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争鸣 | “AI能否写病历”灵魂三问

来源:HIT专家网      整理:龚晨

【编者按】

火爆的AIGC(生成式人工智能),能用来替代临床医生非常讨厌的“写病历”工作吗?

这是一位医院CIO向HIT专家网提出的问题。上期,作为兼具临床和信息背景的专家李志朋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复杂严谨的病历,暂不支持AIGC一遍遍“试错”》,在HIT专家网旗下多个专业读者群引发了新一轮讨论。现将部分群内观点归纳整理为三个方面,以飨读者。

欢迎业界同仁围绕“能否将AIGC引入临床电子病历书写”这一问题发表真知灼见。投稿邮箱:gong_chen@HIT180.com。

观点一:病历记录的初心是什么?

李志朋:病历记录的初心在于“记录”二字,而不是AIGC里的“生成”二字。文生视频SORA生成的东京街头是虚拟的——如果不是虚拟的,那就不是AIGC而是东京街道上的摄像头了。病历当然不能虚拟,所以AIGC病历的问题从理论上来说应该并不存在。

“记录”的意思,是指真的有这件事,并把这件事的经过和经过里的每个构件元素都“叙述”或“描述”出来,此时可以有语音转文本(语音病历)等多种技术来辅助。而AIGC的重点是从“提示词”到“输出内容”,除非一遍遍地给出提示词,或者用传感器采集患者体格检查信息,否则AIGC要怎么把病历的必要元素信息纳入到“输入”里呢?

吴飞:除了病历之外的客观医嘱、检验检查数据、历史病历数据、相似病例和知识库内容,都可以做提示词。所谓“生成”,应该只是提高“书写病历”的效率,类似现在的病历模板,完全取代医生写病历,至少目前还不行。

郑西川:医疗文书记录肯定适合计算机自动处理,以减少医生的劳动工作量。但不一定非要用AIGC大模型。AIGC的核心是根据会话场景即时创作,而病历记录是医疗流程的写实记录,两者不是一回事。

AIGC的字面意思是AI生成内容,但医疗文书不是生成的,而是一系列真实的记录。医疗文书记录可以由“人写”变为“机器写”,但并不需要内容生成,所以可能用不着AIGC,而是需要自己的模型。技术上的借鉴研究是可以的,就像探索西洋油画与中国绘画的结合。

叶伟:凡事过犹不及。AI用于检测(合理性)、提醒(遗漏项)、纠正(文字错误)不是蛮好吗?用来生成,那就是编造,失去了“初心”。它的主战场应该是在辅助诊断、提供候选治疗方案等需要大量脑力的场景中。

黄新霆:病历生成是肯定能生成,只是生成中会出现错误和幻觉,医生再来改正,还不如用模板写病历,时间更快、更准确。

任连仲:我不主张病历全由AI生成,特别是“论诊”(鉴别诊断)和“治疗方案”部分,那是医生严谨思考论证的产物 ,是个性化极强的,也是最考验医生水平的部分、最锻炼人的部分。我觉得AI给出的只能参考,不能代替。

朱小兵:学习各位专家的观点后有一点体会,医疗“记录”应该尽可能接近于客观、真实,而AIGC的“生成”目前仍是未知的黑盒。在此前提下,大模型应用于病历文书的场景就值得商榷了。

观点二:“AI写病历”有没有伦理问题?

陈朝晖:从纯技术角度来看,“AI写病历”应该可以实现。但是,这样生成的病历,对医疗过程、对患者有没有“好处”?如果没有,那有什么使用场景的“市场”?所以,病历是否可以AI生成,应该从为什么医生必须要写“病历”这个原则(源头)开始思考。

童暄:写病历,从古至今也是医生本职工作中的一项重点内容。

赵文龙:医生写病历的过程,是同步在做诊断和鉴别诊断,而不是为写病历而写病历。

陈朝晖:AI病历,应该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个“伦理”问题,也即为什么要这么做?比如,人工辅助生殖技术早已炉火纯青了,但生殖细胞能不能“任意组合”?需要什么限制?

童暄:我们最近准备上AI病历系统,也面临着AI生成的诊断、治疗方案等相关诊疗内容到底要站在什么样的层面去提供给医生使用,还要如何避免医生照抄照搬AI生成的内容。就如@陈朝晖 主任所言,AI生成的病历内容涉及“伦理”。不知卫生主管部门是否发布过这方面应用的指导意见和规定?

每家医院对于AI病历的出发点和需求点大不相同。可能有不少医院是因为医生不愿意写,写得很粗糙,质控检查、医保检查一查一堆问题,领导问起来,医生们就说人手少、患者多,根本没时间写,然后领导就把这个问题抛给信息。

朱小兵:信息是支援,不是替代。有句话叫作“卡位但不越位”。

陈朝晖:如果病历是医疗过程必需的,就没有什么“没时间”的理由。比如,医生不可能因为没时间而不给患者做手术。如果是为了内容的完整性,那能不能用AI“越俎代庖”?看上去医生们都非常盼望AI病历,临床几乎没人喜欢写病历。

刘世宇:病历书写和智能汽车驾驶伦理一样,出事了谁担责?厂商还是驾驶者?如果厂商完全推卸责任,医生也不一定乐意,毕竟厂商是为医生服务。不过,智能驾驶到现在也没解决这个争议,照样推向市场。

王林春:自动驾驶有L0-L5分级,病历智能书写产品也来个分级么?

观点三:AIGC能否在病历书写相关场景中找到用武之地?

沈碧飞:1.写病历的本质上是记录信息;2.医疗上需要记录的信息有两类:一是客观信息,二是主观信息;3.客观信息可以利用AI提升结构化的颗粒度和标准化程度;4.主观信息可以利用AI辅助提升书写效率和质量。

赵文龙:AIGC用来对采集的病史素材进行自动生成,对医生来说价值更大。

范益辉:AIGC在理解病历并转换为结构化电子病历上是有价值的。

陈金雄:如果能结合语音交互和大模型,来帮助医生撰写病历,并做一些结构化处理,对医生绝对是个解放,同时数据的质量和利用率会大幅度提升。

胡志翔: AIGC可以生成病历模板。可以这样理解,所谓AI写病历、开医嘱,其实就是一个动态模板、组套。这个模板和组套的内容会根据病人情况变化,减少医生压力。

赵艳:AI应该用在质控上(内涵和格式),还有病历重复内容的引用上。当然提供病历的知识库参考、诊疗方案的AI检索也是好的。

白驹过隙:赞成用AI做检查、审核病历专业水准的工具。

彭建明:我们医院基于讯飞大模型进行病历内涵质控和病历自动生成。目前系统刚上线。在院的住院病人有四千多人,写病历是医生的一项重要工作,工作量太大了。非常期望通过新技术,让医生回归医疗。

王志勇:目前可以明确的是:首次病程记录和病历质控,AI能发挥作用。我们准备进行病历大模型训练。

唐灵逸:目前AI大模型就是一个数学函数y=f(x),擅长的是找“文本进-文本出”的场景,也就是x和y都是文本。文本可以是存在电脑上的文字、文档,也可以多模态的,比如语音,甚至是任何二进制形式存储的数据,比如图像和视频。

大模型擅长的是整理、概括、抽象,无论是整理大段文字,如非结构化数据转为结构化、总结医患沟通的对话内容等,都属于“文本进-文本出”,都是大模型擅长的地方,反而“创新、从无到有”的场景不是AI擅长的。

王实-惠每:我们在落地大模型辅助医生写病历遇到的真实情况是,临床医生比较习惯使用模板+HIS自带的数据引用功能,他们觉得这样完成病历的速度不慢。这种方式决定了可以基本保证数据不漏,但比较少体现临床的诊疗思路。

使用AIGC生成病历的优势,在于能够做一些归纳和总结,而不是直接拼接原始的实验室检查数据。使用AIGC生成病历的缺陷,是每个科室有自己的习惯,即使AIGC只有少部分的问题,医生还需要检查修改,这个花的时间更多。

目前用来做病历内涵质控和现有的临床流程融合反而自然一点。我们之前主要是做住院病历的辅助生成,但回过头看,结合院内诊前导诊、问诊或互联网问诊生成门诊电子病历的好像会更容易被接受一些,也希望有其他专家可以分享这部分的实际落地经验。

刘喻:刚刚看介绍,不少海外的医生、护士已经大规模使用ChatGPT辅助写病历。医院的病人主诉、会议记录、客服中心等均可采用ChatGPT。ChatGPT辅助医护,把关还是人!

朱小兵:看来最后还是要有责任心、职业规范。技术手段在变,底层业务逻辑不变。

(上述内容来源于“HIT专家网-KOL群”“HIT专家网-CIO群”“HIT专家网-医院信息科交流群”“HIT专家网-医学人工智能应用交流群”“HIT专家网-南湖HIT论坛交流群”等多个专业读者群讨论,HIT专家网编辑整理,未经发言群友审核确认。)

此图片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HIT%E4%B8%93%E5%AE%B6%E7%BD%91%E8%AE%A2%E9%98%85%E5%8F%B7.png
关注HIT专家网微信订阅号
精彩不容错过!
此图片的alt属性为空;文件名为9fd96946f80198b.png
寻求“商务合作”请扫码填写需求
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责任编辑:陈曦 版式:金家潘】

赞(3)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争鸣 | “AI能否写病历”灵魂三问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