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欢迎您,亲爱的读者!您可以通过QQ号或新浪、腾信微博账号直接在评论处登录,发表评论并选择转发到微博、QQ空间。

Epic首席执行官Judy Faulkner谈数据共享和云等热点话题

国际动态 HIT金子 1141浏览 评论

来源:HIT专家网    编译:封诚

Epic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Judy FaulknerEpic首席执行官Judy Faulkner

Epic首席执行官Judy Faulkner参加了很多次HIMSS会议。她于1979年创建Epic公司,今年将是40周年。HIMSS19期间,Judy Faulkner接受专访,谈到了本次大会几个热点问题,包括:互操作性、可用性、云计算、患者参与度以及她自己的未来计划等。以下是这次访谈的记录节选,HIT专家网编辑基于对中国读者需求的理解,在局部做了意译和摘编。

问:如你所知,昨天有一个很大的规则(即美国HHS拟议的打破患者信息封锁新规),这已被谈论了很长一段时间。我确定你还没有阅读所有724页,但是有没有关于信息封锁提议新规的任何早期想法?

答:我还不了解这个规定,的确也没有看过具体的文件。我想,一方面,它肯定有很多价值。另一方面,有些事情还需要了解。如果你应该将数据发送给第三方怎么办?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好的运球员?我们必须了解政府想实现的目的。如果事实上遇到一个不好的球员,谁应该负责解决这个问题?如果我们应该将数据发送给任何人,但他们不是一个好球员,我们是否负责,即使我们无法检查出来?所以我们需要弄清楚规则是什么。我只听说过这个新规定的级别很高,这确实是重要的规定,但是“魔鬼在细节之中”。

问:CMS行政长官Seema Verma在主题演讲中提出的一点是,新规则主要关注保险支付方。您是否认为这是一种很好的方法,可以帮助开放整个生态系统?

答:我没有看到支付方有什么不愿意。根据我们的经验,支付方其实非常愿意分享。

问:消费者中介交换的概念怎么样?这是2月12日上午主题演讲中的另一个主题:以患者为中心,并使其成为互操作性的载体?

答:实际上,我们就是这样做的。你知道我们产品中的Share Everywhere、MyChart吗?这只是“分享我的记录”的小例子,我们已经帮助患者在管控他们自己的电子健康记录。我们全力以赴,我们想帮助那些真正需要的病人,为他们提供责任和信息。我们已经做到了,我们也是信息共享的信徒。但我们也相信,事实上患者是不同的,有的患者对自己的健康记录想要有很多的控制权;但是另外有的患者可能会说,“我希望医疗机构能够打理好这些记录,别的不要烦我。”所以,对于不同的患者来说,新规则都要能够适用。

问:自Epic推出其One Virtual System Worldwide计划以来,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这里面是否取得了里程碑式的进展,您希望如何去取得这些阶段性重要进展?

答:我们已经实现了一些功能。与图像一样,您现在可以跨系统共享,您可以单击图像,它将带来该图像的大版本,您可以看到它而不必拍摄相同的图像。我们现在可以在系统之间来回传递信息,如果我是医生、你也是医生,我可以通过安全信息向你的收件箱发信息,我们可以谈论我刚刚发给你的病人信息,非常简洁好用。还有很多其他的功能,这些是我认为对客户非常有用的一些东西。

问:HIMSS19讨论的另一个重要话题是FHIR和开放API,你怎么看待它们的未来发展?

答:这个问题能否跳过去,因为我真的不知道答案。这确实不是回避,而是我这里真的还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

问:理解,好的。那么,您如何看待云计算?很多年前,医疗领域的许多人都对云持怀疑态度,但是现在似乎有一种前所未见的接受度和舒适度,您怎么看待医疗云的未来?

答:如果您认为云与远程托管相同,我们发现许多健康系统都希望客户进行远程托管,而原因也是多样的,可能是为了存储空间,可能是为了找到有经验的运营团队,也可能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并不擅长这些事,还有的可能是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做会更便宜。因此,他们可能会找有多年托管服务经验的第三方供应商,并因此可能会来找我们协助。

但是目前他们不会选择谷歌、亚马逊和微软等主要云供应商。因为据我所知,他们为了处理大量数据所不得不运行的数据库,还不是这三大云供应商所能够运营管理的,所以云供应商必须做出一些改变,才能运营管理好医疗行业的数据。据我知道,我们至少有一个客户,可能是两个,试图与这些主要的云供应商一起做灾难恢复。这当中还有很多障碍,而且云供应商必须清除那些障碍。

问:这些天我们听到很多关于医生倦怠和沮丧的事情,许多医生不喜欢他们的EHR,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你打算如何改善这种情况呢?你在做什么样的设计选择?您与客户一起做了哪些关键举措,以确保临床医生能够尽可能地获得最佳的系统使用体验,并且他们能够在医疗职业生涯中找到快乐?

答:这是我希望媒体做的事情。我所看到的最新研究表明,幸福与EHR、幸福与工作、职业倦怠之间没有很高的相关性。我认为,如果媒体了解这一点并帮助其他人了解,那将会非常有帮助。

我认为KLAS做了一项非常有趣的研究。KLAS向医生询问了两个问题:一是你有多喜欢你的工作?二是你对电子健康记录有多喜欢?KLAS发现,有很多人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并且喜欢电子健康记录;许多人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但却不喜欢EHR;很多人对自己的工作不满意,但确实喜欢EHR;两者都不喜欢的比例最小。从那以后,他们得出结论,没有很多相关性。即便有一点点关系,但也不是最重要的。

问:很明显,医生有很多责任。他们必须做的很多数据输入都是由政府强制执行的,与电子病历系统供应商无关。但他们的一些抱怨和反馈对于产品改进是否有价值?比如过多的点击操作等。

答:我认为这是两件不同的事情。问题是医生能否有条件说:“让它变得更容易,让它变得更快?”你说得对,其中一些与政府的要求有关,另一些我们可以继续改变设计方式来实现,我们需要尽可能地为医生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将程序员派遣到美国各地的医生工作站去参观调研,并且思考怎么能做得更好。我们如何让它变得更好?我们如何从医生那里获得反馈?我们把这称为“沉浸式旅行”,所有的程序员都在这样做。

还有一点我想补充的,这就是KLAS针对成千上万的医生的一项研究结果。他们发现,有三件事对于喜欢EHR非常重要。第一是个性化,这点具有最高的相关性。也就是说,要对系统进行个性化设置,以符合医生的工作流程。那么我们如何让系统做到这一点呢?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挑战。最大的挑战是,让医生充分了解我们的系统,并帮助医生看到哪些是可以自定义的地方。

第二是培训的质量,最初的培训十分重要。我们发现这一做法十分有效,那就是让专家培训专家,比如皮肤科医生培训其他皮肤科医生、泌尿科医生培训泌尿科医生等。

KLAS列出的第三件事与软件本身无关——是否是一个敏捷的卫生系统,其中一个关键问题是:如果医生想要做出改变并与IT人员交谈,那么它需要经历多少个委员会?如果答案是零,那就很好。

而且我认为还有第四个要点,就是他们要有我们的最新版本。如果是2015版本,我们已经花了四年时间使这些版本对医生越来越有帮助——不仅要将所有功能都用于“有意义的使用”,并且真正致力于易用性。

问:这是我第10次参加HIMSS会议,每一次会议都在谈论互操作性。我们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并且每年都在谈论它。

答:越来越少了。

问:您如何看待互操作性继续在更大范围内发展?HIE最终会整合成一个整体,成为人们想要和期望的生态系统吗?

答:是的,我们正在创建一个生态系统,不仅是诊所、牙医,还有人寿保险公司、急性期后护理和许多其他领域,还包括专业实验室和专业药店以及诸如此类的机构,它们构成了涉及健康的人的生态系统,而不仅仅是医疗服务。当这个生态系统协同工作时,至少对于我们的客户来说,它将成为每个人的生态系统。

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因为如果你回顾一下HIT的历史,我认为最初只是医疗机构建立了自己的信息系统,因为他们不得不这样去做。然后,那些从事这些工作的人分拆并建立了自己的公司,从事不同的产品领域。然后,医疗机构购买了不同领域的最佳产品,并且希望使它们协同工作,可事实是它们并没能有效协同。然后就有机构站出来说,我们会把它们放在一起,而不是你们分别购买最好的产品。然后,这些机构就向你推销一个相互通信的系统。然而,这一通信系统也并没有太好用。

所以我们来了,并且提出“以病人为中心”,围绕患者的所有数据。我认为,这就是我们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我想,如果今天回到医疗信息化的起点,人们会不会去尝试互操作的方式?显然它不会很好地把所有系统结合在一起,这是我的信念。因为不同的系统使用不同颜色、不同形状、位于不同部位的按钮代表同一类操作的时候,很容易让医生感到困扰,从而影响其诊断决策。我认为,如果将这些系统整合到基本系统中,有利于医生去做很多更有价值的事情。

问:我想你可能会在展会现场找到一些不同意你的人。

答:那是历史。

【附原文链接】

https://www.healthcareitnews.com/news/epic-ceo-judy-faulkner-apple-docs-who-actually-their-ehrs-and-warren-buffett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谭啸】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