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欢迎您,亲爱的读者!您可以通过QQ号或新浪、腾信微博账号直接在评论处登录,发表评论并选择转发到微博、QQ空间。

沉寂多年的卫生信息标准openEHR为何日渐活跃

政策标准 HIT金子 2373浏览 1 Comment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朱小兵  孙鹏

吕旭东教授浙江大学生仪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 吕旭东教授

“如果把医院的数据中心比作一个冰箱,按理说只有冰箱坏了才需要厂商来维修,但现在的情况是,冰箱里取哪些东西也得找厂家去解决。”浙江大学生仪学院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吕旭东教授说,“现在很多人喜欢openEHR,是因为它针对数据内容的定义完全由用户决定,怎么放进去、怎么拿出来,也是由用户来定义。”

在起源于美国的HL7“一统江湖”的时代,作为新生代的FHIR也开始崛起,延续着HL7的辉煌。但在医疗大数据热的今天,沉寂已久的另一套卫生信息标准——openEHR正越来越多地被业内重新关注起来。相比于业内较为熟悉的HL7标准体系,起源同样很早的openEHR却在国内显得比较陌生,那么,究竟什么是openEHR?它又能解决哪些问题?

日前,作为openEHR目前在国内的主要推动者之一,吕旭东教授接受了HIT专家网的独家专访。

openEHR的“前世今生”

据了解,openEHR起源于20世纪90年代欧盟的一个电子健康档案(EHR)项目,是一个基于开放式的电子健康档案数据标准体系,主要可用于数据管理和数据存储,此前已在欧洲、澳洲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得到了广泛普及;2008年,openEHR被国际标准组织接受,发展成为ISO 13606-2标准。

“HL7定义message,但也只是一部分医疗信息,随着医疗信息越来越多,交换也越来越多,这时就会发现,如果只是定义message,彼此之间的语义就会冲突。”在吕旭东教授看来,与HL7标准相比,基于openEHR的数据标准体系更适用于作为电子健康档案数据中心的标准化信息模型

吕旭东教授认为,HL7主要解决的是信息系统之间互联互通的问题,其在消息交换、系统互通时具有优势。比如,HIS、LIS和PACS等相对独立,在业务上需要互联互通,这时就需要传输信息和数据交换。但openEHR针对电子健康档案的互操作和扩展性要求,提出了一种新的两层的标准化信息模型

具体而言,底层信息模型控制信息系统的实现结构;上层信息模型具有很好的可读性,医学专家可直接维护和扩展上层信息模型,直接参与到系统的设计和实践工作,所有改变可通过底层模型自动反映到信息系统中,而不需要在信息模型扩展时,由技术工程师去消化、吸收再去帮助实现。

“在技术方案选择上,两者并不对立。HL7的message只定义了一部分医疗信息,未包含存储的全部数据,当需要对所有数据进行互操作时,就需要与openEHR结合起来使用。”吕旭东教授表示,openEHR定义的信息更完整开放,能有机地将各种健康信息进行整合,HL7则面向一条条消息。基于以上考虑,再根据当前的应用条件和环境,他建议,应充分利用两者优势,数据存储就用openEHR,消息交换还是选择HL7。

“现在openEHR组织的一些主要成员,往往也是HL7组织的成员,而且在一些基本的数据源、数据值域的定义上都共通,两者之间转换起来也非常快。”吕旭东教授表示,两个标准体系也在相互借鉴融合,比如HL7在CDA标准设计上也借鉴了openEHR的两层建模思想。

实际上,由于openEHR为开放式的体系,所以此前一直由志愿者推动。据了解,为更好地在国内推广应用openEHR ,2016年3月,在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医用软件分会理事长段会龙教授的带领下,医用软件分会和智慧及移动医疗分会联合成立openEHR技术委员会(openEHR China),希望帮助openEHR在中国本地化应用,并推动医疗信息标准化的发展。

也正是从2016年开始,openEHR在国内的受关注程度和技术水平开始有了显著提高。据HIT专家网了解,吕旭东教授此前曾在多个医疗信息相关的大型会议上发表过主题演讲,举办过数次openEHR相关技术交流会和培训会,带领浙江大学团队同其他国内高校、研究机构、企业等展开合作探索实践,并取得了很多丰硕成果。就在2018年7月,吕旭东教授被推荐选举为openEHR国际标准组织董事会成员。

医疗大数据热“激活”openEHR

现阶段,医疗大数据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数据不开放、信息碎片化以及不断产生新的数据,导致日益增长的数据获取需求与海量医疗数据未被有效利用之间存在着较大矛盾,而openEHR的两层模型对于解决大数据环境下数据种类不断增多、应用需求日益增长及系统不断变化的问题非常有帮助。

openEHR两层建模的核心思想是所有的临床知识内容都由领域专家主导建立原型模型,实现技术与信息内容的独立,满足各方人员的数据需求。那么,究竟怎样理解这两层模型的实际工作原理呢?吕旭东教授列举了一个形象的例子进行说明。

“如果把某个疾病需要测量的各类指标,如血氧、血压等,比作一个个‘积木块’,那么一个领域有哪些‘积木块’是由医生专家决定的,具体需要搭建院内数据中心或者科研平台时,医生专家把‘积木块’按照需求搭建成自己想要的‘直升机’或者‘起重机’,对应临床上的报告和文档。由于采用的‘积木块’是一样的,不同医院的‘直升机’或‘起重机’就可以进行互操作。”吕旭东教授表示,虽然openEHR的系统实现有一定的难度,但一旦实现以后,用户完全不用关心底层,可以按照自己的需求搭建出自己想要的数据库。

实际上,医学人工智能和医疗大数据分析的热潮推动了openEHR走向“前台”。吕旭东教授坦言,“在医疗消息互操作方面还是主要由HL7实现,但是openEHR在数据内容的存储上更占优势。目前openEHR标准应用最好的切入点是专科专病数据库,因为专科专病信息模型是现有的标准化体系尚未涉及的部分,同时也是建设数据中心必要的一个环节。”基于openEHR构建的专病信息模型,可以随着医学的发展不断进行扩展,因此也使得数据中心更能适应变化和发展。

“openEHR现在之所以慢慢受人关注,一方面是开放的概念逐渐深入人心;另一方面,更主要的因素就是对于构建数据库特别有用,尤其是对于专科专病数据库,当不同数据库要进行共享时,openEHR比HL7要有效得多。”吕旭东教授说。

openEHR在中国悄然落地中

从全球应用情况来看,虽然openEHR与HL7、FHIR相比,其产业化程度相对较低,但事实上,openEHR在欧洲、澳洲和日本等国家地区已经得到了广泛普及,比如,很多欧洲国家的全国电子健康档案的数据中心采用了openEHR标准,日本最新建设的全国电子健康档案的数据中心项目也全面采用了openEHR标准。

可以说,openEHR作为一个国际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很多研究和应用,并积累了一定数量的原型和模板,但根据国内临床实际需求进行适应性扩展和本地化处理还是必要的。

“openEHR在国内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参与的同行太少。”吕旭东教授坦言,很多openEHR项目都在酝酿筹备中,但只是几家医院或机构参与标准的制定还不够,需要更多专家群体组织来共同推动标准的制定和普及。

吕旭东教授向HIT专家网介绍了当前国内基于openEHR开展的一些项目情况,包括相关院校、研究机构以及企业等基于openEHR构建的信息系统。比如,由浙江大学团队基于openEHR两层建模研发的临床数据中心系统,具备良好的可扩展性,目前已在国内不同级别的医院、科研机构开始应用,并与慧优科技等医疗信息化厂商在此领域展开了合作。

在区域人口健康信息平台方面,浙江大学与中兴网信基于“openEHR+HL7”研发的人口健康信息平台系统目前已在广西梧州市人口健康信息平台上进行应用,并已通过国家卫健委互联互通四级测评。“由于openEHR原型在中国本地化过程中参照了国家卫健委的标准,很多基本的数据源定义、值域定义等都是共通的,所以转换起来很快。”吕旭东教授说。

同时,全军统一组织研发的军人电子健康档案系统从2018年起也采用了openEHR技术架构进行建设,从各级军队医院和各级卫生院采集数据,为提高军队管理和医疗服务水平提供相应记录数据供决策分析。

而在心脑血管疾病方面,依托国家“十三五”重大慢病防控研究专项课题,基于openEHR建立了国家级的心血管疾病注册数据库,由解放军总医院以及包括浙江大学邵逸夫医院等在内的16家医院共同参与。同时,该项目还与同样基于openEHR的新西兰心血管注册数据库开展跨国联合研究,充分发挥了openEHR在跨平台信息互操作上的技术优势。

此外,浙江大学还与健和九州公司在国家脑卒中数据中心建设方面展开合作;在专科专病数据库和标准研制方面,浙江大学与湘雅医院、华西口腔医院、博仁医院等医疗机构进行联合实践。

“如果只是一两家机构或公司来参与的话,涉及面就不会广;如果大家都来参与,相互开放补充,自然而然就能形成很好的标准生态。”吕旭东教授希望,有更多的机构、企业参与到openEHR在中国的落地实践中来。

【专家介绍】

吕旭东,浙江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与仪器科学学院教授,荷兰艾因霍芬科技大学访问研究教授,中国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医用软件分会秘书长,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管理专业委员会委员,openEHR国际标准组织董事会成员。长期从事临床信息系统、电子病历、医学信息可视化、医疗大数据、临床决策支持等方向的研究工作。主持和参与多项医疗信息技术相关国家重大项目课题,获得了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及计算机软件著作版权,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一百余篇。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交流)

【责任编辑:谭啸】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网友最新评论 (1)

  1. 与吕教授探讨一下: 为什么我们作为甲方,从冰箱里取东西要找厂商操作,自己不能解决呢,原因如下: (1)这不是一个普通冰箱,而是一个超级大冰箱,里面可能有几十万个格子 (2)往冰箱里放东西是杂乱无序的。例如十个苹果,被随机放在了十个格子里 (3)让我们自己从几十万个格子找出这十个苹果如同大海捞针 (4)需求多样。需求不是简单找出十个苹果,可能是找出十个红富士,要求是山东烟台生产的,那就需要从这十个苹果中进一步筛选 这么复杂的冰箱,这么复杂的需求,再加之冰箱厂商不告知冰箱每个格子的规则,也不告知存放东西时的办法,我们自己怎么取呢? 要解决这问题: (1)冰箱的存储分格要有规律和规则。 (2)为冰箱的每个格子贴好标签,放东西时按标签放。 (3)放东西时建立一个目录索引,取东西先查索引,根据索引再找格子。
    郝工2周前 (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