点没把握住,其他做得再好,整体安全也是零。”傅昊阳强调,“信息安全是个系统工程,架构设计好了、硬件到位了、正常运维搞定了,后面还有大量审计、管理工作。我们内部的要求比等保三级的要求还要高。信息处每个季度都会开一次信息安全讨论会,大的节假日之前都会进行一次安全的应急演练。”

作为一家拥有5个三甲医院院区、3个分门诊的集团化医院,广东省中医院的网络结构比较复杂,每家医院都是三层网络架构,医院之间有复杂的连接。在这样的环境下做网络安全,其困难程度可以想像。“我们的安全体系建设、安全架构设计做得非常细,而且很多都是通过实际演练发现问题后补全的措施。”傅昊阳举例说,半夜12点进行应急演练,发现根本进不去机房,演练人员会发现虽然自己有机房钥匙,却没有行政后勤人员分管的走廊钥匙,也找不到走廊灯在哪里、电闸在哪里。

还比如:即便配备了手电筒等应急装置,电池还必须定期检查,那么谁来负责检查?一旦区域断电,手机没信号怎么办?是不是要配备固定电话?可你又记得住固定电话号码吗?

再比如:他们甚至还花钱请专业人员来攻击医院的网站,检测网站是否有漏洞,一旦发现漏洞会反复讨论如何改正。

在患者隐私保护方面,傅昊阳谈到了微信、支付宝项目。“我们在细节上做了很多讨论和保护。很多医院为了省事就把病人数据提交给微信、支付宝做验证,但我们绝对不会这样做,我们是反向验证。”傅昊阳解释说,“我们不会把患者信息推送给微信、支付宝,而是要求他们过来做验证,让他们把数据提供给我们,我们来验证对错。”

据傅昊阳介绍,2016年广东省省委成立了网络安全小组,对很多单位进行了网络安全检查。2016年,广东省中医院与南方航空、南方电网、广东省公安厅等单位一起通过了首批检查。

IT队伍的功夫要“硬”

傅昊阳是一位有着“鲁迅情结”的HIT人,鲁迅弃医从文,曾经学医的傅昊阳转型从事医疗IT,就是希望超越治病救人,能给行业做点更大、更有价值的事情。回首11年信息技术生涯,傅昊阳认为自己给行业的价值是,坚持不懈地从事推进中医药数据的标准化工作,与此同时,给医院留下一支专业的信息技术队伍。

“我对信息团队的要求很高。”傅昊阳如是说。据介绍,广东省中医院信息处共有28人,分成4个组:

一是网络安全组,如上所述,对其工作要求到十分严苛的程度。

二是服务器和数据库组,要求人人都可以拆开机箱换板卡、换内存,对于几十种平台的机器,全部会自行更换,各种操作系统、各种数据库、各种小机、各种存储、各种交换机,全部能够自己管理配置并优化。“我们的要求是:常规问题自己处理,比较复杂的问题在原厂支持下马上处理。”傅昊阳说,“一般我们都是自己换,不等原厂支持。因为机器多,等原厂支持人员过来起码要1个小时,太慢了,等不了。”

“很多医院喜欢将这部分信息化工作完全外包给第三方公司,认为‘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专业的公司做’,我们认为不尽然,首先,医院对底层安全稳定的要求非常高,遇到问题需要马上进行处理,而这方面外包的公司很难达到几分钟内完成故障处理;第二,作为医院信息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部分人才的培养与沉淀也十分重要,有助于把控医院整体硬件架构,让医院信息化可以长远发展;第三,因为医院涉及的品牌及产品更为多样,医院在这方面的人才不仅能做得很专业、也能更具‘大局观’,这也是我们精细化分组的定位,让该组人员个个成为领域的‘专家’。”傅昊阳说。

三是项目管理组,这是对专业性要求非常高的一批人,也都是最资深的人员。“每个新建项目,他们首先得明白该项目为什么要上、给患者和医院带来什么、系统使用人员的真实需求是什么。他们不仅要非常熟知前沿技术,而且要能把技术和产品的优劣讲清楚。这是前期工作。接下来是项目管理,项目进度、项目风险、项目安全、项目质量,全程都要管控好。”傅昊阳进一步介绍说,“一个项目要落地的时候涉及到服务器、数据库,项目管理组的成员要有能力与服务器和数据库组沟通好;互联网业务出来后,架构上如何保证稳定性、保证网络安全,这些都要有很好的沟通,包括业务底层的架构。我们的项目管理要求管理到供应商的架构,不是说买一个产品装上就完了,要看供应商的架构合不合理,未来的安全性、稳定性、可扩展性、性能与现有系统的整合情况如何,各方面都要考虑。”

四是日常运维管理组,负责所有已经上线系统的修改、增补和日常运维。“我们医院规模大、系统多,所有西医医院的系统功能我们都有,一点都不能少;还要增加中医特色的内容,如:中医处方、中药代煎、中医特色的治疗、检验、检查等;此外,还有纯中医的一些系统,如:名老中医知识库、中医慢病管理、治未病系统(中医体质辨识)、知识管理系统等。”傅昊阳表示,日常各种修改有很多,以前是完全外包给开发商,后来发现不行,他们是怎么省事怎么来,缺乏长远和整体考虑,经常出现架构不行、必须推倒前面重来的情况。

“现在是所有开发功能和架构都由我们来定,外包服务方只负责写代码。系统更新前,我们有一套严格的性能测试管理流程,比如:厂商内部测试、我们内部测试、真正使用人员测试,之后再更新;更新后万一出了问题如何回退等,都经过事先测试。正是因为管得细、管得严,这么多年都没有出过问题。”傅昊阳说。

【责任编辑:谭啸】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