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欢迎您,亲爱的读者!您可以通过QQ号或新浪、腾信微博账号直接在评论处登录,发表评论并选择转发到微博、QQ空间。

【南湖HIT论坛】浙江省儿童医院俞刚:建设一体化智能电子病历的“辛”路历程

管理视野 HIT金子 3247浏览 评论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谭啸

浙江省儿童医院俞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信息中心主任俞刚

“最近这几个月是我从事信息化工作17年来最痛苦的几个月,甚至比2014年新院区整体大搬迁时还要累,头发都少了很多。”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信息中心主任俞刚在2018南湖HIT论坛上如此诉苦,他在演讲中具体介绍了该院最近实施的电子病历整体升级改造项目。

据介绍,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以下简称:浙大儿院)有三个名称,又叫浙江省儿童医院、浙江省儿童保健院;该院拥有两个院区:一是湖滨院区,有400张床位,占地30亩;二是新的滨江院区,有900张床位,占地100亩。受我国二胎政策放开的影响,儿科的压力非常大,现在正在建造第三栋楼,预计有700张床位。

目标是通过国家电子病历评审5级和6级

“原来我们是粗放型管理,之前的非结构化电子病历已经用了8年,临床医生觉得很好用、录入也方便,但是数据上报、科研数据提取等方面的问题迫切需要解决。电子病历项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诞生的。”俞刚介绍说。

2017年11月6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全程主动智慧医疗建设项目”正式启动,这是一个多方联合共建的项目,包括:所在区政府、区卫生主管部门、浙江省卫计委、浙江省科技厅、浙江大学等单位。

“此次电子病历建设参照国家标准,建设目标是要通过国家电子病历评审的5级和6级,并计划在未来两年内通过HIMSS EMRAM的6级和7级评审。重点关注信息的互联互通、医护闭环服务、无纸化、临床辅助决策支持、医疗大数据利用等方面。”俞刚谈道,“我们还对新版电子病历评级标准进行了解读,总共有10大角色、39个大项(比老版增加2项)、218个项目、447个细项。”

俞刚进一步对电子病历5级和6级的关键点进行了阐述:“5级的重点包括:统一数据管理(CDR)、病历书写智能化、数据采集智能化(RFID&条码),我们之前缺少CDR,今年11月要把CDR建设完成。各部门能够利用全院统一的集成信息和知识库,提供临床诊疗规范、合理用药、临床路径等统一的知识库,为本部门提供集成展示、决策支持的功能。”

5级的整体要求包括三方面:(1)全院各系统数据能够按统一的临床数据管理机制进行信息集成,并提供跨部门集成展示工具;(2)具有完备的数据采集智能化工具,支持病历、报告等的结构化、智能化书写;(3)基于集成的患者信息,利用知识库实现决策支持服务,并能够为临床科研工作提供数据挖掘功能。

6级的重点是全程数据闭环管理、高级医疗决策支持。各个医疗业务项目均具备过程数据采集、记录与共享功能;能够展现全流程状态;能够依据知识库对本环节提供实时数据核查、提示与管控功能。整体要求包括:(1)在药品、检查、检验、治疗、手术、输血、护理等环节实现全流程数据跟踪与闭环管理,并依据知识库实现全流程实时数据核查与管控;(2)形成全院及多维度医疗知识库体系(包括症状、体征、检查、检验、诊断、治疗、药物合理使用等相关联的医疗各阶段只是内容),能够提供高级别医疗决策支持。

与业务部门沟通是最难、最累的

据俞刚介绍,电子病历项目在架构设计上遵循四个原则:体系架构统一平台化、业务流程标准闭环化、资源管理智能集约化、用户体验个性极简化。整个项目分为:需求调研、上线实施、上线优化、验收准备、第一阶段验收等5个阶段。

“最痛苦的日子是需求调研阶段,实际调研时间远远超出了最初预计的两个月。”俞刚谈道,“我们在调研过程中发现,医护人员都不愿意改变习惯,哪怕是一个很小的流程改变,都不愿接受。就好比一辆车开了很长时间需要更换一样,你对它有感情了,你很熟悉它的性能,尽管是手动挡,但是操控自如。”

俞刚对实施工作进行了具体介绍,他将其分解为5个步骤:基础数据准备、业务流程确认(含定制开发)、模板及报表、医务管理验证和上线工作。“基础数据准备还是比较快速的,因为IT部门自己就能解决;难就难在业务流程确认环节,累也累在这里。”俞刚深有体会地说。

“比如针对我们提出的很多定制开发,厂商不认可,厂商说:‘其他很多医院都是这么做的,为什么你们医院要改变这么多?’从版本的统一性来说,厂商也不同意更改。但另一方面,医务科科长非常强势,他说厂商不改的话就不要来找他来验收。”俞刚说,“最后,没办法了,只好我们信息科来改,我们来满足临床的需求,只要它符合规范。”

“在我们这种比较专科的儿童医院推进信息化真是太累了,因为个性化需求远远比综合性医院多。”俞刚感慨道,“每天要反反复复开各种各样的协调会,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不是在吵架,就是在吵架之后的发火中,每天都跟香烟过不去。”

“最终,从调研到上线一共用了6个月时间。我们把整个医院的住院电子病历全部更新完毕,一共30多个病房。”谈到项目成果,俞刚很有成就感地说,实现了CPOE与病历文书一体化、诊疗结果与病历文书一体化;总共整理出了6470项结构化儿科模板,未来还会增加;完成34条儿科临床路径。

把人工智能与临床相结合

俞刚认为,临床决策支持系统(CDSS)是高等级电子病历评级的难点。在CDSS方面,主要关注6大块内容:诊疗、药学、检验、检查、护理和重症,希望开展贯穿诊疗全过程的智能化临床辅助决策系统,涉及到:辅助诊断、推荐治疗方案、推荐检验检查项目、推荐用药、知识库调阅等内容。

“与综合性医院相比,儿童医院的要求更加细致,有很多药品超剂量的内容要提醒医生。”俞刚举例说,比如在肝功能检查里面,左旋多巴片会影响血清胆红素,我们就设置了提醒。但是,提醒是否合理?如何让医生没有疲劳感?确实还要进一步推敲。

俞刚还具体介绍了他们应用CDSS解决实际问题的一个案例:“去年底流感爆发时,我院最高门诊量达到14000人次/天,多到什么程度呢?夜门诊医生正常是在23:30-24点之间下班,有一天我担任总值班,发现到半夜12点还有400个病人没看,夜门诊医生到凌晨4:30也走不了。针对这一问题,我们优化流程,开发了手机前置开单功能。”

孩子感冒发烧到医院看病通常是先查血相,以往的看病流程是:挂号→等待看医生→医生开单查血相→抽血等待结果→再等待看医生。俞刚介绍说:“为了减少看病等待时间,我们把验血这一步前置了。系统根据感冒几天、发烧多少度,可以基本上判断出大致的疾病,可先在手机上开化验单,病人先去检查血常规;拿到检查结果后,再去看医生。如今有70%的病人都是通过手机开单。”

此外,在“AI+辅助诊疗”、“AI+医学影像”方面,浙江省儿童医院也相应开展了肠道疾病、骨龄检测等方面的探索和尝试。俞刚认为:“AI就像早期的‘互联网+医疗’一样,刚开始大家都认为不安全、不应该推广,但现在谁都离不开‘互联网+’了。”

“尽管很累,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今年,我们科室发表了两篇SCI论文,我们通过对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发表了一篇关于天气与鼻出血的影响因子分析。”俞刚谈道,“有了数据以后,可以做很多事情。现在很多临床科室来跟我要数据,他们觉得现在的数据质量比原来提高了,这就得益于我们辛苦做的CDR建设、儿童专科电子病历建设。科研关心什么,我们就想办法去采集什么数据,信息化真的是任重道远。”(本文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交流)

【责任编辑:谭啸】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