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琚文胜:对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思考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谭啸

琚文胜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信息中心主任琚文胜

“当前,积极踊跃递交互联网医院申请的都是以大医院为主,但我个人认为,从国家分级诊疗的大政方针来说,我更希望基层医疗机构能够走在前面,否则分级诊疗会遇到很多问题。”在日前由HIT专家网主办的“2019年HIT热点趋势研讨会暨北京医疗CIO年会”上,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信息中心主任琚文胜就“北京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做了主题演讲。

“游戏规则”已经明确

《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以及《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这三个文件中,琚文胜重点谈了前两者。“这两个文件实际上是把我们要真正开展互联网诊疗和互联网医院相关业务的‘游戏规则’给明确了。”这套“游戏规则”主要包括如下几个要点:

首先,要实行准入。医疗机构要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首先要进行准入,关于到哪里办手续、如何办理等,医政部门会下发相关文件。

其次,必须依托实体医院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

第三,必须接入省级监管平台。这是一个新事物。目前,省级监管平台如何监管、监管内容是什么、由谁负责监管等问题,还在讨论之中。

第四,互联网医疗服务所服务的对象,必须是对实体医院确诊的病人进行复诊。

第五,互联网医疗服务针对的病种,是以常见病、慢性病为主。

第六,处方可以电子流转,在流转的过程中,比如流转到药店,需要经过药师审方。

第七,医生网上执业,要求有电子证照。

第八,互联网医疗服务,要全程留痕。

第九,互联网医疗服务的信息系统,要通过网络安全三级等级保护认证。

在上述九大关键点中,北京在准入和监管方面还是有些基础的。“比如现有的网上审批系统,增加一些审批的内容不是问题。”琚文胜主任介绍说,在电子证照方面,北京是全国医政医管电子证照试点省市,北京的医生、护士、医疗机构都有电子证照。

北京在监管方面的基础得益于北京市电子病历共享工程,下一步将以“电子健康记录共享”为目标,这样就可以支持互联网医疗的病历调阅,减少重复检查、重复开药;在业务需求之外,还可以支持互联网医疗的其他要求,比如判断病人是否复诊、是否属于常见病和慢性病,满足药师审方、全程留痕等要求。这些都是系统中可以实现的,也是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的重要内容。

互联网医疗的八大现实问题

在琚文胜主任看来,目前互联网医疗还面临诸多困难,他总结了如下几点。

一是大家对互联网医疗这一新事物的认识程度和重视程度不一。有积极的,也有观望的;有大胆的,有谨慎的。

二是需要物价、医保等部门联动。这是最关键的问题。目前来看,物价和医保联动的城市还不多。

三是建设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需要比较多的审批流程,时间较长。作为政府信息化项目,需要历经项目策划、立项、经信委审核、财政部门评审、下拨资金、公开招投标等一系列流程,这个流程比较长。

第四,不同互联网医院的建设模式各有利弊。琚文胜认为可分为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个体经营,医院自己通过互联网、APP等开展相应的业务,其优势是响应迅速,医院的个性化需求可以得到很好地满足;劣势是患者操作不方便,信息共享成本高,药品、监管等平台接入难度大,假如北京市1万多家医院都分别开展互联网诊疗的话,意味着药品、医保、监管等平台都要和1万多家医院的信息系统去对接,而且不符合互联网信息互通、资源共享的原则。

另一种模式是集团经营。类似于淘宝,开设一个大的平台,各医疗机构都进驻到平台上,这种模式的优势是:方便患者的选择与操作,信息充分共享,方便药品、监管等平台接入,也节约了建设资金;劣势是响应不及时,医院个性化需求不易得到满足,信息泄露风险高。如果采用集团经营模式,又由谁来做平台的建设方和运营方?是政府,还是第三方?每种模式各有利弊。

第五,监管主体的挑战。文件中提到:“监管是由县级及以上地方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进行监督管理。”卫生部门的医政处、医政科往往是政策的制定者,也是执行者,但他们的人手往往很少。

第六,监管的执行者会是谁?(1)医政部门本身可能是具体的执行者;(2)医政部门可能委托其设立的质控部门,比如在北京地区,在医政医疗质量监管方面,会不会设立一个新的质控机构,来专门对互联网医疗的质量进行监管?(3)可能委托监督执法部门。到底应该由谁来执行,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第七,互联网诊疗的诊疗费用是否应该纳入医保?有人反对纳入医保,他们认为互联网诊疗是额外的需求。琚文胜表示不赞同这一观点:“从目前互联网医疗政策所划定的诊疗范围来看,大部分是满足基本医疗的需求;另一方面,互联网医疗节约了大量的患者成本和社会成本,是一种很好的服务模式。所以,应该纳入医保,但还要进一步细分,明确哪部分应该纳入医保。

第八,互联网诊疗的主体是谁?目前在积极踊跃递交互联网诊疗申请的都是以大医院为主,对此,琚文胜认为,“从我们国家分级诊疗的大政方针来说,我更希望基层医疗机构能够走在前面,否则分级诊疗还会遇到很多问题。因为开展分级诊疗的目的,是让老百姓在基层能解决大部分的健康问题。在互联网诊疗非常普遍的情况下,如果基层还不能提供这种服务,导致常见病、慢性病都依赖于大医院提供的互联网诊疗服务的话,那么基层首诊就很难实现。”

多做惠民文章

琚文胜主任希望,互联网医疗不但能给看病本身带来方便,还应该给病人看病的整个过程带来方便,要多在惠民、便民方面做文章。琚文胜展示了一些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照片,他近期曾陪同北京市卫生健康委领导到该院调研便民服务,特别是诊间结算。“我在现场能够强烈感受到医院为民服务的人文氛围和环境,那种震撼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便民惠民体现在很多细节上。”琚文胜谈道,比如该院所定制的自助机,堪称是“怪物式自助机”,将近30项功能都可以在自助机上实现,自助机上的很多功能还可以与手机协同,非常方便。

琚文胜表示,北京市在便民、惠民上还有很多提升空间,而互联网技术和思维在此方面能发挥出更大优势。2018年,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信息中心与北京市卫生信息职工技术协会联合举办了“首届北京地区医院信息化惠民服务评比”活动,受到很多关注和积极评价,并得到了北京市卫生健康委的重视。下一步将加大力度推进各医院的信息化惠民工作,各医疗机构都应投入更多的精力来做惠民工作。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谭啸】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琚文胜:对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思考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