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欢迎您,亲爱的读者!您可以通过QQ号或新浪、腾信微博账号直接在评论处登录,发表评论并选择转发到微博、QQ空间。

如何实现电子处方的安全可信流转?数字医信助力上药云健康这么做

案例研究 HIT金子 3226浏览 评论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上海医药-益药上药云健康推出了益药电子处方平台

“2017年,系统累计完成了超200万张电子处方的流转、涉及到超100万位患者、覆盖到214个各类医疗机构。”近日,在接受HIT专家网独家专访时,上海医药大健康云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药云健康)总经理季军亮出了该公司打造的基于“互联网+”的电子处方平台——“益药·电子处方平台”的成绩单。

这份“成绩单”来得恰逢其时。在近期由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简称:《意见》)中,明确提出要完善“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服务。在国家鼓励推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建设的背景下,上药云健康围绕完善“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服务等政策要求,在满足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的前提下,积极开展基于电子处方流转的“互联网+处方药”创新服务。北京数字医信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数字医信)作为上药云健康的合作伙伴,紧跟行业市场需求,结合自身的技术优势,和上药云健康在电子处方的安全流转方面展开了积极合作,为电子处方的安全流转保驾护航。

上药云健康季军上药云健康总经理 季军

全流程安全可信体系必不可少

《意见》明确要求加强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推进网络可信体系建设,加快建设可信医学数字身份、电子实名认证等,提升监管能力。同时,“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产生的数据应当全程留痕,可查询、可追溯,满足行业监管需求。

实际上,无论是政策监管需求,还是安全保障需要,电子处方流转的安全可信要求都必须得到保证。基于此,上药云健康选择了北京数字认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数字认证)旗下全资子公司数字医信进行技术合作,以完成电子处方流转可信体系的建设。据了解,数字医信是由数字认证在2018年初正式注册成立,重点聚焦医疗卫生机构在信息化和互联网化进程中可信的IT办公、协同管理等应用需求。此前,数字认证已针对医疗机构、公共卫生、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互联网医疗等领域先后推出了一系列基于可靠电子签名的业务应用服务方案和业务应用产品,得到业内充分认可。

目前,上药云健康益药电子处方平台审方系统已经应用电子签名(CA认证)技术,数字医信为上药云健康提供的技术解决方案主要在两方面:一是在处方外流平台上的药师审方环节,利用数字医信提供的云电子签名APP工具,为药师提供全在线的审方体验;二是面向益药处方派送业务,提供患者在快递员移动设备上的手写电子签名确认收药的过程。

季军表示,电子处方从医院到电子处方平台的过程中,通过加密算法保证数据不被篡改。在配送方面,上药云健康根据收货地址就近分拣,患者可选择送药到家或送药到站点。“我们把药品最终送到患者手中时,患者会有一个确认处方和药品的动作,检查配送单和药品是否一致,通过微信平台进行电子签名确认。同时,患者电子签名均经过CA认证,保证不被篡改、可信。”季军表示,患者可选择身份证号、手机号以及社保卡号在益药微信平台激活账户,再通过电子签名认证的方式保证信息真实性。

益药

作为技术提供商,数字医信在构建上药云健康基于电子处方流转的“互联网+处方药”模式中发挥着不小作用。“电子签名方式在银行柜台、快递派送等领域都非常常见,我们和药品配送环节整合这样的技术,一方面解决了患者收药的责任认定问题;同时在患者收药的时刻,意味着这张处方已经失效,不可再重复使用,打上安全的时间戳标记。”谈到双方合作,数字医信总经理张智锋表示,上药云健康和数字医信均为SaaS化服务模式,上药云健康的核心优势是在药品领域的全种类和全国布局的药品仓储基地,数字医信则有合法化的技术背书,再以灵活的服务模式与上海医药的益药平台业务线结合,打造完整的全在线电子处方流转方案。

同时,为进一步满足监管需求,目前上药云健康在上海市卫计委和市场监管局的监督下,开发基于二维码的电子处方,打造安全可信的全流程可追溯体系。“我们在政府监管下投资建设一个平台,将对政府完全开放,在整个数据流转过程中,电子处方从医院流出前就进行加密,随后生成二维码,保证电子处方数据可信度。同时,患者通过扫描二维码可追溯电子处方完整的流转过程。”季军说。

医药分开改革推开电子处方流转“闸门”

一年多以来,医药分开改革势如破竹,药品零加成作为医药分开改革的主要措施之一,已在全国各地多个医疗机构落地。

此举倒逼公立医院开始改革旧有的药房工作,将药师的重心从审方发药转移到临床治疗中去,自费药房、合作药房以及药品供应链延伸等多种药房模式开始产生,这也直接加快了电子处方向外流转的进程。

事实上,早在2015年,上海医药集团就成立了上药云健康,并引进战略合作伙伴、政府与财务投资基金,基于电子处方流转,开拓“互联网+处方药”创新销售及服务新模式。“我们希望打造一个电子处方流转全流程体系,为即将到来的医药分开改革做好准备。我们的电子处方项目从启动到现在已经三年多,正式运营也有两年多时间。”季军说。

医药分开改革首先要求医院降低药占比、取消药品加成,对于这一政策要求,季军表达了自己的看法:“药品零加成后,医院卖药不再赚钱,而医院财务、药师以及物流人员等都是医院成本,医院更愿意专注于临床诊疗相关的服务中。同时,很多慢病患者选择在大医院就诊也主要是续方开药,这间接导致了三甲医院‘人满为患’和医疗资源的重复浪费。”

那么,如果在社区医院看病拿药,药品目录怎么制定?又该如何备库存?针对一系列难题,上海市在全国先行先试。据季军介绍,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原有基药目录基础上,又增加了医保目录中530多个品规的主流处方药,主要包含针对糖尿病、冠心病等慢性病相关药品。“最后,由我们帮助建立了一个总库的方式为所有的社区医院供应药品,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只需开药、不需备药,我们负责配送药品。”季军说,“所有的医疗机构与上海市综改平台对接,电子处方是由综改平台推送给益药电子处方平台。”

在配送方面,上药云健康一方面与京东物流平台合作,另一方面针对比较紧急的药品,通过上药自身物流团队配送。具体流程是:药品在库内进行审方;随后由自动发药机进行药品分拣;在打包出库前再进行一次审核,检查分拣药品和处方药品是否一致;核对后再交给物流团队。其中,整个配送过程通过益药电子处方平台进行物流跟踪,患者在收取快递时,如出现破损或外包装损坏,可拒收包裹并退回。患者拿到的药品配送单中包含详细的药品规格和用法用量等信息,患者也可以通过益药微信平台或电话联系药师,进行用药咨询。“我们能监测全程情况。同时,配送药品主要以口服药和外用药为主,不涉及到针剂和冷链产品,所以在安全上有充分保障。”季军表示。

此外,上药云健康也在积极探索创新医保支付服务模式,一方面是上药云健康旗下自营DTP药房,在各地申请当地医保资质,目前已有部分地区的药房完成了医保定点结算;另一方面联合第三方互联网医疗平台,进行慢病医保结算的模式创新。“我们希望把医保支付引入到药房,患者只要在社区医院开好药,通过网上医保支付就能完成药品购买和服务。”季军说。

张智锋数字医信总经理 张智锋

基于CA认证的电子处方流转“大有可为”

截至目前,上药云健康基于CA认证的电子处方流转已实施两年多,患者电子签名也已实施超过半年,效果反映良好。

“数字认证和数字医信在医疗领域做了很大创新,随着电子处方、网上诊疗不断开放,对于数据在传送中的安全性、不可篡改性,以及包括患者、医生的签名抗抵赖性等方面,能给我们这些做药品流通、患者管理等方面创新的互联网公司提供很多保障。”季军表示,对于上药云健康本身而言,服务模式的创新也对传统业务提供了很大帮助,比如简化整体流程、梳理整体业务路径,用电子签名代替纸质单也降低了整体运营成本。

实际上,针对医药行业,数字医信已具备较为成熟的、完整的解决方案。据张智锋介绍,早在数字医信成立之前,该公司整个技术团队就在其母公司数字认证中孵化出了互联网医疗和处方流转的独立产品线。

目前,数字医信可为医疗机构互联网开具处方的大夫、为药品经营企业中的药剂师审核、为第三方配送机构的配送员送药和购买药品的患者收货环节提供完全云化的电子签名服务,大大降低了电子签名服务的实施和采购成本;同时,也能为相关主管部门提供以电子签名数据为抓手的监管平台。

“与上药云健康的合作,外加国务院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政策利好,为我们产品在医药行业的全面铺开吹响了号角,我们下一步会将与上药云健康的合作点整合打包成服务产品,提供给更多合作伙伴。”张智锋表示,未来双方合作范围还会继续扩大到医疗机构的互联网服务以及区域处方流转监管服务,以进一步将服务延伸至更多医疗机构。

二维码

(欢迎扫码关注上药云健康和数字医信的官方微信)

 

【责任编辑:谭啸】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