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原创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MDT与信息化】陆荫英:肝胆肿瘤MDT大数据平台助力分级诊疗

HIT阅读(1233)

【编者按】

MDT(多学科诊疗模式)在中国呈现快速发展态势,这是医院临床专业高度细分之后的补偿性反弹。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MDT的开展,无疑离不开信息的互联互通和数据整合支撑。为此,HIT专家网近期组织一系列专稿,帮助读者从MDT学科的兴起、质量管理、专病MDT建设等角度,分享业界一系列专家视角和实践体会,敬请关注。

欢迎业界踊跃参与这一话题讨论,并提供采访、组稿线索等。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很多MDT(多学科诊疗模式)专家团队一上午也只能给几个病人看病,这也是 MDT在很多医院开展效果不佳的主要原因。”日前,在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年会上,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肝脏肿瘤诊疗与研究中心主任陆荫英表示,该院通过建立肝脏肿瘤MDT大数据平台,不仅大幅提高了临床科研产出,还能进一步提升基层医院的临床诊治能力和效率。

为何需要肿瘤MDT大数据平台?

“作为一名一线临床医生,我们想的更多的是如何用大数据去解决实际工作的问题。”陆荫英表示,当初设计MDT大数据平台主要是为了响应国家分级诊疗的政策号召,让更多基层医生和病人获益是该平台的主要出发点,但也主要面临三个挑战:

一是人才问题。无论是医联体还是互联网医疗,最后还是要医生去解决看病难问题。而有经验的医生,尤其是肿瘤科医生都需要10-20年的培训过程,所以最大问题依然是医生的匮乏。

二是诊断治疗规范化问题。目前在临床指南和诊疗技术方面,尤其在肿瘤领域,基本两、三个月就会产生新的技术和概念,需要将最新的知识及时地推广到基层医院去规范化使用。

三是基层医院的会诊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实际问题。

为了应对这些需求,2018年,依托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和北京亚太肝病技术联盟肝脏肿瘤专委会等单位建立了“肝胆肿瘤多维度MDT大数据协作平台”。作为亚太肝病技术联盟肝脏肿瘤专委会主任委员,陆荫英表示,该平台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大数据技术让联盟内所有医院都能顺畅地开展肿瘤MDT,能让大医院医生80%的诊治水平和能力体现到基层医院医生身上。

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解决很多核心问题。

首先,需要临床辅助决策系统,因为肿瘤诊断非常复杂。其次需要患者服务,包括患者院前、院中、院后和随访服务等。第三,需要信息系统支撑。远程会诊、数据准备、日程管理等工作量很大。

陆荫英表示,构建MDT大数据平台需要具备三个核心板块。一是需要临床辅助决策系统,帮助医生做决策分析和初步诊断治疗。二是需要建立MDT会诊平台,当系统不能解决问题时,医生依然需要MDT专家来参与诊断治疗。三是将所有信息从后台采集成数据,再把这些数据反哺到下一步治疗决策来修改和完善临床辅助决策系统。

“以原发性肝癌为例,在一名原发性肝癌患者的整个病程生理周期中,可能会涉及到多种治疗方案。而具体如何选择和设计将是极大挑战。”陆荫英表示,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多年前就组建了肝胆肿瘤临床协作组,包括外科、内科等各个科室。在此基础上,经过长时间的打磨积累,形成了一个顺畅的肝脏肿瘤MDT协作模式,而如今的MDT大数据平台就是以此为原型。

“我们主中心去设计产品原型,然后让各个分中心去执行和推广。之后在基层医院中使用,这样层层对接下去就成为了金字塔结构。”据陆荫英介绍说,该平台主要包含三个方面的功能:

第一,通过辅助诊疗决策系统和MDT协作平台开展临床诊疗协作。

第二,联盟内的医院可以进行临床科研设计,由顶层团队牵头策划方案,所有参与单位展开真实世界研究。这一过程不但能让病人获益,同时也有科研产出。

第三,未来可以帮助建设新药临床试验应用基地,能改进新药临床试验管理模式,从而缩短新药研发时间。

MDT大数据平台提升基层医院诊治能力

陆荫英表示,在MDT大数据平台的使用过程中,从医生的第一步决策咨询开始就进行初次评估决策,随后的治疗、随访以及帮助医生制定疗效评估等所有流程都是通过平台完成。

“医生在为病人制定治疗方案后还要进行疗效评估,但基层医院很难做好疗效评估。如果做不好疗效评估,可能就会让病人失去很多治疗机会。”陆荫英解释说,“所以我们把疗效评估作为重点内容在推进,可以通过数据采集做系统的修正,以及对医生自己的诊疗决策进行纠正。”

据了解,MDT大数据平台的决策知识库主要来源于临床指南和参考文献,而最大一部分的底层数据则来源于医院的数据库,包括了全国35家医院和2万多肝癌病人的数据库,这也是平台的基石。“我们根据这些数据和指南、文献的知识做了一个决策树的模型,最终做成产品。”陆荫英介绍说,“比如,我们把卫健委的一个肝胆肿瘤临床指南‘拆分’得很细,只需输入所需要的核心数据,就可按照这一临床指南产生所有临床治疗建议。”

临床指南会不断更新,基层医院的医生在学习和使用指南时面临很多困难。对于肿瘤治疗来说,可能会包括化疗方案、靶向药方案、免疫治疗等联合方案,在此情况下如何去管理病人随访、监测、并发症,如何进行疗效评估,这就需要一系列的软件系统作支撑。

“在把所有的项目填完以后,我们的系统平台会自动发出报告。比如,医生的选择是否正确?疗效评估情况如何?治疗方案存在哪些危险因素?下一步监测病人时,需要关注病人哪些情况?报告都会给出很多指导意见。”陆荫英表示,MDT大数据平台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帮助医生做治疗决策;二是当决策系统不能满足需求时,医生和患者可以申请和进行MDT协作诊疗。

具体来看,医生在输入所有基础信息后,系统将根据不同的评分分析系统推荐治疗方案,并给出建议报告。在选择某方案后,医生直接可以查看方案来源、药物说明书、不良反应、注意事项以及相关文献等,而无需再去查阅指南和文献,这在为病人选择治疗决策时就有据可循。但如果病人在治疗过程中出现一些特殊的副反应,也就是当系统不能进行处理时,医生还可以提前申请进行MDT会诊。

“因为前期已经输入了所有病历数据,所以给MDT会诊节省了很多时间。而且医生从后台能非常方便地看到所有资料的结构化数据,能够在短时间内解决很多问题。”陆荫英说,“比如,MDT团队原来在现场进行会诊时,都要重新查阅病历资料,可能一上午最多看十个病人。但是通过我们的平台,一上午就可以看50个病人。因为很多关键词已经全都提取出来了,能在短时间内高效率地处理新的病人。”

此外,MDT大数据平台还专门给病人设计了输入信息入口。当病人申请MDT会诊时,也将按照相关要求向上提交相应的结构化数据,这在减少医生录入时间和负担的同时,还沉淀了相关病历数据。同时,在病人提交申请后,系统会自动提示MDT预约时间。在另一端,MDT专家无需在现场,所有参与专家只需约定好时间,在任何地点都能进行MDT会诊。

MDT大数据平台推进科研“量产”

在陆荫英看来,医疗大数据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数据录入问题,而通过MDT大数据平台能获取各种各样的真实世界数据,这也带来了更多的临床科研产出。

“如果让医生再去随访和打电话,工作量就会很大,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大数据最后做不下去的原因。”陆荫英认为,从医院调取的数据大多是断层的,尤其对于肿瘤病人来说,需要连续的数据。而MDT大数据平台能促使医生在日常工作中主动收集病例数据,包括医生助理和病人都可以帮助完善数据,最终能从后台收集到很完备的结构化数据。

该MDT大数据平台项目带动了很多科研产出。据了解,从2018年11月项目正式启动以来,已覆盖国内200多家基层医疗机构。同时,实现了科研论文的“量产”。 此外,通过MDT大数据平台还开展了个体化免疫检测治疗、各类评估模型、新药临床试验等更多科研任务。

(根据录音摘编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交流)

【责任编辑:孙鹏】

【柳遵梁专栏】从医院的五个数据域解剖安全风险

HIT金子阅读(197)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美创科技创始人、总经理 柳遵梁

从数据的角度看医院的数据域分布和流动,医院数据基本可以分为以下5个数据域:以患者服务为中心的生产数据域、以诊断治疗改善为中心的数据利用域、以运营管理改善为中心的数据利用域、以测试开发为中心的数据利用域、以交换和共享(互联互通)为中心的数据流动域。此外,还有以流程管控为中心的管理领域,比如HRP、OA、采购、库存、财务等。

一、以患者服务为中心的生产数据域

生产数据域围绕患者的就诊过程展开,以HIS系统和电子病历系统为核心,患者通过预约、挂号、入院、等号、检查、医嘱、领药、治疗、手术等全过程和不同的医院业务系统打交道,包括:HIS、EMR、LIS、RIS、PACS、心电、护理、查房、会诊、体检、临床路径、输液、手术麻醉、感染、病案等各种系统。每个系统管理着患者就诊过程中的一个环节,系统之间具有先天的信任关系,这些系统都围绕着患者生产各自的原始数据,患者信息则是在系统之间不断地实时交互和流动。患者就诊过程中产生的大部分数据都具有一经生成就不允许修改的基本特征。如果需要修改,则需要患者充分授权。

原则上,生产中的患者数据需要建立患者授权访问机制。由于相关法规建设滞后,为了方便医生工作和患者体验,目前大部分生产系统事实上都没有完全遵循患者授权原则,而是在某些已知的情况下可以查询和处理任意患者病案的信息。这种处理在带来方便性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数据访问越权风险。

二、以诊断治疗改善为中心数据利用域

如何提高临床诊疗水平,几乎是每一家医院的核心命题。教育培训、科研平台和CDR等系统本质上都是为了提高诊疗水平。生产域的数据通过不同的抽取方式集成到教育培训、科研平台和CDR中。由于这些数据已经脱离了患者就诊过程,在业务上已经脱离了患者控制,可以不经过患者允许访问任意患者数据。此外,由于数据利用方式的灵活性,诊疗数据的利用更多是采用各种灵活工具进行访问,使业务访问具备开放性和多边性。这些特性的客观存在,给数据安全带来巨大风险,安全保护措施会变得异常艰难,保护成本也会快速恶化。

在以诊疗改善为中心的数据利用域,医生事实上根本不关心患者是谁,仅仅关心疾病本身的相关信息和一些人口统计学信息。基于这个特点,可以通过降低教育培训、科研平台和CDR中的数据敏感性,来降低数据安全保护的需求。

三、以运营管理和改善为中心的数据利用域

一般而言,员工知识越密集的组织,其管理难度就越大。向数据要管理收益,是医疗机构的自然选择。运营中心和CDR一样,采用各种灵活工具进行访问,具有开放性和多边性,给数据安全带来很大的威胁。

运营管理和改善中心的数据从生产域进入运营域,不需要患者个体化的隐私标识信息。可以通过源头控制来降低运营中心的安全风险,也就是说,禁止隐私标识信息进入运营管理中心,自然也就可以让运营中心数据安全地被各级人员所利用。

四、以测试开发为中心的数据利用域

近几年医疗行业各种业务形态发展迅速,对于业务上线速度和上线质量都有很高的要求。真实数据测试和真实压力测试,成为提高上线速度和上线质量的最重要举措。测试开发系统显然需要极为高效和灵活的数据使用要求,任何安全措施的加载,都会影响测试开发的效率和质量。当真实敏感数据在测试开发系统存在时,便成为了医疗数据安全的最大黑洞。而且,很多医疗机构由于经费有限而无法构建独立的测试开发系统,开发商需要把真实数据带回公司进行测试和开发。试想,医疗数据安全在这种场景下会出现什么情况?

基于测试开发数据的基本使用场景,安全永远不是在测试开发系统施加多少安全措施的问题,而是需要在本源上让测试开发系统脱离敏感数据,使其不需要安全措施的保护就可以从本质上保持数据安全。

五、以交换和共享(互联互通)为中心的数据流动域

医疗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牵连的关系人也非常广泛。医疗安全关系到人的安全和生命安全,是一个受高度监管的行业。医疗的渗透性和医疗安全的高度监管性,必然会使其和各种机构产生紧密的联系,互联互通(交换和共享)自然就成为医疗机构的基本诉求之一。

交换和共享的本质是交换和共享数据,典型特点是失控。当数据离开了医疗机构,数据就处于完全失控状态。当任何医疗数据泄露事件发生,作为源头数据提供者的责任将无法逃避,医疗机构需要在数据共享过程中进行风险控制。

【作者简介】

        柳遵梁,杭州美创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中国(中关村)网络与信息安全产业联盟理事,中国信息协会信息安全专委会数据安全工作组组长。拥有二十年数据管理和信息安全从业经验,在通信、社保、医疗、金融等民生行行业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具备长远战略眼光,准确把握技术发展趋势,持续创新,带领公司完成运维、服务、产品多次转型,均获得成功。目前公司已经完成全国布局,成为国内重要的数据安全管理综合供应商,个人著有《Oracle数据库性能优化方法论和最佳实践》书籍,多次发表学术文章。

小助手二维码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交流)

【责任编辑:谭啸】

【曹晋军专栏】H-CRM六问

HIT金子阅读(549)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美中宜和妇儿医院 曹晋军

美中宜和CIO曹晋军

        随着近些年来高端私立医疗体系的崛起和健全,面向医疗行业的H-CRM概念,也在HIT界日益成为热谈。在私立医疗的圈子里,客户关系管理体系的成熟度,直接关系到医院面向客人的服务能力。因此,H-CRM系统如何搭建,也成为很多私立医疗CIO的一种心病。在此,笔者就我们在H-CRM建设与选型时的体系化思考,与大家进行分享。

        在许多与数字化高度融合的产业里,有一个共识,即“数字化等于解决问题”,这在医疗界也有借鉴性。我们如何评价一款H-CRM的建设是否成功,核心要看这个H-CRM系统能够解决哪些业务问题。基于客户关系管理生命周期,我们定义了六大CRM业务问题,本文也将就这六大问题提供一些思考。

图 客户关系管理生命周期与业务问题

客人是谁?

        服务患者是高端私立医院的立身之本,这是行业中不争的事实。许多医疗机构,甚至医疗圈子以外的其他企业,也都在将“以客人为中心”视为其发展的核心理念。但关于服务的对象是谁、他们的特征与诉求是什么,管理者们大多依靠经验主义的主观臆断。伴随着业务发展,企业最初所面向的用户群体,究竟是一如既往未有变化,还是在不断进行着安静却深刻的内涵颠覆?这都是管理者必须面对的问题。试想,如果私立医院连自身客人的人群画像都掌握不清,又怎么能够准确获知客户需求,更无法为客户提供相应的服务,以客人为中心最终大多是缘木求鱼的空谈。

        因此,解释“客人是谁”这个问题,是笔者对于H-CRM系统能力,所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即客户画像能力。私立医院,可以通过H-CRM系统去记录、收集并整合客人在IT系统内的全方位数据,并在平台上,根据业务需要来进行更深层次的客户分析。从而,帮助医院了解客人的特征,完成客人的人群细分,定位高值潜客,以提供符合客户喜好的业务服务。

怎样获得客人?

        基于精准市场与细分客群,如何辅助私立医院获得客人线索?简单讲,就是辅助获客能力,将成为H-CRM需要面对的第二个重要问题。在互联网与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下,越来越多的患者愿意通过网络渠道了解一家医疗机构的服务内容与往客评价。利用网络,可以主动地将市场活动推送给目标人群,通过知识、游戏、折扣、互动等线上形式,吸引客人留资或增加粘性,并借助目标人群的转发分享,来扩大品宣范围。另一方面,线上吸引来的客人与线下创建资料的客人,都将整合到一起,共同进入CRM系统线索池。在线索池中,完成线索的分群与分派,以帮助下游团队,进行深度的跟踪与服务。

        一次性获客能力并不复杂,但实际业务中,活动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持续性的研发成本会越来越高。为此,面向获客业务,要求在前台上H-CRM系统柔性灵活,可以快速响应市场活动要求,做快速定制变更;而后台方面,要求系统具备极强的抽象整合能力,可以把沉淀的数据框定在规范的体系里,以便于支持业务的快速响应和历史活动的比对分析。

怎样与客人沟通?

        面向客人提供线上与线下的咨询沟通能力,是高端私立医院在售前环节的重要业务内容。一方面,客人需要了解更多医院信息,包含服务、价格、质量、环境等。另一方面,医疗机构也必须与客人建立长期有效的联系,最大程度提高客人粘性,在与客人的每一个“接触点”上更加接近客人,了解客人。

        当前业内有不少成熟的Call-Center系统和在线客服系统,可以实现与客人的线上沟通。但是如何将线上沟通信息整合到客人资料中,或者将客人的历史资料提供给客服系统以辅助业务,就是对H-CRM提出的又一要求了。与此同时,在沟通过程中,逐渐了解客人意向产品后,客户经理还可以在H-CRM系统中建立商机,并记录每一次的跟踪情况。基于下一次的跟踪时点设置,系统可以提醒客户经理或服务团队,主动联系客人,实现主动沟通与被动沟通的业务平衡,将有效地帮助业务团队提升客人转化。

        谈及高端私立医院的购买转化问题,私立医院最关心的除了产品服务的内功提升以外,就是激励政策的落地执行。笔者了解到,很多私立医院在做市场和销售的时候,上下游的链接是断裂的。简单讲,市场做市场的,销售做销售的。上游活动带来的线索,没有办法在下游销售环节得到有效的跟踪,更无法推动形成转化,致使上游业务做了不少无用功能。单独考核市场或销售,都无法让整个链条滚动起来,需要系统完成上下游的串联。

        市场与销售串联,形成销售漏斗,在传统CRM中就已经有很明确的定义。但在医疗业务中,客人不再是传统CRM中“To B”的企业,而是指面向患者的“To C”单客。因而,在架构模式上和跟踪模式上,都要有垂直在医疗领域的针对性设计,诸如Dynamics、Salesforce等传统的CRM巨头产品,存在着诸多行业差异性问题。

        在购买转化方面,我们要求H-CRM系统,能够打通市场与销售的串联能力与跟踪能力,形成销售漏斗,辅助业务完成激励政策的落地。与此同时,面向销售业务人员,也要提供辅助交易能力,如产品展示、话术提醒、合同引用、成交轨迹等;面向终端客人,还可能需要提供更多的线上信息渠道,甚至一定的电商销售能力。通过对“Sales”能力的强化,将帮助医院更好地达成业绩。

怎样提供服务?

        市场、销售、服务,是行业中对CRM系统能力的普适性认知。对于传统的CRM而言,服务层面多以客服咨询、投诉跟踪类为主,服务的内容未及医疗行业那么深入。“H-CRM”系统对于“服务”的定义,更多是面向“Healthcare”的层面提供能力。

        移动端APP、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一系列移动端工具,越来越多地被应用到了医疗行业。使用手机在线挂号预约,既非三甲医院的独享,也不是私立医院的招牌。对于追求医疗服务极致化的高端私立医院而言,借助客户移动端的“H-CRM”能力,不断升级和优化传统服务场景,为客人提供更多高品质的就诊体验,是打破竞争同质化的核心手段之一。例如,客人通过手机,可以全方面了解本次的就诊过程,查看资源队列,阅读诊断或检查报告,了解用药方法与注意事项,在线支付就诊账单,再或者参与出院后的随访等。

        要想为客人提供院前、院中、院后的服务覆盖,单靠CRM系统是无法满足的。医疗能力,必须依赖医疗系统的参与。于是,整合医疗系统,打通“HIS”体系与“CRM”体系,形成“H-CRM”系统,才能够支持以上的业务设想。不具备联通HIS能力的CRM系统,或者架构上未考虑HIS能力的CRM,都是笔者不会选择的。

怎样形成口碑?

        医疗是一件极看重口碑的事情,做了多少营销也抵不过一次事故,打造什么品牌也不如客人间的相互推荐。往往越是高端的私立医院,越是依赖客人口碑,胜过市场宣传碑。另一方面,对于高端私立医院而言,提供优质的服务本身就是企业的立身之本,相应的,能够为客人称道的地方也理应遍布业务的方方面面。因此,作为高端私立医院,要促进客人的口碑宣传,只要提供给客人更便捷的推广方式和引发共鸣的传播内容,客人就将成为市场口碑影响的主力军。

        与此同时,有效的H-CRM系统,在提供分享能力后,还应具备后期的跟踪能力。系统通过传播埋点技术,可获悉信息流的产生和去向,形成信息的传播图像。总而言之,放眼私立医院长久的发展未来,H-CRM系统对在目标客户群体中打造具有影响力的口碑至关重要。

【结语】

        本文关于高端私立医院“H-CRM”系统的选型讨论,并不是限定在一个系统之上,而是对于面向客户关系管理业务的一整套系统域。其中,包含着若干个子系统,既涵盖客户平台的搭建,也涉及客户端的建设等。在我们的顶层设计中,“H-CRM”是高端私立医院,平行于临床信息系统体系的独立系统体系,又与临床体系保持着紧密衔接。在美中宜和,我把其整体定义为医院信息化框架的“521”体系,在未来的文章中,还会和大家做更多详细的讨论。

        另外,信息系统的选择,一定要站在业务的高度上进行定义。“H-CRM”首先是一种业务能力,是管理方法的落地表现和服务模式的场景流动。其次,才是我们对于信息系统在支撑手段上的讨论。信息系统绝不可能是万能的,想要达成解决业务问题的目标,是要求系统能够和业务融合到一起的。所谓融合,系统终归是工具,运营工作是要由业务驾驭和操作的,业务与技术相互取长补短,才是达成目标的真实途径。

        为了能够更为灵活、有效地支持业务发展,我们的H-CRM建设采取了自主研发的模式。虽然H-CRM已经上线,但部分能力仍在路上,我们始终为解决上述的六大问题而砥砺前行,未来还会将我们对客户画像、市场销售串联、商机管理、客户端健康服务等方面的落地经验,同诸位另做分享。

【作者简介】

        曹晋军,美中宜和医疗集团CIO,拥有15年以上医疗卫生行业工作经验。2010年-2016年于埃森哲(中国)有限公司医疗健康与公共服务事业部任总监等职务。2008年-2010年于IBM医疗卫生咨询服务部任高级顾问。2002年-2008年于东华合创任产品经理。

        曾领导和参与过多个数字化医院规划、医院集成平台构建、医院信息化实施、整合型医疗服务系统构建项目实施工作。包括北京某大型三甲医院HIMSS7评估信息化咨询规划项目、国内某大型医疗集团信息化战略咨询规划项目、某市卫生局信息资源规划(IRP)和区域卫生信息平台规划项目、某著名大学医疗信息共享平台项目咨询与实施项目等。

小助手二维码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谭啸】

【中国数字医学专栏】医疗AI的起源和未来

HIT阅读(555)

来源:HIT专家网      供稿:《中国数字医学》杂志社

        【编者按】2019CHINC大会发布的《中国医疗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9)蓝皮书(以下简称:蓝皮书)是我国第一份系统的医疗AI研究报告。为了让广大同行进一步了解蓝皮书,《中国数字医学》杂志社授权HIT专家网摘编选登蓝皮书部分精彩内容。敬请广大读者关注。

AI

        1956年,达特茅斯学院举行的一次会议正式确立了人工智能研究领域。

        在半个世纪里,人工智能研究和发展的高潮和低谷交替出现,从1993年至今,AI发展进入新阶段。纵观AI的历史,集医学、脑科学、认知学、心理学和生理学等为一体的综合科学对AI的产生和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AI从产生的第一天起,就与医学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AI发展的进程中,20世纪60年代后期出现的以模拟人类医学专家思维过程为特点的专家系统。70年代初,斯坦福大学的传染病学家研制的用于诊断和治疗感染性疾病的MYCIN系统 是世界上第一个将AI应用于医学领域的专家系统。在MYCIN系统的影响下,20世纪70年代后期到80年代中期,出现了一系列新的医学专家系统。最著名的医学专家系统有三个

        一是由罗格斯大学研制的用于治疗青光眼的CASNET系统;

        二是由匹兹堡大学 研制的用于诊治内科疾病的INTERNIST系统,该系统包含3000多种疾病症状,能诊治500多种内科疾病,美国国家卫生学院曾对该系统进行严格临床试验,证明它能够应对美国临床病理学会提出的大多数病例;

        三是由斯坦福大学根据MYCIN系统开发的诊治肺功能失调的PuFF系统,美国医学界曾对该系统进行150个病例的测试,结果90%符合呼吸科专家的意见。

        我国类似研究起步较晚,我国专家吸取了MYCIN系统的优点,相继研制了不少医学专家系统,尤其是肝病诊治系统等一批中医专家系统,具有很高的学术水平和实用价值。我国的中医专家系统在国际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在神经生理和神经解剖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Hopfield网络模型问世,AI研究者开始研究以人脑连接机制为特点的人工神经网络(ANN)。ANN的研究始于20世纪40年代的神经元模型。据统计,目前世界上著名的ANN模型已有50多种,其中有相当数量应用于生命科学中。面对大脑的强大功能和复杂结构,怎样使AI研究取得实质性的突破,这是当今医学向AI提出的挑战。

        人工智能应用于医疗领域已经成为现代科技热点。基于大量数据的人工智能算法为医疗服务提供了快捷、优化的途径,人工智能在医疗领域的应用带来的不仅有技术革新,还有医疗服务模式的转变。美国的顶尖医院如梅奥、克里夫兰等都开始与人工智能公司合作,希望成为医疗人工智能应用领域的中心,对疾病进行监测、诊断、治疗和管理。

        人工智能可以在医疗行业多个环节发挥作用,如医学影像、健康管理、疾病风险预测、虚拟助理、药物设计、临床诊疗、精神疾病、病理学和营养学等。目前医疗活动中比较成功的AI应用包括影像AI药物研发AI医疗机器人IBM Waston等。

        AI在医学影像中取得了较好的应用成效,如基于钼靶影像的乳腺病变检测、基于皮肤照片的皮肤癌分类诊断、基于数字病理切片的乳腺癌淋巴结转移检测、基于眼底照片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检测、基于胸部X线片的肺部炎性疾病。借助深度学习,药物研发AI在心血管药、抗肿瘤药和常见传染病治疗药等领域取得新突破,缩短了药物研发时间、提高了研发效率且控制了研发成本。医疗机器人中的达·芬奇机器人早已在各大医院推广应用,其他类型的机器人也随着AI的发展逐步进入医疗市场。在智能诊疗领域, IBM Waston展示了AI诊断和治疗人类疾病的可行性。

        健康医疗大数据是在人们对自身进行日常健康管理的过程中产生和形成的。 智能可穿戴设备和家庭智能健康检测监测设备的研发和应用,实现了动态监测个人健康数据,利用这些数据进行人工智能计算,可以对个人健康进行精准把握, 规范、准确地预测疾病风险,管理个人健康。

        人工智能可以在血糖管理、血压管理、用药提醒、健康要素监测等方面给予精准的指导,为患者提供高质量、智能化、日常化的医疗护理和健康指导,为人群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健康服务。这种方式对于提高患者的依从性、提高慢病管理效率、节约医疗成本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2008年,谷歌推出流感预测服务,通过检测用户在谷歌上的搜索内容有效地追踪流感爆发的迹象。人工智能定时收集样本并据以找出疾病的高风险人群。利用大数据分析和深度学习技术,人工智能已经能够预测阿尔兹海默病、心血管疾病、癌症、精神疾病等。这些预测能够用于有效防控公共疫情和提高个人健康水平。

        目前, 我国科学研究者也积极参与到医疗AI产品的研发中,包括病理辅助诊断、眼部疾病、皮肤疾病、医学影像、中医药、心电监测、手术机器人、肿瘤治疗等领域。AI在医疗领域中的应用主要有三个角度

        ①AI比医生做得更好,可以用来提高诊断的准确度和治疗的效果。有些信息在诊断图像和其他数据中隐藏得比较深,或者隐藏在高维空间中,医生的肉眼无法辨别,而AI可以精确找到。

        ②AI不比医生做得更好,但是比医生做得更快,可以用来提高效率。

        ③AI不比资深医生做得更好,但可以通过学习资深医生、大医院的经验,来帮助年资低的医生和基层医疗机构的医生提出更准确的诊断和治疗方案。

        未来,人工智能将成为建立新型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支撑,结合信息化的发展全面构建优质高效的新型医疗服务体系。

        下期专栏预告我国医疗人工智能发展现状分析

        相关链接:

        《中国医疗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9)蓝皮书是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医院管理研究所、《中国数字医学》杂志社联合清华大学珠三角研究院、北京大学智慧城市研究中心、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以及国内知名三甲医院共同完成,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是我国医疗人工智能领域的第一份正式出版的系统研究报告。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院管理研究所副所长、蓝皮书主编张旭东介绍,蓝皮书有三大特点:一是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与我国医疗AI领域紧密结合,是AI在医疗领域研究成果的汇总,得到了清华大学珠三角研究院、北京大学、中国社科院、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北京协和医院等单位的大力支持;二是经过了大量的调研,不是简单地罗列情况汇编,而是专家们经过调查的研究和心血;第三,蓝皮书是发展的,以后每年都会出版。

        附购书链接:《中国医疗人工智能发展报告》(2019)蓝皮书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袁永福专栏】数据透明保护:应对医疗大数据应用安全“卡脖子”问题

HIT金子阅读(891)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南京都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袁永福

袁永福

       近期,医疗行业的大数据应用日益增多,影响日益深远,此时相关的安全问题日益突出。特别是可靠的人员隐私数据的保护,或者说数据脱敏,成为大数据应用中的“卡脖子”问题。若不认真解决,迟早会爆雷。为解决这一问题,都昌团队即将推出病历文档局部数据透明保护技术(TDP-Transparent Data Protection)。

现状

       在医疗数据中,病历文档数据是重点部分之一,而病历文档中夹杂着不少隐私数据,比如:患者姓名、联系方式、医护人员姓名等等。按照美国人的做法包括以下18项身份识别信息:姓名,小于省级的地址(包括街道、城市、地区和三位以后的邮编),除年份以外与个人相关的日期(包括生日、进院日、出院日、死亡日期、超过89岁的年龄)、电话号码、车辆登记号码、车牌号码、医疗器械标识号和序列号、传真号码、电子邮件、URL、社保号码、IP地址、病历编号、指纹等生物标记信息、医疗保险号码、正面全脸照片、银行账户号码、证件号码(身份证、驾照等)。

       此外,我认为还应该包括医护人员的姓名和工号,可以让第三方立场中立地处理病历。

       任何其他可用于识别的编码或特征的病历文档数据价值比较高,有足够的经济利益来引起网络黑色产业链的兴趣。

       另一方面,医疗大数据又需要以大量的真实病历数据为基础。真实病历数据是大数据所需的燃料。没有这种燃料,大数据之类的都是空中楼阁。

       这就存在一个突出的矛盾:一方面,要大规模远程传输、复制和分析病历文档;另外一方面,为了保护隐私数据而要限制这些行为。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呢?

       首先要明确,医疗大数据是大势所趋,宜疏不宜堵,不能因噎废食。为此一些常见的做法是提升网络安全保护水平,加强事前防御和事后审计,不过这其中工作量巨大,而且肯定存在漏洞,不可能万无一失。

       为此,都昌团队正在研发数据透明保护技术来帮助解决这个矛盾。从源头来保护隐私数据,确保减少病历数据泄露后的损失。而且能降低病历数据对于网络黑产的价值,从经济利益方面保护数据。

原理

       透明保护技术是基于都昌的电子病历编辑器技术。其大致的原理就是医院在制作结构化病历文档模板时,对于一些隐私数据文档域,比如病人姓名、地址、联系方式、操作医护人员姓名等,做上一个特别标记。

       电子病历系统配上一个加密解密相关的密钥,可以存储在一个严格保护的K宝中,电子病历系统启动时加载这个密钥,医生写完病历后保存时,隐私字段内容就使用这个加密密钥进行加密存储,其他字段(比如主诉、现病史、检查检验结果之类的)还是明文存储。

       这样得到的病历XML文档中间就夹杂着加密数据。

       当医护人员使用医院内部软件打开文档时,编辑器检测到被加密的敏感数据域,就会根据内部密钥动态地局部解密,然后以明文的形式呈现给用户。

       透明保护不会影响医院业务系统的性能。病历文档中隐私字段数据量占比小,加密解密运算速度快,而且病历XML文件大小增加不多,医护人员不会感觉到透明保护的存在。

       当文档复制到医院外部,病历XML文档仍然可以正常加载,大部分内容都可以获取,但是隐私数据是加密的,不知道密钥是无法破解的,只能以乱码的形式呈现给用户。而且按照病历书写规范和行业惯例,病历中明文区域出现敏感数据的可能性很小。因此隐私数据得到很好的保护。

       而正常的大数据处理是不应该需要这些隐私数据的,因此透明保护不会干扰正常的大数据业务。

       从经济角度看,透明数据保护也能发挥作用。网络黑产获取病历文档,很多看中的是其中的敏感数据,这些敏感数据是所谓精准营销的基础。但是当隐私数据加密了,这些病历数据对于黑产来说就成了鸡肋,也就没有足够的动力来突破重重安全措施来非法复制传播了,于是数据就得到保护。经济利益手段是最稳固可靠的保护手段。

       透明保护技术同时支持了医院业务系统和大数据系统的运行。成为实现医疗大数据的最佳底层技术,为医疗大数据应用提供了一根方便可靠的安全带。

案例

       下图是一个病历文档:

yuan

       若明文保存则XML内容大致如下:

<EMRDocumet>

<String>孕妇基本情况</String>

<Fieldid=”孕妇姓名”>张翠花</Field>

<Fieldid=”证件号码”>360428000000000000</Field>

<Fieldid=”出生日期”>1994-1-1</Field>

<Fieldid=”年龄”>25</Field>

<Fieldid=”手机号”>13388888888</Field>

<Fieldid=”孕前身高”>170</Field>

<Fieldid=”孕前体重”>70</Field>

<Fieldid=”户口地址”>南京雨花台区软件大道999号</Field>

<Fieldid=”产后休养地址”>南京雨花台区软件大道999号</Field>

<Fieldid=”丈夫姓名”>王小二</Field>

<Fieldid=”证件号码”>360428999999999999</Field>

<Fieldid=”出生日期”>1991-1-1</Field>

<Fieldid=”手机号”>13300000000</Field>

<Fieldid=”工作单位”>南京绿地公司</Field>

<Fieldid=”户口地址”>南京雨花台区软件大道999号</Field>

<Fieldid=”结婚年龄”>3</Field>

<Fieldid=”末次月经”>2019-1-1</Field>

<Fieldid=”初潮”>14</Field>

<Fieldid=”月经天数”>3</Field>

<Fieldid=”月经周期”>29</Field>

<Fieldid=”月经量”>50</Field>

<Fieldid=”痛经”>有</Field>

<Fieldid=”受孕方式”>自然受孕</Field>

<Fieldid=”胎数”>1</Field>

<Fieldid=”过敏史”>青霉素</Field>

</EMRDocumet>

       这样的文件在网络黑产中单价10元都不嫌贵。

       但是采用透明数据保护技术,保存的则保存的XML文件如下:

<EMRDocumet>

<String>孕妇基本情况</String>

<Fieldid=”孕妇姓名”TDP=”1″>FDAJSIF3$#@$#@</Field>

<Fieldid=”证件号码”TDP=”1″>FDASJIFA$#q$#@$@#!%$@#%$#@#@$</Field>

<Fieldid=”出生日期”>1994-1-1</Field>

<Fieldid=”年龄”>25</Field>

<Fieldid=”手机号”TDP=”1″>^%#$%$#^$%^$@#$#@%#$%$#@$#@%#$%</Field>

<Fieldid=”孕前身高”>170</Field>

<Fieldid=”孕前体重”>70</Field>

<Fieldid=”户口地址”TDP=”1″>%$#^%#$%$@#%#$@^%#^$%^@$#%$@#%$@#%#%34</Field>

<Fieldid=”产后休养地址”TDP=”1″>^%$^%@%$@#%$#@%$#%$#^%#$^54</Field>

<Fieldid=”丈夫姓名”TDP=”1″>#@$#!$#$#@^%#$^@%$%#$#@!#@!#!@</Field>

<Fieldid=”证件号码”TDP=”1″>*^%@%$#@%@^%@%$@#%#^%#$%$@#</Field>

<Fieldid=”出生日期”>1991-1-1</Field>

<Fieldid=”手机号”TDP=”1″>$#@%$#@#$!#@$#!@$#@</Field>

<Fieldid=”工作单位”TDP=”1″>r$@%$@^@$##@!$@#%$#</Field>

<Fieldid=”户口地址”TDP=”1″>%$@#^%#$^$@#%#@!$@#%#%$#@%#^%$#999号</Field>

<Fieldid=”结婚年龄”>3</Field>

<Fieldid=”末次月经”>2019-1-1</Field>

<Fieldid=”初潮”>14</Field>

<Fieldid=”月经天数”>3</Field>

<Fieldid=”月经周期”>29</Field>

<Fieldid=”月经量”>50</Field>

<Fieldid=”痛经”>有</Field>

<Fieldid=”受孕方式”>自然受孕</Field>

<Fieldid=”胎数”>1</Field>

<Fieldid=”过敏史”>青霉素</Field>

</EMRDocumet>

       在医院内部打开文档没有任何异常,但在医院外部则显示如下:

yuan2

       这份病历文档在网络黑产中单价一毛钱也未必能卖出去。对于网络黑产来说,病历文档的价值急剧降低,其破解复制病历文档的动力大为减弱。但这种文档却足够正常的大数据系统使用。这下医院放心了,也就能愉快地玩大数据了。

推广

       由于透明加密技术是通用的底层技术,其最佳实现地点就是病历编辑器的内部。我们作为专业的编辑器研发团队,自然要在这方面做好工作。

       都昌团队即将推出的透明保护技术会随着编辑器软件版本的升级,方便地赋能到两百多家医院软件公司,进而让数万家医疗机构获得这种关键性的技术工具,从而为全行业的大数据应用解决了隐私数据保护的大问题。

【小结】

       相信经过我们及合作伙伴的努力,能解决很多医院对于隐私数据泄露的顾虑,减少其分享病历数据的障碍,缓解大数据行业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难题,促进大数据的推广普及,从而让数据的价值最大化,最终帮助医疗行业的价值最大化。

【作者简介】

        袁永福:男,微软MVP,80后,南京都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中国医院信息化领域知名软件技术专家,长期从事电子病历编辑器等行业核心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并直接为多家三甲医院提供软件技术支持及咨询服务。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谭啸】

【HIT180观察】五部门推进诊所“放管服”试点,诊所信息化监管难在哪儿?

HIT阅读(863)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xutu1(图片来源:www.healthcareitnews.com)

        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等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促进诊所发展试点的意见》(简称:《意见》),决定在北京、沈阳、上海、南京、杭州、武汉、广州、深圳、成都、西安等10个城市开展诊所建设试点工作,深化“放管服”改革。其中,在加强行业监管方面,明确提出了两方面的信息化建设需求。

        一方面,创新行业监管手段。诊所要建立信息系统记录诊疗信息,并按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规定及标准要求,将诊疗信息上传至医疗服务监管信息系统。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将诊所纳入医疗质量控制体系,依托信息监管平台,加强对诊所运营和医疗服务监管,实现实时监管,确保医疗质量安全。

        另一方面,保障医疗质量安全。诊所要建立电子病历系统,规范医疗文书书写和管理,做好就诊患者登记,落实传染病疫情报告制度,及时准确完整上传诊疗信息。

        HIT专家网注意到,《意见》要求6月底前各试点城市所在地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要会同发展改革、财政、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和医保部门出台具体实施方案,并于9月底前启动。而作为本次试点改革焦点之一的信息化监管工作,从时间上看,已经比较紧迫。

诊所信息化监管面临哪些挑战?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信息中心主任琚文胜在接受HIT专家网采访时表示,基于信息系统的监管首先要明确承担监管责任的主体。根据相关政策,北京市的诊所审批、监管基本都在各区。同时,《意见》中没有规定必须要建设省级监管平台的要求。所以监管实现的方式有可能基于省级平台,也不排除由各区的监管系统来实现。

        “如果直接由省级监管平台来承担此项职责,存在比较大的管理难度。”琚文胜主任解释说,因为全国各地的诊所在本地医疗机构中占有相当的比例。例如,2018年,北京有1万多家医疗机构,其中诊所就有2700多家。数量大,但每个诊所的规模都不大,两三个人开设诊所很普遍,最关键的是在现阶段诊所提供的服务量非常有限。

        “假设新规定出台后,北京的诊所也是这个数量级的话,如果都由省级监管平台来实现,那么最初协调上千家医疗机构信息接入的工作量是很大的。”琚文胜主任说,“但由于每家诊所看的病人不多,上报的信息也不多,会有事倍功半的感觉,而且关键是监管的主责不在省级。”

        因此,琚文胜主任认为,省级以下卫生行政部门利用自己的信息平台承担起此项职责的可能性很大。同时,监管平台对接诊所信息系统的成本也较高。由于绝大部分的诊所规模很小,诊所在内部管理和信息系统的建设上都存在明显短板,能否利用信息系统顺利向监管平台上报诊疗信息以及能否保证上报数据的质量,都可能存在很大问题。

提升诊所信息化水平是监管前提

        据了解,本次《意见》优化了诊所执业许可政策,从重点审核设备设施等硬件调整为对医师资质和能力的审核。同时,鼓励在医疗机构执业满5年,取得中级及以上职称资格的医师,全职或兼职开办专科诊所。也鼓励将诊所纳入医联体建设,支持诊所规模化、集团化发展,形成规范化、标准化的管理和服务模式。

        此外,《意见》还鼓励政府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将符合条件的诊所纳入可以提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医疗机构范围。从上述内容看,显示出了国家相关部门推动诊所做强、做大的发展思路。《意见》还明确要求:“诊所要建立信息系统记录诊疗信息”; “要建立电子病历系统,规范医疗文书书写和管理”。基于此,在创新诊所行业监管手段和保障诊所医疗质量安全的过程中,信息化支撑是前提。那么,诊所究竟应该如何部署信息系统?

        就在《意见》发出后不久,某区域卫生信息化负责人在“HIT香茶”平台上曾发出了这样一个需求:“为解决诊所监管,想购买一套云诊所软件免费提供给诊所使用,并基于此进行后台监管。”

        “云诊所的春天来了。”这是重庆大坪医院信息中心主任黄昊在微信群探讨诊所信息化话题时的第一感受。

        在新政发出后,记者实地走访了北京地区的多家诊所了解到,目前大多数个体民营诊所规模都不大,且不太具备基本的信息化条件,很多信息还都是口头传达、纸笔手记等方式;但有一些口腔专科、中医专科等不同规模的专科连锁诊所,确实已经部署了SaaS化系统平台。比如,诊所医生登录“云诊所”页面后,在首页可以选择进入财务管理、药品管理、医生工作站、患者(会员)管理等不同模块进行操作。

        根据现状来看,诊所信息化建设在内部流程、外部应用拓展等方面,与医院信息化建设相比大有不同。对于大多数民营个体诊所而言,由于不涉及住院管理,且规模普遍较小,诊所信息化建设所关注的重点是门诊管理。从可操作性、成本、后期维护升级等角度出发,再考虑到统一监管接入的需求,SaaS化的云诊所部署模式可能是目前诊所上线信息系统一种可行的方式。而且,目前医疗信息化市场已经具备了很多成熟的云诊所案例。尤其是在政策和需求推动下,诊所如果能逐渐形成一定的规模化、集团化发展趋势后,这种方式可能会更加适用。

        当然,对于微医全科诊所、企鹅杏仁、丁香诊所等新兴的中高端连锁诊所而言,由于在一定程度上,已经先天拥有了线上线下一体化的互联网医疗服务能力,信息化水平较高,其内部大致已实现数字化的集团化管理。在此基础上,此类诊所本身也具备了一定的与信息化监管平台对接的基本条件。

信息化监管还需解决更多实际问题

        记者从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了解到,目前,全国共有登记在册并实际运行的诊所近22万家,平均每省拥有诊所超过7000个。诊所平均执业人数为2.6人。其中,医师平均为1.4人,护士平均为1.2人。而内科、口腔科、中医内科、中医外科、骨科、妇科的常见病、多发病诊疗业务占诊所业务的比例超过90%。

        从一个角度看,诊所确实在基层医疗服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同时,诊所发展面临着人力资源紧张、医疗服务能力不高、行业监管存在困难等问题,而要实现如此多的诊所信息化建设和监管接入,工作量和成本等问题是避不开的话题。对于诊所的信息系统建设,在琚文胜主任看来,应由国家出台诊所信息系统建设的相关规范以指导建设。

        事实上,琚文胜主任的这一建议和想法,可联想到今年4月底,国家卫生健康委、国家中医药局联合制定发布的《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信息化建设标准与规范(试行)》。该文件针对目前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信息化建设现状,专门明确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信息化建设内容,这对基层卫生信息化建设起到很强的规范作用。如果国家相关部门也对诊所制定出台类似规范或指引,无论是对医疗质量控制还是数据上传监管等,无疑都将具有非常现实的指导意义。

        《意见》提出要“及时准确完整上传诊疗信息”,那么,诊疗信息大致都包括哪些内容?琚文胜主任认为,诊所的特点是没有住院部分。对诊所的监管是在监管系统收集诊所诊疗信息的基础上实现的,诊疗信息一般包括诊治医生信息、患者基本信息、疾病诊断信息、医嘱用药信息、费用信息等。有些诊所具备检查检验设备,因此,监管系统也需要收集检查检验信息。

        此外,在加强诊所信息化监管和信息化建设方面,还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实际问题。比如,诊所上线信息系统有无具体鼓励或惩罚举措?前文所提及的“购买一套云诊所软件免费提供给诊所使用,并基于此进行后台监管”是不是每个区域内的普遍需求?当然,这些具体内容可能会在试点城市的后续实施方案中体现出来。佛山妇幼保健院信息中心马丽明主任就提出,应该充分利用已有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尽可能减少重复建设和开发。黄昊主任还指出,监管对接需要注意监管平台的性能,数据实时上传或事后监管,架构也会完全不同。

        另外,诊所试点改革铺开后,也要更多关注网络安全、数据安全以及患者隐私保护等问题,更需要在较低的投入下得到妥善保障。

        “只有提升诊所的信息系统建设水平,才能更好地支持监管平台功能的发挥。”正如琚文胜主任所言,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既要明确监管的职责,也要明确监管平台建设的主体与参与方以及监管范围、监管内容。更重要的是,要提升诊所的信息系统建设水平。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CHIMA专栏】医疗信息集成平台与医疗大数据平台的关系

HIT金子阅读(3644)

        【编者按】5月6日,中国医院协会信息专业委员会(CHIMA)发布了《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简称:《建设指南》),引发医疗信息化行业高度关注和积极反馈。《建设指南》预计将于7月上旬在厦门市举行的2019年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网络大会期间正式出版发行。

        本期,《建设指南》主编之一、北京友谊医院信息中心主任王力华撰文,针对医疗信息集成平台与医疗大数据平台的联系和区别进行了多个层面的阐释。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北京友谊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王力华

wanglihua

       医疗信息集成在我国医院信息化的发展中,已经落地实施了将近十年。这十年间,信息集成平台的建设,从一、两家的最佳实践案例到全国医院的大规模实施,再到国家卫健委的互联互通标准化测评,已经经过了行业内的充分论证与实践,取得了蓬勃的发展。

       伴随着医疗信息集成平台的逐步稳定与成熟,在集成平台与临床数据中心的基础上,医疗大数据平台这个概念应运而生,而作为一个新生的概念,它的外延与内涵并没有清晰的定义。信息集成平台与医疗大数据平台两个概念经常单独或者相伴出现,以至于行业厂商甚至是医院信息化工作者,也时常混淆。

       本文结合以往实际工作经验及未来设计理念,从几个层面来厘清两者的联系与区别,分析两者的概念、特点、关联与未来发展方向。

二者概念不同

        医疗信息集成平台:严格地说,集成平台应该是技术平台,即基于ESB总线的数据交换平台,而医疗信息集成平台通常指包含与集成相关的一系列内容,包括:术语标准的建立、标准业务流程的梳理、集成技术体系的统一、集成调度与管理、临床数据中心的设计与搭建,以及基于临床数据中心之上的一系列数据应用等。

        医疗大数据平台:是基于大数据技术构建,面向数据分析业务的应用平台。通过数据采集、清洗、建模、归一、标准化等数据处理,形成可作为临床、科研、管理分析业务支撑的大数据应用与分析平台。

信息集成平台与大数据平台的区别

        信息集成平台与大数据平台的差异性主要体现在两个维度:一是技术性的差异,二是面向业务分析的差异。

        从技术角度看,信息集成平台较多使用传统技术,大数据平台则采用诸如大数据处理、机器学习甚至是深度学习等新技术,来解决以前难以解决或者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以前处理数据需要几个小时或者几天的时间,大数据平台可能几分钟甚至几秒钟就处理完毕;以前病历文本中的内容难以利用,通过大数据、自然语言处理的技术,现在可以实现秒级、毫秒级响应。

        从业务角度看,信息集成平台更面向临床应用,对数据准确性要求更高;大数据平台更面向科研,对数据要求量大。

        以下是信息集成平台和大数据平台各个层面的区别:

        1.数据采集模式:数据采集指从业务系统获取数据的手段与方式。信息集成平台采用集中的ESB引擎,由业务系统主动发出数据提供给平台,或者由信息平台从业务系统的ODS数据库里获取数据。而大数据平台因为对数据的利用要求,往往不以实时为目的,多以ETL方式来获取数据。

        2.数据清洗要求:信息集成平台临床数据中心(CDR)的数据采集,其目的是准确记录医疗数据的原始状态,作为全院医疗数据的一个归总集合,基本不做清洗工作。医疗大数据平台由于其应用特性,要对数据做加工整理,如数据的溯源关系链、隐私脱敏、后结构化处理、数据画像等工作。

        3.数据传输时限要求:信息集成平台担负着医院跨业务系统之间的业务联动功能,信息平台的运转要保障医疗工作的连续运行,因此,传输模式要求是实时或者是准实时模式。大数据平台应用在科研方向,更重视对数据的整合价值、统计价值的使用,因此,最早的大数据平台的数据采集要求可以用T+N的离线模式即可。不过,在当前“批(批处理)流(流处理)合一”的发展趋势下,大数据的处理能力加强,大数据的应用逐渐由离线处理向近线处理转变,至于发展的节奏取决于投入产出比是否合理、业务需求是否迫切等因素。

        4.数据库的选取:信息集成平台与临床数据中心初期主要使用关系型数据库,其核心诉求是要保障数据的完整性和一致性,确保数据不会因为软硬件故障而遭到损失。此外,随着交互量的增加,数据的联机处理量级和效率也成为一个重要的考虑。一些医院为提升联机事务的处理效率,引入分布式数据库以满足互联网流量下高并发访问的需求。大数据平台阶段,由于关系型数据的设计容量有限,需要联机处理的快速高效,因此设计上会采用分布式可扩展的技术架构,例如通过Hadoop、Spark等技术保障,对整个集群容量和处理能力进行无缝扩展。

        5.数据利用:基于集成平台的临床数据中心的建设,数据利用符合了医院医疗业务的实时查看需求,它将一个患者在某一医疗机构内发生的所有临床活动所产生的临床文档集中放置在一个物理存储内,方便各种临床业务角色在使用该患者某些临床活动的病历文档时进行调阅,或者嵌入诊疗系统,以按需提供的方式来支持实时的诊疗活动。临床数据中心将不同厂商的异构数据进行以患者为中心高度整合,以患者EMPI为主线组织数据,实现患者临床数据的模型化存储,基于临床知识库,辅助临床决策,提高临床诊疗效率和质量。

       大数据平台的数据通过平台对数据的采集、清洗、建模、归一、标准化等处理,为临床、科研、管理分析业务提供支撑。更多体现在科研应用,包括临床试验数据分析、个性化治疗、疾病模式的分析;在医药研发方面:通过医疗、医药大数据,利用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能力的算法系统,对研发药物中各种不同的化合物以及化学物质进行分析,预测药品研发过程中的安全性、有效性、副作用等;以及在基因大数据、健康管理、医药保险等各方面统计数据层面的利用。

统筹兼顾,总体规划

        医疗大数据平台与医疗信息集成平台之间,既有纵深的继承关系,又有着进一步扩展和延伸。从用户角度来看,有部分功能是重叠的,因此容易产生疑惑。

        在现阶段医院信息化规划中,不可将两者割裂开,而是要综合考虑顶层设计,当然设计时不仅要考虑厂商的实现能力,也要考虑医院的现有架构。

        如果是全新的设计,可以包括但不限于以下方面的规划:

        1.统一的底层数据架构设计:为数据库ODS层设计的统一,既服务于临床数据中心,又服务于科研数据中心。

        2.统一数据平台产品的设计:既包含已有CDR数据展示的设计,又有对非结构化数据等科研应用的展示与分析。实现对于业务数据的封装和开放,快速、灵活地满足上层应用的要求,通过元数据管理、数据质量治理等活动,不断实现数据价值最大化。但此设计的前提是,硬件计算平台的架构、计算模型的框架、共性技术等的进一步提高,才会越来越满足医疗大数据的大规模高复杂性应用。

        综上分析,医疗大数据平台并不是平地而起,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总是有前序基础的铺垫。信息集成平台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其技术环境不能满足需求的扩张,于是出现医疗大数据平台。相信在不远的未来,这两个平台也会更好地融合,为医院用户提供更便利的应用。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谭啸】

中国科学院王福生院士:临床研究需要大数据

HIT阅读(1421)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wangfusheng中国科学院院士王福生

       “要提高临床的学科水平,不做临床研究是不行的。但没有全面、系统、完整的临床大数据就很难进行临床研究。”日前,在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年会上,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主任王福生认为,开展临床研究工作需要不断建设完善临床数据库和大数据平台,更重要的是要加强复合型人才队伍建设。

临床学科建设离不开数据库

       “现在国家建立了一些临床研究中心,有些省份也在开始建设临床研究中心。这相当于是重点实验室,很重要。”王福生院士表示,一流的临床学科需要开展临床研究,其中医疗大数据非常重要。而医疗大数据平台和智慧医疗应用涉及到的不仅仅是医生护士、统计专家、管理专家等,关键问题是如何建好临床数据库。比如,对于个体来说,目前临床研究都有CRF图表,包含了每个病人的检查、影像、病史等所有资料。但对于不同地域、不同专科的临床研究,需要建设更全面、系统、完整的临床数据库。

       据介绍,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十分重视临床学科发展,专门成立了肝病生物治疗研究中心,定位就是临床、科研、生物治疗三位一体。“临床和科研两支队伍需要有效整合、资源互补,特别是针对感染病和肝病方面的临床研究。”王福生院士表示,在建设研究型医院的目标下,需要进行研究型科室建设,主要有三方面任务:一是以完成和提高临床工作为基本任务;二是结合临床开展技术创新和科研工作;三是培养优秀的复合型人才。

       同时,临床研究始终要把临床诊治放在第一位,针对出现的临床问题、诊断问题、治疗难题等,要提出问题做研究,研究结果要为临床服务。临床方面要“接地气”,解决实际问题;研究方面则需要“高大上”。

       “我们现在有乙肝治疗的59000多个成人病例,数据量很大。但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大数据都是好的?”王福生院士表示,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比如,此前在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青少年肝病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中,最多涉及只有500例左右的病例研究,但后来依然有突破性的探索发现:对小于3岁的幼儿进行抗病毒治疗,其表面抗原转阴率可达到65%,尤其是针对免疫耐受病例的研究取得了很大突破。

       “我们有一些进步,但还有很多不足,还没有充分利用和整合好数据。”王福生说,“这使我感觉到临床大数据的建设、设计、组织、管理、使用还存在很多问题。”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在2014年,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成立感染病中心,并把感染病科室与肝病生物治疗中心结合,形成了针对多个病种的两个实验室,坚持“看好病、做好科研、培养人才”的理念,主要聚焦解决数据整合、资源集中等临床研究最根本的问题。

医疗大数据的最大问题是缺乏复合型人才

       如何把临床数据库和医疗大数据做得更全面、系统、完整?王福生院士认为,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复合型的高水平人才。医疗大数据是一个团队工作,包括临床团队、统计团队、研究平台、政策保障等,需要医生、护士、辅助科室、统计专家、管理专家等共同参与。

       在他看来,未来医疗大数据和智慧医疗都需要专门培养专业学科人才,需要培养既懂临床业务、又懂建立临床数据库的研究型医生。同时,建立临床数据库和医疗大数据平台需要领军人才、学科带头人和研究型专家,要具有国际战略眼光,能在国内外的行业领域内把握前沿、方向和合作。

       “人还是要有点儿理想,我们在学科建设也要有点儿理想,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才能有向前发展的动力。”王福生院士表示,国家临床研究中心要想发挥引领作用、创新作用和辐射作用,就需要建设好三个团队:

       第一是临床医生团队。在为患者看好病的同时,还要建立完善门诊、住院的临床数据库。

       第二是临床研究团队。尽可能形成更多的临床共识、临床标准和临床指南。

       第三是转化医学团队。解决转化医学深层次的一些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学华为?任正非提出要重视物理、数学的基础研究,因为这是技术创新的根本问题。”王福生说,对于临床研究来说,最离不开的内容就是临床数据库的建设。在此基础上,领军人才和学科带头人协同努力,建设卓越的人才团队和临床大数据平台,再与国内外同行共同合作,才能推进大数据的资源的共享和智慧医疗的创新应用。

医疗大数据平台要落实管理

       在王福生院士看来,除了一流的学科建设、人才培养,以及不断完善临床数据库外,针对医疗大数据平台的管理同样非常重要。比如病历录入的问题,即使数据再好,如果不及时录入或错误录入,大数据的价值也会大打折扣。

       “所以数据不能杂乱无章和无序,‘烂棉花织不出好布匹’,我们需要有质量的临床数据库。”王福生院士说,这就要建设完善医疗大数据平台,需要相关领域专家集中力量、协同促进做好平台的管理。在2015年,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就成立了临床研究管理中心,目的就是为了进一步整合项目资源,发挥出领军人才和学科带头人的作用。

       “我们的目标就是在我们实验室的墙上贴着的‘Idea+勤奋+平台=成果’,三者缺一不可。其中,Idea不是简单地想做什么,而是要把所有问题想清楚,背景是什么、怎么去做?这一切都设计好后才是真的‘Idea’。”王福生院士认为,看清方向、明确目标、认准道路,以及进一步明确角色和定位,对于科室和科室主任来说至关重要。

       “我们中心现在承担着建设国家临床研究中心的任务,正在做肝病的全病程一体化诊断体系研究,而建立临床数据库是中心下一步的重要目标。”王福生院士希望,通过团队专家成员和全国相关分中心专家的共同努力,争取在病毒性肝炎的临床诊治、防控、治愈等方面能形成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

(根据录音摘编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小助手二维码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医院信息化也要考虑“极限生存”问题

HIT阅读(1937)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航空总医院信息中心 谢文军

       近来美国发起的贸易战愈演愈烈。华为在多年前已经设想在“极限危机”下的解决办法,也是这么做的。因此没有被“休克”,而是将内部的“备胎”全部转正,化解了大部分危机。

       现在医院的HIS软件系统基本是采购厂商提供的信息系统,医院基本没有自主权和后续研发及维护能力。一旦出现“极限生存假设”,那么医院后续的维护、问题处理、报表、接口等将怎么办?妥协、换系统?不论哪种方式,医院付出的代价都将是比较大的。

       那么,为什么医院信息化也要考虑“极限生存”问题?

       首先,有的HIS厂商“突然死亡”——国内林林总总这么多HIS厂商,已经有医院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况且资本市场风云变幻,会出现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其次,有的厂商与医院之间产生某些“不愉快”而中断合作,不再进行后续维护,甚至设置了一些障碍,不敢想象医院的正常业务是否会受到影响;第三,医院单方面更换系统已经比较普遍,只有衔接比较顺畅,主要业务才不会受到影响。

       如果遇到前两种情况,医院怎么办?有人会说:“换系统!”但换系统的代价是什么?意味着所有将从头再来,数据不连贯,医护人员重新学习,接口重新来过,报表重新做……总之付出的精力和时间实在太大。

       那么,院方除了“被迫”换系统和“妥协”以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其实医院如果能修炼好“内功”,就能把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首先要熟悉HIS系统的构造。HIS系统是构建在操作系统上的,由编程语言编写和数据存储构成。编程语言负责将业务需求转成业务目标,数据存储负责承载业务目标的部分或者所有发生的业务内容。市面上的编程语言和数据存储,可以简单地分为“主流”和“非主流”两种。熟悉主流软件和数据库的人才,在市场上比较容易招到,稍加熟悉相关业务,便可上手解决一些问题;而“非主流”的软件和数据库,资料相对泛泛,人才也相对较少。

       认识到上述软件系统的结构,那么应对的办法也就迎刃而解了:

       1.深度学习“非主流”语言,要由“门外汉”向“专家”转变。组建相关业务人员,在“蜜月期”与厂商深度学习相关业务知识,直到相关人员可独立处理相关业务和编程内容,这样一旦出现假设的“极限模式”可快速上手解决问题,不会对业务造成很大影响,为下一步决定争取时间。但这需要医院信息科具有一定编程或数据库基础知识的人员参与并实践,才能达到比较理想的效果。这并不是“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做法,这样做不仅可以减轻厂商的维护压力,也能够提高信息科的整体实力水平,进而对外围系统进行共享研发和维护,是一个互相促进、双赢的办法。

       2.“主流”语言的学习相对简单,资料非常丰富。方法与上述方法类似,在此不再缀述。

       3.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主业务软件系统。这样做的好处不言而喻,主动权完全在院方,而且可以按照院方的业务发展进行业务的“堆积”。目前而言,很少有医院具备这样的实力发展自己的软件队伍,原因是多样化的。其实这样投入的力度也是比较大的,一般医院承担起来比较困难,但有实力的医院已经有成功案例。

       4.构建数据中心。很多医院已经开始构建数据中心,这是趋势也是必然。即使出现问题换系统也不会造成数据中断,可以让珍贵的数据得以连续,好处不言而喻。

       实际上,医院有现成的软件和数据库环境,不管是理论培训还是实操培训都能相对容易地做到。关键就是看相关人员的学习态度和学习能力,说白了就是想不想学、愿不愿学。

       当然,任何一家医院与厂商的良性循环的合作还是非常有必要的。只有医院与厂商长期良性的合作才能促进厂商不断创新,为医院提供持续有保障的服务,也能让医院获取更多、更稳定的产品。

       题外话:近年来有个“异构数据采集技术”可以解决信息孤岛问题,这个技术可以不用开发商提供源码和数据库,就能轻松进行数据的重新整合。这样的话,换系统、接口的问题都将不再是问题。但市场应用效果怎么样?能不能做到全数据收集?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探讨一下。

xiewenjun异构数据采集示意图

小助手二维码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CHIMA专栏】衡反修:三级医院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需要“指南”

HIT金子阅读(1207)

        【编者按】5月6日,中国医院协会信息专业委员会(CHIMA)发布了《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简称:《建设指南》),引发医疗信息化行业高度关注和积极反馈。《建设指南》预计将于7月上旬在厦门市举行的2019年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网络大会期间正式出版发行。

        本期,HIT专家网针对《建设指南》编制过程和适用对象等问题,独家采访了《建设指南》课题组负责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信息部衡反修主任。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朱小兵

衡反修-特征图

         HIT专家网:请您简要介绍《建设指南》的编制过程?

        衡反修2018年,CHIMA征集课题。北京友谊医院信息中心王力华主任提议一起申报《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的课题。由于我在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兼任医疗大数据专委会主委,正好也一直也在关注这类项目,也了解到大数据是近几年来医疗建设项目的热点,经常有同道之间进行交流,有不少困惑,希望有个指导性文件。于是我和王主任一拍即合,共同申报了课题。2018年四五月份,课题经过筛选公示确定下来。随后我和王主任开始构思,逐步筹建项目组。大数据技术是IT新技术,核心技术在高新企业,医院主要是应用需求和数据资源占有优势,技术上主要和企业合作。同时,部分在业内进行大数据研究和建设比较有经验的企业也主动请缨,积极申请加入项目组。

       《建设指南》的编制过程并不复杂。我和王力华主任都有一定的大数据平台建设经验,王力华主任更是早在2015年就亲历了北大人民医院集成平台和临床数据中心(CDR)的建设。同时,近年来我们都接触了不少医疗领域的大数据解决方案企业,并在医院开展了一些应用探索。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通过这些工作,我们都形成了自己的思考。

       课题启动会是在北大肿瘤医院会议室。这次会议最重要的成果是统一了课题的主导思想——希望尽可能阐述清楚为什么要建设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给谁用等问题,为业界提供一些借鉴。后来的课题研讨会都是在友谊医院信息中心举办,很快明确了题目、纲要以及参编人员的任务分工。

       《建设指南》第一次统稿工作恰逢2019年春节前夕,虽然医院主任们都很忙,但是依然抽空给予了课题组极大的支持。比如,医院大数据平台建设案例的组稿过程中,北医三院计虹主任最先交稿。她跟我说,心里放不下事儿。解放军总医院薛万国主任热情指导,赶在春节前提供了宝贵的专家意见。与此同时,王力华主任正是抓住各位专家难得的春节休息时间,给多位主任发了她梳理出来的备受同行关注的医疗大数据平台“十大问题”,同样得到了所有主任的积极回应,刚过完年,所有专家的精彩论点,就以书面回答的形式整整齐齐地回收上来了。我们把这部分内容单独编纂为附录,成为《建设指南》的一个“彩蛋”。

       在这里,我要特别感谢所有专家、同行对《建设指南》的关心和支持。

         HIT专家网:从目前收到的反馈看,您认为医院应该如何看待《建设指南》,如何更好地让《建设指南》为医院所用

        衡反修:《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发布后,作为课题牵头人,我很忐忑。尽管发布前一审再审、一改再改,但感觉还是有不完善的地方,毕竟精力、篇幅都有限,一定有不完善之处。的确,从很快收到的业内专家建议看,有的对特定章节有不同观点,有的对病句错字加以耐心指正,有的直接发来了很具体的修改建议、案例材料等,还有的期望获取《建设指南》其他尚未公开的章节内容,甚至有公司或医院组织部门专题学习讨论。这么多热烈的反馈,非常令人感激、感动。针对这些建议,我们会在编委会讨论后给予适当采纳。

         HIT专家网:《建设指南》的适用范围是什么?

        衡反修:关于《建设指南》的适用范围,是课题组最早思考的基本问题。因为我和王力华主任都来自医疗结构,平时接触的大多数是三级医院的信息中心主任。对于大家都很关心并经常讨论的医疗大数据问题,我们也都有所接触。于是,我们期望立足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提炼出自己医院在这方面碰到的实际问题,应该也是医院同行所关心的。因此,《建设指南》的适用对象主要是三级医院。

       实际上,区域卫生的大数据需求更多是数据共享和互联互通,而二级和基层医院可能面临更多的是临床信息化需求。而三级医院的大数据科研、临床、管理需求更迫切些,实践也更多些。同时,大数据平台也是国家卫健委全国医院信息系统功能指引中对三级医院的要求之一。所以,《建设指南》面向三级医院设计更精准。当然不是说,区域卫生和基层医院不能借鉴和参考,它们的信息化需求,可能也会发展到目前三级医院的阶段——在信息化功能建设满足日常业务的基础上,希望开展大数据的挖掘和利用工作。

       《建设指南》的适用范围决定了数据范围,也就是以医疗机构的临床数据分析为主,不一定涵盖后勤业务数据。同时,期待《建设指南》也能够启发和推动大数据产业应用市场,引导更多有实力、有专业积累的企业能够积极投身于医疗大数据应用领域,共同实现市场的繁荣。 

         HIT专家网:今后有没有进一步完善《建设指南》的计划,将重点从哪些方面去完善?

        衡反修:坦率地说,目前课题组的工作还是着眼于完善当前的版本。《建设指南》明确了内容重点,也有意识地回避了一些可能的热点难点。总的着眼点是如何建平台、建的时候如何考虑具体实现、如何把握关键步骤、如何选择适合的技术方案、如何把握数据和平台质量、在哪些场景应用比较适合、如何让平台产生更多价值等。也就是说,《建设指南》更关注医疗机构的数据利用需求现状,关注信息中心主任所关心的实际问题,提供实操性的指导建议。

       对于大数据技术本身,《建设指南》着墨不多,更多是介绍需要了解哪些技术、分别能解决什么问题、如何为我所用等。这也意味着《建设指南》不是非常适合纯技术人员,而是更适合技术管理者,也就是医院信息主管们。

       对于《建设指南》将来是否会出版1.0的修订版或者2.0版,我想也是可能的。当然也可能针对不完善的地方,或者针对不同的受众推出更有针对性的指南或指导建议,比如医疗大数据安全技术、医疗大数据人才队伍建设、医疗大数据确权管理等专题。

       【下期专栏预告:王力华:从集成平台到大数据平台建设】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谭啸】

中国研究型医院对大数据越来越“有谱”

HIT金子阅读(726)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朱小兵

huichang (1)

       中国知名三甲医院大多还有一个标签——“研究型医院”,这些医院的医生在繁忙的临床业务之外,还肩负科研和学科建设的重任。

       最近5年来,大数据、人工智能、“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兴起,让中国三甲医院的临床医生们经历了一波三折的认知洗礼。当人工智能概念席卷医学界时,曾有过人工智能会否取代医生的“集体焦虑”。现在,情况已经大不同:经过一段时间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的“亲密接触”,医生们逐渐找回了自信。对于如何发挥临床大数据的价值,医院信息部门和临床科室有了日渐清晰而务实的主张——这是记者对2019年5月下旬在重庆举行的“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年会”的最深感受。

       本次年会由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共同承办。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会长、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主任姬军生主持大会开幕式。重庆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周林、陆军军医大学校长王云贵、重庆医科大学校长黄爱龙、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副秘书长李东等致辞,陆军特色医学中心副主任杨勇出席会议,中国科学院院士王福生、中国科学院院士卞修武、北京天坛医院副院长王拥军、解放军总医院医疗大数据中心主任薛万国等专家做大会学术报告。年会还设立了临床科研大数据、青年委员会两个分论坛。据悉,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希望打造自身学术平台的“特色”,推动临床科研和信息化的融合,释放大数据的价值。

姬军生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会长、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主任姬军生主持大会开幕式

临床学科建设离不开大数据

       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王福生院士认为,由于缺少大数据利用,临床学科往往“有珍珠、无项链”。这就需要合格的临床数据库和大数据平台作为支撑。提升临床水平,必须开展科研,开展科研离不开大数据。要全面、系统、完整地利用数据,CRF表只是针对个体,对于全科、全地域而言,这类数据还远远不够。

王福生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王福生院士

       病理诊断被誉为医学诊断的“金标准”,病理专家也被誉为“医生的医生”。知名病理专家、陆军军医大学卞修武院士前瞻病理学发展趋势,揭示了大数据对于破解当今医学世界未知领域的重大意义——大数据科研,需要从医学理论创新的高度重新审视其顶层设计。

       卞修武院士认为,病理研究一直是真实世界的研究。病理研究不仅要关注肿瘤细胞本身,还要关注肿瘤的环境。比如同一块肿瘤如果切成5块,测序结果也都不一样。这就好比“土壤在不断变化,种子在不断变化”。“土壤”的正常化,可能不利于肿瘤“种子”的生长。而所有这些变化,都是目前人无法看到的。这就需要借助大数据包括图像的解析,结合时空变化维度进行分析预测。多组学数据研究,数据必须完整,必须建立生物样本库。要综合考虑肿瘤的组织学,避免只考虑单个肿瘤细胞。为了摸清肿瘤血管分布情况,可以让计算机对血管进行自动分型。

卞修武院士知名病理专家、陆军军医大学卞修武院士

       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副会长、知名医疗信息化专家陈金雄教授在主持大会学术报告时表示,多位重量级临床专家的分享,验证了他之前的判断,医学的发展正在从经验医学、循证医学,迈向数据驱动的医学。

医院需要重视大数据能力建设

       王福生院士认为,医疗大数据的发展,核心问题是人才团队,需要医护、辅助科室、统计专家、管理专家等共同参与,需要专门培养大数据人才。

       解放军总医院在2016年成立医疗大数据中心,在大数据应用方面做了初步尝试。解放军总医院大数据中心主任薛万国归纳了医院大数据能力的构成:数据资源能力、数据平台能力、数据服务能力、数据治理能力、提出问题的能力。其中,“提出问题的能力”是一种创新能力,体现了对大数据的素养。既是隐含的,又是需要通过后天培养的。

       薛万国主任谈到,针对各类医疗数据,需要不同分析类型人才,建立多学科的人才团队。数据分析服务,很难包出去服务,因为需要长期的研究,尤其是对于研究型医院而言。同时要建立规范的大数据科研流程:临床科室团队提出申请、中心审核论证、任务分派、方案拟制、方案把关、数据抽取、统计分析、过程记录、报告拟制、报告审核、报告提交、资料归档,才能把控报告的质量和数据的安全。

       重庆医科大学校长黄爱龙教授透露,该校2019年成功申报智慧医疗工程专业,今年开始招生,是全国前10所设立该专业的高校。

医疗大数据的价值日渐显现

       上海申康医院发展中心医联中心主任何萍说:“申康最初开展医联工程建设,没有想到要做大数据,但是随着技术进步、应用的推广和深入,不知不觉进入了大数据时代。”现在,申康依托医联工程的实时数据响应,推出医联App、影像和检验数据共享、院内导航等多种信息化便民服务;同时通过建立防范网上黄牛的模型,对16万用户开展识别,检测到4000多个疑似黄牛用户。在提升数据质量方面,申康走过了一条艰苦的道路。2007年医联工程刚起步时,数据质量很差。后来,通过开展持续的数据质量专项考评,并且动态改进考核指标,推动了接入申康平台的所有医疗机构数据质量的提升。

       陆军军医大学教授、陆军特色医学中心解放军交通医学研究所所长周继红介绍了创伤数据库建设的艰难历程和体会。创伤居世界人类死因第四位,每年超过500万人死于创伤。伤情往往很复杂,伤情评估难,救治难度大。但临床专科越来越细分,多发伤救治矛盾突出。即便医疗设备条件不断改善,严重创伤死亡率却不一定降低。创伤数据库的建设,规范了创伤急救治疗的重要信息,通过引入急救创伤治疗的金标准,不仅规范了创伤救治流程,而且加强了120急救系统与院前、院内的信息联动。

       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肝脏肿瘤诊疗与研究中心主任陆荫英介绍了肝胆肿瘤多维度MDT大数据平台在医院分级诊疗中的实践。该平台功能包括:决策咨询、诊疗协作、数据收集、随访、随访指标、疗效评估等。通过该平台,患者申请MDT,诊后病例数据沉淀,减轻医生录入数据的负担。

       西南医院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中心主任汪鹏认为,现在研究CDSS的时机非常好,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等政策对于CDSS有明确要求,基于人工智能的CDSS可望占据医院信息化建设“高点”。西南医院正在局部科室探索建立大数据驱动的CDSS技术框架,以医学知识图谱构建为核心,系统功能包括:诊断推荐、检查检验推荐、治疗方案推荐、相似病历、智能提醒、医院用药推荐、循证知识搜索推送等。“目前看,我们的CDSS应用效果还不错,相当于为医生提供了强大的知识外挂。”汪鹏说。

       作为本次年会组织承办负责人之一、陆军特色医学中心信息科主任黄昊在分论坛做了专题发言,带给与会者关于互联网医疗对数据安全挑战的思考。

       对于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现阶段在医学领域所起到的作用,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医疗信息化分会顾问、解放军总医院计算机室原主任任连仲说:“真正让医生喜欢点击的人工智能应用还不多。信息人员要和医生摸爬滚打,一起开发更多让医生喜欢的人工智能应用。”

chongqing1

小助手二维码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谭啸】

【MDT与信息化】不是所有的MDT都能提升医疗质量

HIT阅读(1640)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编者按】

        MDT(多学科诊疗模式)在中国呈现快速发展态势,这是医院临床专业高度细分之后的补偿性反弹。正所谓“合久必分、分久必合”。MDT的开展,无疑离不开信息的互联互通和数据整合支撑。为此,HIT专家网近期组织一系列专稿,帮助读者从MDT学科的兴起、质量管理、专病MDT建设等角度,分享业界一系列专家视角和实践体会,敬请关注。

        欢迎业界踊跃参与这一话题讨论,并提供采访、组稿线索等。

shanghailiuyuan1

        “利用MDT提升医疗质量,一定是涉及到多学科或多脏器的疾病,而并不是所有疾病的医疗质量问题都能通过MDT来解决。”日前,在上海医院发展高峰论坛上,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简称:上海六院)副院长陶敏芳认为,目前多学科诊疗模式(MDT)在国内很热,但医疗机构在开展MDT时,首先一点是要选择好合适的病种。

MDT在我国快速发展

        回顾MDT在国内的发展历程,实际上它是一个从实践上升到理论,又从理论最终转化为实践,从而变得更加规范的过程。

        陶敏芳副院长介绍,在我国,相对规范的MDT概念正式出现在2015年3月,“全国大肠癌多学科综合治疗技术推广试点工程”在北京启动;同年,中国医师协会MDT专业委员会作为国内首个MDT协作组织,启动了“百城行”活动。2016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印发了《关于加强肿瘤规范化诊疗管理工作的通知》,开始积极推行单病种、多学科诊疗服务。

        2017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发布的《进一步改善医疗服务行动计划(2018-2020)》,也提出了以病人为中心、推广多学科诊疗模式的要求。2018年,中国医师协会MDT专业委员会启动“星火计划”,紧紧围绕肿瘤MDT在更多医疗机构探索可推广的模式,计划利用两年时间建立肿瘤MDT培训基地;紧接着,国家卫生健康委在北京召开肿瘤多学科诊疗试点工作研讨会,决定2018~2020年在全国范围开展肿瘤多学科诊疗试点工作,并发布工作方案。至此,从政策层面,MDT开始根据标准化流程在全国推广。

        从2015年到2018年间,MDT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业内广泛认可。作为一种现代医疗的诊疗模式,MDT在整体上的理念是从以疾病为中心转向以患者为中心。主要有三个方面的价值:一是MDT诊疗模式涉及到多学科,能打破学科间隔阂,推进学科建设,提高医生和科室、医院的的能力。二是有利于院内各个科室医疗资源的最大利用和优势的最大整合,提高疾病的诊治质量。三是合理降低医疗费用,优化就医流程,改善患者就医体验。

        “在2015年之前,MDT相关诊疗模式已经在国内很多大医院实践开展过。只不过与国外的MDT发展轨迹类似,在国内也是肿瘤MDT先行。”陶敏芳认为,其实所有医院开展MDT的形式都大同小异,“异”主要体现在选择开展的病种不同。

国内医疗质量的新进展

        医疗质量永远是任何一家医疗机构的永恒主题。它的概念和定义非常明确,主要是提高医疗技术和医疗服务能力,尤其是提高医疗效果的满意度。同时,还要讲求成本效益,比如推行DRG改革最终也是为了提升医疗质量。

        陶敏芳认为,需要注意的是,医疗质量有很多特性,可以将有形和无形相结合,坚持做持续改革。但最重要的是:医疗质量人命关天,病人生命相托,医院和医生有着很重要的责任。

        她介绍,现阶段,国内医疗质量的最新进展可追溯到2016年11月1号,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签署的《医疗质量管理办法》开始正式施行,该文件对医疗机构的医疗质量既起到指导作用又起到监管作用。

        《医疗质量管理办法》有八个章节,共推出了18项核心制度,涉及到院内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任何事情都要按照18项核心制度落实。同时,在这一核心制度下,医院需要建立五大管理委员会来统筹负责医疗质量的管理。

        一是药事质量管理委员会,职责主要是监管全院的用药的质量和患者安全。二是输血质量管理委员会,主要控制输血的质量和不合理用血。三是病案质量管理委员会,目前各级卫生行政管理部门都根据病案质量来评估医院质量,病案首页要求实时上传。四是医疗质量管理委员会,主要负责保障医疗质量的持续改进;五是医院感染管理委员会,目前大多数医院的院感从监管到配置的过程都存在诸多问题,需要制定相应制度帮助医院更好地开展院感管理工作。

        “对于医政管理工作来说,开展医疗质量工作的最大问题往往是政策滞后于实践。实践超前,但政策跟不上。因此,五大管理委员会要在这中间发挥出作用。但每个医院的构架不同,具体落实的工作可能是医务处、门急诊科室或临床科室等。”陶敏芳认为,整个医疗质量主要管理三级结构:

        第一是医疗基础质量,制定和梳理相关流程、制度,以及开展人才培养和专业人员的素质培训。

        第二是医疗环境质量,在实际运行过程中,通过五大委员会管理和科室日常督查,根据国家相关标准,完成包括抗生素管理、限制类技术管理、临床路径,专科建设等工作。

        第三是医疗终末质量,主要根据病史督查进行回顾性检查。

        现在医院有很多涉及到医疗环境质量的关键指标KPI。比如,综合性医院都建设了创伤中心、胸痛中心、脑卒中中心、新生儿抢救中心、危重孕产妇抢救中心等五大中心,这提升了一些重大疾病的诊治效果。陶敏芳说,“类似这些日常指标,每个医院现在都在做,而且都在用信息化手段,进行图表分析展示。”

MDT如何提升医疗质量

        MDT能有效提升医疗质量,但医疗质量还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政策、硬件、软件等。那么,MDT和医疗质量到底是什么关系?MDT对医疗质量提升到底有多少价值?又具体表现在什么地方?陶敏芳建议,可以从以下几个层面看。

        首先是疾病的特征。一方面,人口老龄化导致出现患病类型增多,往往涉及到医院的多个科室。另一方面,出现越来越多的肿瘤特性转移和多脏器疾病。

        第二是诊治特征。目前医院专科化程度不断提升,学科越分越细,这意味着很多疾病不能单独由一个学科解决问题,需要MDT来提升专业化程度较高疾病的医疗质量。

        第三是MDT在改善医疗质量的过程中,涉及到的一定是技术问题,而不是责任问题。责任问题取决于参与人员的素养,而技术方面则存在专业化、多学科和后管理模式等问题。

        事实上,不管是多大规模的医院,目前需要诊治的疾病大致可分为常见病、多脏器疾病和多学科疾病。其中,常见病占比最大,但此类疾病无需MDT,按照临床规范和临床指南即可满足需求。而多脏器疾病、多学科疾病才可能需要MDT。

        “国内刚刚兴起MDT时,有些医院甚至在短时间内一下子建立了几十个MDT门诊,最后大多惨淡运营。”陶敏芳认为,实际上,更多疾病根本不需要多学科的诊疗模式。在通过MDT提升医疗质量的过程中,需要利用管理、流程以及相关专业技术解决所遇到的问题。

上海六院的MDT实践与思考

        近几年,上海六院围绕本院临床专科特色开展了诸多MDT实践,并取得了很多成果。

        首先是以重点学科、重点疾病为核心的MDT:基于糖尿病的MDT。上海六院所开展的糖尿病MDT实际上已经积累了多年的经验,涉及到眼科的糖尿病视网膜病变、肾内科的糖尿病肾病、血管外科的糖尿病足病,以及减重外科的肥胖减重手术。基于糖尿病的MDT模式也带动了上海六院的学科建设,比如在减重外科方面,2018年该院共有183例减重手术,其中只有51例是因糖尿病而产生,而非糖尿病患者则占到了多数。据介绍,在该院减重外科刚刚成立时,其减重手术基本还都是糖尿病患者。这说明,以重点学科、重点疾病为核心的MDT可以带动和提升医院多个学科的发展。

        其次是以疾病为核心的MDT:基于椎间盘突出症的MDT。上海六院骨科力量强大,其中,椎间盘突出症是该院特色学科之一,涉及到骨科的手术、针锥伤科的保守治疗、疼痛科的止疼治疗、放射科的微创治疗、康复医学科的非手术或术后康复治疗,这一MDT 模式也推动了一个梯度诊疗质量的提升。

        三是基于公益的危重疾病救治的MDT:危重孕产妇救治的MDT。2018年,上海市的孕产妇死亡率在全球所有城市中最低,排名第一,这离不开上海市卫生健康委此前大力开展的孕产妇风险预警与分级管理。目前孕产妇在各个阶段涉及到的其他疾病越来越多,只依靠产科或其他单一专科都难以妥善处理。而作为上海市4家危重孕产妇救治中心之一,上海六院开展的公益危重孕产妇救治的MDT取得了很好成果,证明了疑难危急重的多学科救治可以提高抢救质量。

        四是以疾病为核心的MDT:骨肿瘤MDT。目前,上海六院的骨肿瘤多学科诊治的年手术量达到1000多例,成为了该院肿瘤内科和病理科的特色项目,带动了这两个科室的学科能力建设。

        此外,该院为了提升外科的学科建设,还围绕复杂性大肠癌展开了MDT建设。陶敏芳认为,在思考是否开展MDT时,医院一定要考虑两个方面的因素。一方面是成效分析,包括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其中社会效益对患者个人存在,但对医院整体并不存在。同时要考虑到MDT大多还没有明确落实收费制度。另一方面是服务能力,包括医护人员的能力、设施设备能力、辅助服务能力等。

        从上海六院的过往实践能总结出,MDT应该体现以病人为中心的理念,做到让病人满意和医疗质量的提升。同时,MDT能体现出医疗费用的合理控制,以及促进和带动医院学科发展。

        目前,国内开展MDT主要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一是选择了不合适的病种,很多医院在短时间内开展多个MDT,最终都惨淡运营或者流产;二是主责医生的综合能力不足,并不能称为MDT;三是就医模式和资源配置不匹配四是绩效不能相应匹配,这是关系到MDT是否能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和保障。

        在谈到如何更好地开展MDT时,陶敏芳认为要把握好两点关键要素。首先要发挥出医院临床优势专科的价值,开展MDT的医院要选择好适合的病种、诊治特色,组建好MDT团队。其次是发挥出医院管理部门的协调作用,在医院开展MDT过程中要在各方面给予充分保障。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小助手二维码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深圳南山医院区域医疗影像系统实践

HIT阅读(2182)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zhusuisong1深圳南山医院网络技术科主任朱岁松

        “在国家出台网络安全等级保护2.0的背景下,对于专有云,我们是用一种审慎的态度。”日前,深圳南山医院网络技术科主任朱岁松在介绍该院专有云建设经验时表示,“首先我们会把一些非关键的业务放上去,在确保稳定性和安全性的情况下,再逐步将一些生产系统迁移上去。”

为什么上云?

        深圳市南山区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采用了大集中部署模式,用裸光纤将全区的80多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6家医院的数据库汇聚到一起。所有医疗业务共用同一套数据库、同一个字典,用卫生光纤专网将区域内的5家公立医院及80多家社康中心连接在一起,所有安全、研发、运维都集中在一起,进行统一管理。其中,全区主数据中心就部署在南山医院。

        在现有模式下,整个南山区实现了医疗数据的共享和互联互通。但大集中架构也存在一定风险,比如安全问题。如果整个系统在任何环节出现了任何问题,那么全区都将面临安全威胁。而且随着医院软件、硬件设备不断添加,以及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应用的大批量引进,医院IT基础设施面临着存储空间、运维能力、勒索病毒、数据泄露等诸多挑战,对医院网络安全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特别是在国家出台网络安全等级保护2.0的背景下。

        南山医院将网络安全和运维列为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该院最终选择的解决路径就是启用专有云。考虑到医院95%以上的数据都是PACS相关数据,所以让PACS数据先上云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医学影像“落户”专有云的部署策略

        南山区现有PACS数据量将近500T,传统的本地数据存储方式面临巨大挑战。为此,南山医院在区域信息平台上,基于专有云建立起了一整套医学影像智能诊断系统,主要分为规范层、存储层、服务层、系统层、辅助层等5个层面的架构。

        首先,在规范层面,整个基础架构要符合等保2.0标准的要求。等保2.0标准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比如,等级保护对象从原来关注传统系统扩展到云平台和大数据平台的安全,强化了对网络运营者数据安全的保护要求,整合了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等级保护的标准。

        对比传统自建模式和云上模式,很多应用在传统模式下并不存在。因此,朱岁松建议,在选择云端安全产品时,一定要考虑等保2.0标准的要求,这也是上云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为此,南山医院与腾讯安全团队合作,结合等保2.0标准和医院安全日志数据,利用腾讯安全态势感知系统帮助进行资产安全态势预判和异常状态预警。目前,腾讯安全态势感知系统在南山区上线运行效果良好。“上次勒索病毒发生时,态势感知系统就发挥了作用。腾讯安全团队在第一时间找到了方案,第二天没有影响到我们正常开诊。”朱岁松说。

        其次,在存储层,南山医院采用了腾讯云对象存储技术来解决海量非结构化数据存储问题作为一种分布式存储架构,对象存储综合了NAS和SAN的优点。同时具有SAN的高速直接访问和NAS的数据共享等优势,几千个磁盘可同时读取数据,非常适合PACS运行。比如,PACS经常会同时读取1000张图像,局域网的性能再好也要几十秒。而在分布式架构的云端,几千张图像可被几千个磁盘同时读取,可以实现图像秒级读取,大大提升了医生的读片效率。因此,对象存储是上云的必须选择之一。

        在朱岁松看来,医院在选择云存储和将整个PACS上云后,未来在整个HIS上云时,系统的瓶颈在于云端和医院端中间连接的网络,而网络的带宽决定了系统在云端运行是否能成功。这是因为,高通量的医学图像需要更高的带宽,速度跟不上会动摇整个系统。即使应用程序做得再好,如果带宽不够,依然跑不起来。因此,南山医院与腾讯云团队协商,采用了“专用光纤跑万兆”的方式,医院机房与腾讯云数据中心用专用光纤互联互通,采用两条不同路由的通道分别跑到一万兆。这意味着云端数据和医院局域网数据看上去就如同在同一网络,使得局域网应用和云端应用不管是生产还是灾备,角色可快速切换和部署。测试数据显示,对于高通量的2000多张医学图像。以前在局域网采用光纤架构要跑20多秒,现在腾讯云上实现了秒级传输。

        在基于专有云构建整套医学影像智能诊断系统的过程中,南山医院把传统意义的PACS和AI模拟手术刀、1比1比例图像、手术方案选择,以及包括眼底病变、肺结节、食管癌癌前病变识别等大量腾讯觅影的应用,都有机整合到了新的云PACS系统,其中涉及到大量图像处理、图像渲染和三维重建。为了提高显示速度,在构建新的云PACS的过程中,南山医院引入了GPU应用,采用的架构是在云端直接部署四台GPU服务器。基于GPU专用图像处理器效果喜人,比如基于人工智能模拟手术刀所构建的图像可以实现秒级查看,这为全区未来5G医疗AI应用也奠定了基础。

        此外,该院与腾讯安全团队还在数据安全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由于目前国内还缺乏患者隐私和数据保护的法律保障,所以双方借鉴美国HIPAA法案的标准和做法,制定数据相关管理办法,对涉及到患者隐私的部分敏感数据进行脱敏,确保数据安全。

        再次是服务层,南山医院将整个互联网医院体系架构在云端。一方面,借助底层的腾讯云技术,医生和患者可通过互联网医院在移动端、PC端等各种场景下实现医学影像的“秒看”。另一方面,在实体医院的基础上,通过企业微信、微信服务号、微信小程序等应用,构建起了一套医疗资源上下贯通、信息互通共享、业务高效协同,以及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

        最后是系统层和AI辅助层。基于医院专用光纤、对象存储以及GPU等专有云架构,该院的医学影像AI应用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通过引入iMAGES医学影像系统来存储海量的PACS图像数据,实现了医疗数据存储的弹性扩容和协作共享,同时还支持虚拟手术、心脏冠脉树提取、肺分割、DR/MG和弦、DSA剪影、自动去骨等功能。

        二是引入腾讯觅影医学影像诊断系统。通过与腾讯觅影团队合作,利用深度学习等技术对医学影像进行AI辅助诊断应用,提高医生工作效率和为医生的临床决策提供参考。南山医院将觅影系统和HIS系统直接打通,医生可以在工作站上看到AI结果。如果需要查看AI诊断的详细内容,医生可以登录觅影平台后看到患者多张影像,并能在AI结果处查看影像总数量、正常、高风险及处理失败等数量。比如,当一个患者的食管影像被AI模型诊断为食管癌高风险图像,那么系统会自动标记为红色,以等待医生进一步确认诊断。

        针对“AI会不会取代医生诊断”这一业内讨论热点,朱岁松根据南山医院的实践成果认为,AI对于影像诊断的最大贡献并不是判定患者影像是否呈阳性,但的确可以提高医生的诊断效率。比如,某患者胃镜检查采取了100张图像,原来是医生一帧一帧看,而AI会把确认为阴性的图像标记为黑色,阳性标记为彩色。由于AI敏感度非常高,如果AI判定的阳性不一定是阳性,那么判定的阴性肯定是阴性。人工智能的价值就在这里。人眼阅读会产生疲劳而错过阳性图像,AI目前能帮助医生排除大多数阴性图像,相当于提升了阅片效率。

将医疗信息化作为学科建设  

        作为深圳市南山区唯一的三甲医院,南山医院在全区把所有医院的信息科都“连接”在一起。除了占尽“地利”这一外部优势外,更重要的是,全区将医院信息科单独作为了一门学科来建设。

        在科研合作方面, 2017年,南山医院与深圳大学大数据国家工程实验室合作共建健康医疗大数据研究中心,并开展“基于群智能算法的医保控费研究”、“基于机器学习的院内感染主动识别”等课题研究。2017年和2018年,与腾讯先后共建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联合实验室和医疗AI联合实验室,开展医学影像智能诊断、疾病知识库建设、智能分诊、用户隐私安全、大数据可视化等方面的研究。

        除了继续深化云端智慧医疗应用和互联网应用外,南山医院还把学科建设投向了火热的5G医疗。目前,南山医院的楼宇已经成功部署了5G测试环境。顶层架构是在5G网络下部署PON(无源光纤网络),再通过连接GPON终端(最新一代宽带无源光综合接入标准)分出端口,每个端口1000兆,进而实现NB-IoT(窄带物联网)的连接。在患者终端,通过5G CPE设备将5G信号转为WIFI信号,让移动终端设备可以登录WIFI。近期该院通过5G CPE的测试达到了180多兆。

        “我们现在不是鸟枪换炮,而是要换大炮、飞机了,未来5G应用是趋势。我们是把信息科当成学科来建设,所以也一直在挑战新技术。”朱岁松认为,未来的智慧医院网络建设除了需要5G、无源光、NB-IoT外,更要及早关注IPv6。比如,以后更多的可穿戴设备、传感器等物联网智能化设备在局域网下可通过IPv4应用,但要真正实现手机管控则需要IPv6。

小助手二维码

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规划信息司毛群安司长:五大举措推进“互联网+医疗健康”

HIT阅读(1288)

来源:健康报新闻频道      记者:姚常房

maoqunan

        新时代,卫生健康规划信息工作肩负新的使命、面临更高要求。如何跟上健康中国节拍,成为摆在大家面前的一道必答题。健康报独家对话国家卫生健康委规划发展与信息化司司长毛群安,倾听规划信息发展的未来动向与背后考量。

        健康报:新时代,规划信息工作也站在了新起点上。尤其是在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过程中,作用突出。那么,该如何发挥牵总协调的作用?

        毛群安:推动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赋予了卫生健康规划信息系统光荣使命和重大任务。发展规划、信息化、建设装备、统计等各项工作,都关系卫生健康改革发展全局。这次机构改革过程中,又增加了协调推进健康中国战略、组织开展爱国卫生运动、牵头《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履约等新的重要职责。特别是推进健康中国建设需要搭建统筹协调的平台,推动政府、社会和个人共同努力,形成促进健康的强大合力。

        我们必须统一思想认识,建立有效机制,加强沟通协调,推进融合发展,形成工作合力。要站在全局高度,把健康中国建设同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和国家整体发展战略紧密结合、有机衔接,落实好《“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各项任务要求。

        健康报:全民健康保障工程建设规划进展情况如何?未来着力点有哪些?

        毛群安:目前,全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总体进展顺利,但部分地方项目进展较为缓慢的状况仍较为突出。我们将加大指导、培训、督导力度,坚持“月统计、常调度、年督导”制度,对于开工率、竣工率、中央投资完成率较低的重点省份,重点约谈、通报,督促执行。

        要加快推进贫困地区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着力抓好县级医院建设,按照每个县建好1家~2家县级公立医院的要求,对标对表,全面彻底梳理贫困县公立医院建设情况。对尚未达标的,加强指导协调,合理确定建设目标,量力而行;对前期工作不成熟、不具备安排2019年中央投资的,要尽快完善前期工作条件,力争上半年启动建设,中央投资将于2020年给予重点保障。对于作风拖诿、工作不力,影响健康扶贫成效的,将严肃问责。我们要坚持发挥政府在健康扶贫投入和体系建设中的主体和主导作用,落实贫困地区项目优先安排、资金优先支持、资源优先提供的要求,积极协调督促当地政府,加强资金统筹整合,推进乡村卫生机构达标建设,消除盲点,实现零空白,按时保质完成脱贫攻坚各项任务。

        做好“十四五”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规划前期研究,是今年的一项重要任务。在“十三五”中期评估基础上,进一步认真梳理当前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中存在的短板、弱项,以及制约高质量发展的突出问题。以提供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为目标,以补短板、强弱项、提质量、促均衡为主线,突出提升质量、促进均衡,加大国家医学中心和区域医疗中心以及高水平专科等优质医疗资源建设力度。同时,突出全方位、全周期健康服务,针对重大疾病和主要健康影响因素防控需求,聚焦重点人群,加大妇幼健康、青少年健康、职业健康、老年健康和重大疾病防控等领域建设力度,打造优质高效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健康报:全民健康信息化建设发展到了什么阶段?互联网+医疗健康融合的发展优势和阻力有哪些?

        毛群安:目前,全民健康信息化建设呈现以信息化基础建设为支撑、以大数据和“互联网+医疗健康”创新应用为协同的发展态势。

        去年4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家层面先后出台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服务健康医疗大数据标准安全服务管理办法等配套政策,提出“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10项服务30条措施,着力解决群众“操心事、烦心事”。各地合力抓好落实,“互联网+医疗健康”呈现良好发展势头。

        但“互联网+医疗健康”作为新兴事物,参与主体多、涉及领域广,在发展过程中也遇到政策机制有待完善、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基础还比较薄弱、适应新技术新应用的监管方式有待加强等矛盾和阻力。

        下一步,一是加强组织督导。继续推进《意见》任务落实,着力推动实现二级以上医院普遍提供线上服务等“硬任务”。二是完善支撑体系。加快建立健全统一权威、互联互通的全民健康信息平台。推进全民健康信息化标准重点领域和重点任务落实,出台《全国医院数据上报管理方案》、《医院上报数据统计分析指标集》和《全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信息化建设标准与规范(试行)》。三是深化惠民应用。落实“互联网+医疗健康”10项服务30条措施,加快电子健康卡普及与融合应用。四是筑牢监管底线。指导各地加快“互联网+医疗健康”监管平台建设,确保遵循医疗规律、注重医疗质量、保障医疗安全、稳定医疗秩序。五是推进试点示范。基于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原则,加快制定相关标准,积极稳妥推进示范省(区)创建。

        另外,我们正在积极探索和研究医学人工智能应用标准和规范,鼓励医疗机构、大学、研究院和企业开展医学人工智能应用探索,鼓励科研院校加强复合型专业人才培养与引进。

        健康报:作为健康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健康城市、健康村镇建设目前情况如何?控烟工作进展怎样?

        毛群安:健康城市、健康村镇建设正在积极推进中,已经组织对38个试点市开展预评价,把健康中国建设的目标转化为健康城市、健康村镇建设的指标。全国爱卫办正在组织制定健康城市示范市管理办法和健康村镇建设规范,将对所有国家卫生城市开展健康城市建设评价。

        同时,积极制定健康社区、健康企业建设的意见和规范。我们强调要坚持“大卫生、大健康”的理念,特别是要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充分发挥各级党委政府的统筹协调作用,依靠多部门密切协作,发动公众积极参与。

        中央把牵头控烟履约的重任交由国家卫生健康委承担以来,我们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大力推进控烟工作。《“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要求,到2030年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降低到20%。而2015年我国15岁以上人群吸烟率为27.7%,相比2010年的28.1%,仅降了0.4个百分点。要实现既定目标,任务非常艰巨。国家层面将深入研究推动控烟的举措,切实把控烟工作纳入健康中国建设总体布局中,加强与相关部门沟通协作,形成全社会共建共治的控烟合力。

        回顾过去一年,我们的工作还存在不少问题和不足。未来我们一定努力适应新形势新要求,增强大局意识、主责意识,深入研究把握卫生健康发展规律,坚持问题导向,拿出务实举措,全力做好各项工作。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曹晋军专栏】小腕带解决门诊就医大问题

HIT阅读(1328)

【编者按】

        近年来,社会办医持续升温,民营医疗机构信息化话题正在闯进我们的视野。日前,HIT专家网采访了美中宜和妇儿医院CIO曹晋军,初步了解到当前国内民营高端医疗机构信息化发展情况。

        近期,曹晋军应邀在HIT专家网开辟专栏,他以美中宜和医疗集团信息化建设为切入点,选取多个角度进行实战分享,值得医疗信息化同行借鉴。敬请读者朋友持续关注。

caojinjun03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美中宜和妇儿医院 曹晋军

        在国内,“看病5分钟,排队2小时”或许是公立医疗体系下常见的门诊现象。然而在私立医疗体系中,客人等待时间过长就成了触犯“天条”般的原则底线。对于一家高端私立医院而言,在给予客人安全、专业的医疗能力以外,客人对服务体验的满意程度将成为决定医院能否立足的关键。

        因此,相对公立医院而言,高端私立医院对于客人服务体验的追求更为极致。而对于客人就诊等待时长的干预,也就成为困扰私立医院的难题之一(注:将前来就诊的患者称为客人,是高端私立医院的文化元素之一)。

高端私立妇产医院数字化就诊典型场景

caojinjun客人典型就诊场景

        以完成一次产检为例:当一位孕期妈妈到达医院前台后,护士会为她打印并佩戴上就诊腕带,陪同其前往预诊护士站开具相应检查医嘱,并安排至B超室等待区等待。通常在妇产医院,一位客人一次常规B超检查的时间相对较长,B超室也是妇产医院最容易造成客人滞留的核心地点之一。此时,如果孕期妈妈等待时间超过20分钟,就会有护士主动上前为其提供针对性的服务和解决方案,帮助客人轻松高效地完成本次所有就诊环节。待客人离院前,前台护士将回收并处理客人的腕带。

        护士之所以能够在客人超过一定等待时间后主动提供服务,便是因为我们的系统在持续监测客人状态。当等待时长超过预设阈值后,系统便会向护士发送一条关爱提示,并附上客人详细信息,方便护士为客人提供个性化的关爱服务。

就诊等待时长监管”的数字化实现方法

        我们实现客人就诊等待时长监测分析与干预功能,主要通过一个小工具(腕带)和两个核心系统(HIS+BI)。

        1.腕带扫描实现数据采集的简易高效

        数据采集与抽象是所有数据分析的开始,无法进入系统的数据都无意义于分析。而采集方式的简易度与友好性直接影响客户体验,过于复杂的采集过程将使数据分析工作得不偿失。

        为客人打造更舒适的就医体验是我们的核心设计原则。因此,客人的信息采集也是在尽量不增加客人额外操作的前提下进行,所采用的便是腕带。市面上腕带的价格从几毛钱到几块钱不等,根据就医群体所需服务档次不同,综合考虑客人安全、客人体验、医院工作效率等方面进行选择,成本相对次要。

        我们选取了符合医院综合需求的打印型腕带,并在每个医疗服务点位配备了腕带扫描仪。从客人到诊戴上腕带开始,腕带便成为客人进入每一项服务流程时的动态输入器,也成为了医护人员为客人启动每项服务时的激活器。

caojinjun1客人腕带

        更重要的是,腕带在这里不仅是客人身份识别的工具,还是为医生、护士和医院管理者捕捉客人到达位置、收集客人就诊过程信息的关键。通过腕带,我们的系统便可获取到就医每个环节中来自客人主动提供的状态信息,包括“客人是谁、什么时间点、到达哪个区域、正处于哪个队列”等。从而为医护人员时时关注客人需求,以及主动为客人提供个性化服务提供有利协助。

        2.HIS+BI的数字化体系实现干预后分析”

        所有的信息系统简而化之只做两件事:一是数据;二是流程。关于HIS系统的选型,数据结构的完整性与业务流程的可塑性是医院CIO们关注的重点。

        我们选用的HIS具备结构庞大且完整的底层架构,可以支持灵活的业务流程定义和多维度数据采集与记录,以帮助我们进行一系列业务运营的尝试。“客人就诊等待时长监管”只是其中一项。

caojinjun2客人就诊时长监管服务

        我们通过腕带所采集的客人数据由HIS进行记录。当系统识别客人在某一诊疗位置的等待时间超过预设阈值时,系统将面向护理团队与客服团队自动发送提醒信息,业务人员在收到信息后进行干预。

        除了HIS系统进行客人就诊时长的实时监控与干预外,后期由我们的BI体系负责数据的体系化分析。通过对不同时间跨度下各就诊服务点位服务能力、门诊量分布、等待时长、医疗设备状况等方面的分析,重现客人就诊过程,帮助运营团队更了解医院服务状态和客人状态。下图为BI体系分析数据示例。

caojinjun3两院区平均就诊时长与其他时长对比

        由此,我们的运营团队会根据不同业务环节所呈现出的不同数据特点,制定不同的运营服务策略,把握核心的干预节点,规划合理的干预时间,实现数字分析驱动客人服务体验的提升。例如:就诊前,运营团队已知项目预约量到达一定阈值后,将对客户体验造成负面影响,便可指导护士提前给予客人提示并提供替代方案;就诊中,运营团队已综合各服务点位的服务能力、等待时长、门诊量等数据特点,为护士准备若干备用方案,以便护士快速为客户合理规划就诊流程;就诊后,运营团队将根据新的业务数据分布情况,不断调整服务策略。

医院信息部门业务部门形成合力

        IT系统并不是给IT使用的,脱离业务驱动的IT能力只是空中楼阁,不具有生命力。美中宜和的数字化成果是源自业务管理体系的真实需要,这与最高管理者、各院区院长的支持与要求是密不可分的。

        作为IT从业者,我一直都把“闭门造车”的创造和运营视为大忌。说到底,信息系统是开展业务工作的辅助工具,就像“千里马”与“骑手”一样,IT系统需要有能够驾驭它的业务运营团队。在这一方面,由于民营医院存在获客目的,其组织架构体系更是明显有别于公立医院,从而在业务运营层面的定义就与公立医院有着根本上的差异,前者的运营模式是以患者服务为核心的。也正因此,如何与业务运营团队形成合力,帮助他们运用系统来实现业务目标是对民营医院CIO的最大考验。

        笔者自身的实践过程是幸运的。我们当前所取得的数字化成果与其认为是业务对IT的支持,不如认为是业务自身的真实需要,这才决定了从腕带到“就诊时长干预”这一连串技术动作的形成与落地。而一连串技术变革又将带来新的业务尝试与管理思路。

        在民营医院的发展历程上,业务与IT的结合已经形成不可逆的趋势。医疗服务者主动拥抱技术,医院运营管理者主动成为E-manager,通过IT系统为业务运营体系进行赋能,这是真实的高端私立医院业务发展的制胜之道。 在这里,业务与技术是一组围绕相同目标、相互驱动的螺旋上升体,是民营医院发展的有利条件。

【小结】

        所谓“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就诊等待时长监管”只是我们建设数字化民营医院集团的初步尝试。客人就诊全流程监控是医疗服务领域值得深耕的一大专题,面向集团化民营医院的医疗质量安全与客人就诊体验等方面,我们正持续进行若干尝试与创新。

【作者简介】

        曹晋军,美中宜和医疗集团CIO,拥有15年以上医疗卫生行业工作经验。2010年-2016年于埃森哲(中国)有限公司医疗健康与公共服务事业部任总监等职务。2008年-2010年于IBM医疗卫生咨询服务部任高级顾问。2002年-2008年于东华合创任产品经理。

        曾领导和参与过多个数字化医院规划、医院集成平台构建、医院信息化实施、整合型医疗服务系统构建项目实施工作。包括北京某大型三甲医院HIMSS7评估信息化咨询规划项目、国内某大型医疗集团信息化战略咨询规划项目、某市卫生局信息资源规划(IRP)和区域卫生信息平台规划项目、某著名大学医疗信息共享平台项目咨询与实施项目等。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HIT180观察】医院网络安全“迎考”等保2.0

HIT阅读(1637)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医院信息安全

        5月13日,我国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制度2.0标准发布,正式实施时间为2019年12月1日。据了解,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制度2.0国家标准在1.0的基础上,实现对新技术、新应用安全保护对象和安全保护领域的全覆盖。

        那么,对比等级保护1.0标准,等级保护2.0标准都发生了哪些新变化?在新标准下,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移动通信等新技术驱动下的医院网络安全建设和网络等保测评又该何去何从?这也是每个医疗信息化从业者所关心的问题。

等保2.0主要变化

        就在5月16日举行的“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制度2.0国家标准宣贯会”上,公安部信息安全等级保护评估中心副研究员马力介绍了等级保护2.0标准体系的三大特点:

        一是对象范围扩大。新标准将云计算、移动互联、物联网、工业控制系统等新技术、新应用的场景列入标准范围。

        二是分类结构统一。等级保护的基本要求、测评要求、设计技术要求框架统一,形成“安全通信网络”、“安全区域边界”、“安全计算环境”、“安全管理中心”支持下的完全统一的三重防护体系架构。

        三是新标准把可信计算使用列入标准范围,从一级到四级全部提出了可信验证要求。

        资深网络安全专家、深信服医疗事业部副总经理钟一鸣在接受HIT专家网采访时表示,对比等级保护1.0标准,等级保护2.0标准有5点比较重要的变化。

        1.名称变化:从1.0时代的《信息安全技术 信息系统安全等级保护基本要求》变成2.0时代的《信息安全技术 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基本要求》。名称的变化代表了等级保护标准上升到了网络空间安全的层面,网络安全的重要程度无疑是增加了。

        2.定级对象变化:从1.0时代的“信息系统”变为2.0时代的“信息系统、基础信息网络、云计算平台、大数据平台、物联网系统、工业控制系统、移动互联网络等”,覆盖更加全面,指导更加聚焦。

        3.安全要求变化:从1.0时代的“安全要求”变为2.0时代的“安全通用要求+安全扩展要求”,为近些年新兴的网络技术制定了安全标准,更有针对性。

        4.控制措施分类结构变化:从1.0时代“技术(物理、网络、主机、应用、数据)+管理”变为2.0时代“技术(物理环境、一个中心三重防护)+管理”,控制措施的变化体现了标准制定者对网络安全提出的新要求。从1.0时代更重视防护转变为2.0时代更重视安全的运营。

        5.内容变化:从1.0时代的“5个规定动作(定级、备案、整改建设、等级评测、监督检查)”变为2.0时代“5个规定动作(定级、备案、整改建设、等级评测、监督检查)+风险评估、安全检测、通报预警、态势感知等”。内容的变化同样体现了等保2.0时代更加注重安全的动态过程,通过持续的运营去解决日益复杂的新安全隐患。

        “对于医院来说,需要去理解标准制定者希望通过新标准传递了什么样的信息。”钟一鸣建议,从1.0标准的重视防护(偏静态)到2.0标准中重视安全运营(偏动态),医院需要结合新标准的具体技术手段升级现有的网络安全体系,避免因网络安全影响医院正常业务。

医院网络安全现状不容乐观

        中国医院协会信息专业委员会(CHIMA)在去年发布了《2017-2018年度中国医院信息化状况调查报告》,其中对医院实施等级保护情况做了专门章节介绍。据了解,在484家样本医院中,36.16%的医院通过了等保测评。其中,三级医院实施等保工作情况明显好于三级以下医院,经济发达地区实施等保工作的比例高于中等发达地区和经济欠发达地区。

        根据CHIMA发布的信息,日前在CHIMA组织的医院网络安全技术培训班上,北京市卫生计生委信息中心副主任郑攀介绍了北京市医疗行业等级保护情况。郑攀副主任认为,我国医院现有的安全保障体系尚处于初步建设阶段,尚不足以应对当前网络安全威胁,行业整体网络安全保障水平亟需提升。

        “现在医院的网络安全风险非常大,尤其在“互联网+”时代,医院原来的内网已经开放给互联网。而与金融等传统行业相比,医疗行业在安全设备和安全管理上其实还都没做好准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医院(简称:新疆人民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彭建明在接受HIT专家网采访时表示,医院网络安全建设落后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医院信息化建设本身投入就相对不足,资金更多投入在应用和硬件上,安全方面投入很少;另一方面,医院信息部门缺乏安全建设经验,安全专业能力不足。

        钟一鸣也认为,绝大部分医院都缺乏专业的网络安全人才,因此在网络安全运营方向做的都很少,还是以防御建设为主。医院网络安全建设痛点要从两个方面看:一是外部。医疗行业越来越开放,医疗业务拥抱互联网,虽然方便了老百姓就医,但也引入了大量的互联网安全风险。二是内部。医院网络规模虽不大,但相对比较复杂。各个业务系统之间的关联非常紧密,数据共享很频繁,非常容易造成安全风险在内部蔓延。

医院如何备战等保2.0

        据彭建明主任介绍,新疆人民医院于2017年开始启动等保3级,经过一年多的建设,在2018年顺利通过测评。在他看来,等保测评一方面要抓住重点、节约资金。在进行等保测评时,要根据医院实际业务应用情况,有些地方要按照等保要求严格执行,有些地方则相对可以投入少一些。

        另一方面要加强安全管理。“安全就是‘三分技术、七分管理’,不是投入一堆硬件就安全了。很多高分通过等保三级的医院后来还是出现了安全问题,所以管理一定要跟得上。”彭建明主任说,该院后续还将参考等保2.0标准,结合医院实际情况,有选择性地采取更多安全措施。

        那么,对于之前已经通过等保3级的医疗机构,如何再去认证等级保护2.0下的相关测评要求?对此,钟一鸣解释说,已通过等保1.0标准下等保3级的系统沿用之前的定级,在2.0时代不需要再重新定级和备案。但仍需按照新标准进行安全加固、补齐不足,在每年复评审查时需要满足新标准的评分要求。

        不过,医院在开展等保测评项目时,除了改造网络所产生的设备应用投入外,等保测评费也是价格不菲,这可能也是医院参加等保测评积极性低的重要原因之一。据彭建明主任透露,该院之前开展等保3级测评是按照核心系统计算,HIS、LIS、PACS、EMR等4大核心系统都需要逐个测评,单是等保测评费就要花费数十万元。而随着等级保护标准的提高,测评投入费用也将更高。

        此外,等保2.0中技术控制项与等保1.0中有不少区别。比如在“安全扩展要求”中,针对云计算平台、物联网平台、移动互联网均有额外的控制项要求。深圳南山医院网络技术科主任朱岁松表示,在国家出台网络安全等级保护2.0标准的背景下,医院上云更加需要一种审慎的态度。等保2.0提出了更高要求,比如等级保护对象从原来关注传统系统扩展到云平台和大数据平台的安全。因此,云平台的基础架构要符合等级保护2.0标准的要求。尤其在选择云端安全产品时,一定要提前考虑等保2.0标准的要求,这也是上云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在加强医院网络和信息安全建设方面,彭建明主任建议,要把能造成医院业务系统停运的每个环节都要考虑到位。比如,数据库等核心应用更要加强安全建设。医院在开展网络安全建设时可以遵循两个原则:一是医院的信息系统不会因为硬件障而停运;二是一定要对核心数据进行安全有效的备份。

        结合行业现状和新标准要求,钟一鸣对医疗机构开展网络安全等级保护工作提出了五点建议

        第一,合理开展新业务系统及平台的定级备案工作,如医疗大数据平台、互联网医疗平台等。院内如HIS、EMR等还未开展定级备案工作的传统核心业务系统,也需要加快等保建设步伐。

        第二,在等保建设中尝试采用新技术新手段加强医院的安全技术防护和态势感知建设,以防范特种木马或新型网络攻击。

        第三,加强日常安全运维,引入可视化、统一运维等创新技术,让安全管理和运维更简单并且更加有效。

        第四,加强主动防御能力,并通过全方位、多视角的风险分析,完善医院网络安全建设短板。从而降低安全风险,提高信息系统健壮性。

        第五,适当选择安全厂商提供的安全服务,弥补医院专业安全技术人员不足。最大程度减少因网络安全事件所带来的医院运营中断以及管理成本增加的风险。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CHIMA专栏】王才有:医疗大数据平台这个题目选对了

HIT阅读(1962)

【编者按】

        5月6日,中国医院协会信息专业委员会(CHIMA)发布了《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简称:《建设指南》),引发医疗信息化行业高度关注和积极反馈。《建设指南》预计将于7月上旬在厦门市举行的2019年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网络大会期间正式出版发行。

        本期,HIT专家网针对《建设指南》编制的相关背景独家采访了CHIMA主任委员王才有主任。

wangcaiyou1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朱小兵

         HIT专家网:请问CHIMA开展医疗大数据平台课题研究的背景和主要意义?期望起到哪些作用?

        王才有:CHIMA组织专家开展《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以下简称:《建设指南》)课题研究,主要现实意义有两点。

        其一,技术驱动。信息技术的演进,为日益多样性的数据处理需求提供了条件,计算机所能处理的数据门类从简单到复杂,所采用的技术平台也不一样。从最初的文件系统到关系型数据库,后来人们发现数据库也有瓶颈,数据仓库随之出现,并且提供了商业智能(BI)工具,为处理更为复杂的数据提供技术支持。但是,之前处理的都是结构化数据,大数据出现后,不仅面对的是结构化数据,还有非结构化数据,甚至诸如心电图、超声影像等流式数据。不论哪个阶段,数据处理平台即服务,最早数据库是服务、数据仓库是服务,现在大数据平台也是服务。

        其二,需求驱动。医院一开始数据比较简单,侧重业务流程。后来面向临床业务,有了诊断数据、结构化电子病历,也包括文本、检查、检验、影像数据,现在还有基因组学数据等。医疗数据的种类仍在不断丰富发展中。于是,在不同的阶段,针对不断涌现的医疗数据类别,产生了相应的不同的应用和数据存取、分析处理系统。一言以蔽之,作为需求方的医院,需要把各类数据整合在一起加以分析判断,支持临床诊疗和医院的管理活动。

        所以,无论是从技术还是需求角度,都存在研究医疗大数据平台概念和建设思路的需求,为医院解决当前情况下大数据平台技术、管理、制度设计提供帮助或指引。

        而且我们确实看到,现实不仅有需要,而且很迫切。医院都在谈大数据,希望把复杂的问题交给平台来完成。同时,医疗大数据应用,得有一个切入点,现在主要是从科研切入,因为科研需要连续、整合的数据。以前,这些数据往往分散在不同的业务系统,科研上的需求需要信息中心提供一对一的定制化服务。有了医疗大数据平台,这一传统的科研数据整理过程从数量、质量和效率上都会有根本性改观。真正的医疗大数据应用,以后融入医院所有的应用中,比如临床数据对医生的支持和对质量的安全管理,运行数据对医院经济效益的支持等,实现医疗资源的效益最大化。

         HIT专家网:《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受到了行业广泛关注和好评,得到了许多专家、专业人员的积极反馈和建议。请问您如何看待业界的这一反应?这些意见将如何体现到即将于7月正式出版的版本中?

        王才有:《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取得热烈的行业反响,既出乎意料,又感到很高兴。大家都很关心医疗大数据平台,最少说明这个题目选对了。CHIMA是一个专业社团,需要研究的专业问题很多。大家关注度高,无论反馈意见是否统一,最少说明课题的选点符合需求。

        目前已经收到的书面反馈,有的写了好几页,看得出来是对《建设指南》进行了逐字逐句的研读。这是我们非常期待的效果,就是要集中更多的行业智慧。大家一起来参与,特别欢迎和感谢同行们提出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建设指南》预计将在7月份发行第一版,也就是1.0版。《建设指南》编委会肯定要对已经收到的各种反馈加以分析整理,尽量吸收课题组认为比较确定的部分。如果暂时没写进去,也不代表不对,也许过段时间经过检验会继续采纳进来,希望将来还会有2.0、3.0版。《建设指南》的研究将是紧密结合医院实践、持续改进的过程,希望成为名副其实的医院开展大数据平台建设工作的指南。

         HIT专家网:这次尝试研制《建设指南》,是否意味着CHIMA将开启行业规范、指南方面的更多研究工作?

        王才有:在医院信息化建设的不同阶段,CHIMA的工作重心和思路不大一样。以前,主要是开展信息化技术交流和推进工作,重点是交流引进先进的技术、做法。现在,对于一些行业普遍关注的未知问题,我们需要集中专家,主动思考研究解决办法。

        任何标准都是社会形成的,不是个人思考的结果。特别是医疗行业的标准,需要反复磨合、形成一定范围的共识,才有可能能达成标准。参与的人越多,形成共识就越难。所以,标准又主要分为国家标准、行业标准、企业标准等。近年来,国家又鼓励推动团体标准建设,也就是在特定团体范围内形成的共识和目标。

        CHIMA作为专业社会组织,应该发挥在团体标准研究开发方面的作用。类似《建设指南》发布出来后,可以作为我们内部使用。将来如果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形成行业共识,也可能采纳为行业标准。团体标准的作用和范围是有限的,但是比没有强。另外,标准没有知识产权,这是团体共有的智慧和资产,我们无偿地贡献给行业,体现社会团体组织应有的价值。

         HIT专家网:未来,CHIMA将如何鼓励更多中青年专家开展有意义的课题研究?

        王才有:CHIMA就应该以青年为主力军。今后,我们将进一步鼓励青年专家开展课题研究。虽然国家层面有很多课题,但是年轻人一般很难有机会,尤其是在医院从事信息工作的年轻人。

        所以,我们利用现有资源,开展一些课题。一方面是为了尽可能地产生一些好的研究成果,直接让信息化受益。另一方面是培养医院信息化后备军人才。即便有的课题研究结果不一定很好,但是通过这种小组科研协作,形成良好的研究风气,积累了研究方法。年轻人不怕失败,即便一次不成功,以后还可以努力取得成功。

        总之,CHIMA在科研课题方面采取包容审慎的态度,努力给年轻人机会,重在培育新人,提高行业水平的同时,保持组织的旺盛活力。

        下期预告课题组负责人衡反修主任:课题开展过程和《建设指南》适用性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王力华专栏】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信息中心人员招聘心得

HIT阅读(2364)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北京友谊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王力华

wanglihua1

        从琚文胜主任的《卫生信息化人才匮乏之痛》到任连仲教授的《为琚文胜主任“人才之痛”加一把火》,无不深刻反映出医疗信息化人才建设这一“老大难”问题的实质。当下,不断听到医院CIO同行们转岗或离开医院的消息,而他们还心心念念医院信息化,也让人唏嘘。相比十几年前,虽然医院越来越重视信息化,但要进一步发展到重视信息化人才,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医院信息中心如何招聘、留住合用的信息人员就是一道难关。有的医院信息中心一年面试上百人未果;也有的对HIT公司派驻医院的人员做过详尽了解,看看有无可能纳入麾下;还有的亲历了信息部门离职累加人数已经超过现有人数的无奈。

        2018年,北京友谊医院新建设的通州院区在社会招聘中提供了10个信息中心岗位,招聘过程和结果还比较令人满意,有些出人意料。虽然有一定的特殊性,但也能看出一些新的迹象。在此做一点儿分析,和大家分享。

        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建设项目于2018年5月启动,是疏解非首都功能、提升城市副中心医疗服务能力的一项重要工作,得到了北京市政府和上级领导的大力支持。2018年9月初,友谊医院通州院区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有工作经历人员482人,其中,包括信息中心的工程技术人员10人。

应聘简历数量超出预期的原因

        北京友谊医院招聘信息经政府部门网站(人社局网站、事业单位招聘考试网)、北京友谊医院网站、北京友谊医院微信公众号等发布后,被大量医疗领域的媒体、自媒体转发,尤其是通州地区的大量自媒体进行了转发。在医疗信息化领域中,HIT专家网进行了转发。我们医院信息中心也同步发送到朋友圈,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关注。

        招聘信息发布后,我们陆续收到222份简历。其中,男性175人,女性47人;博士1人、硕士研究生46人、本科161人、专科14人,绝大部分为计算机相关专业毕业。年龄范围从20岁到53岁,其中40岁以上28人、30-40岁130人、30岁以下64人。从招聘岗位和岗位要求来看,应聘应用系统实施工程师62人、开发工程师44人、网络工程师31人、服务器工程师5人、桌面运维工程师37人、安全工程师2人,41人没有注明应聘岗位。

        因为是面向通州院区招聘,从简历提供的地址看,除67人在通州居住,还有一些居住在顺义、平谷、河北等地区的人员,也有部分居住在北京城区的人员。

        需要说明的是,在招聘信息的岗位要求中,没有限定必须要有医疗信息化相关工作经验,这可能也是报名人员较多的原因之一。我们统计了一下,只有46人有医疗信息化相关背景,具备医院信息中心工作经验的就更少了。

        除去上面一些主要原因,应聘者众多也可能在一定程度反映了医疗行业以及医院自身在社会求职者中的影响力。

面试工作要做细致

        应聘人数较多,我们也很意外。从简历中选择了50人分批进行了面试,首选的范围是年龄在25至35岁上下,计算机相关的工作背景。如果是硕士学历,其他条件都放宽了一些。

        我们在面试过程中,着重考察应聘者的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特别注重其简历内容与实际工作是否相符,是否对进入新的行业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并愿意为此继续学习以及学习能力等。

        其次,对于公司来源的人员,我们会逐一告知医院的工作方式、内容与公司有较大差异,以及询问是否能够接受并适应。因为一旦选择就相当于走上了不同的成长道路。从面试情况看,相当一部分公司人员希望找到一个相对稳定、出差少或相对轻松的工作,毕竟年纪较大后再想进事业单位恐怕不太容易了。

        第三,不回避收入这一敏感问题。医院给出了统一的薪酬范围,尤其对于公司来源的人,均明确向他们说明了可能会比以前的收入低。大致有三种情况:(1)面试中大部分女性表示不在意收入,较多男性表示希望持平,可以接受略低。我们相信在投简历时,大部分人对于医院的收入是有预估的,能够接受的话才会投简历。(2)少数人收入预期与医院能提供的差异较大,这样的人也不在我们的选择范围。(3)对于条件较好,医院想招入的人员,会建议他们从长远考虑,帮助他们树立信心。毕竟,医院也不能轻易错过优秀人才。

        第四,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面试过程中,我们也非常注重观察应聘人员是否能踏实地在医院工作,是否和我们是一路人。这决定了他们是否能在医院至少一定时间内工作下去。如果新招人员在短时间发现不合适而离职的话,对医院、对个人都是损失。

        我们面试过比较有代表性的两个人。其中,一人非常坦诚地说自己多次创业失败,虽然他的条件不错,但我感觉他应该是想找个地方冷静思考一下,等想清楚了还是会继续起跑的。另一个女孩是做芯片开发研究的,并小有成绩。我不太清楚她重新选择职业的确切原因,但是担心她不能适应医院的信息化工作。因为应用不同于科研,相对来讲没有那么高精尖,因此劝退了她。

        从应聘者来说,他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是:

        第一,有两个原则问题能起到决定性因素,一是能否解决户口,二是能否入编。少量人员在问清这两个问题后,非常坚决地不谈了。而对于是否能入编,在说明了与医院编制同工同酬后,大部分公司来源的人员表示并不十分关注。

        第二,个人的发展平台,应聘者十分关心在信息中心的具体工作以及后续的上升空间,尤其是部分男性收入比以前降低,通常会非常关注这个问题。

        第三,是否值夜班,这个问题也有不少人问及。

摸清新入职人员的“家底”

        经过我院信息中心和人事处的几轮面试,本次所招聘的10人顺利入职。目前他们当中在医院工作最长的已经半年,最短的也三个月了。为了写这篇分析文章,我也对他们10人进行了调研,希望调研结果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第一,招聘消息的来源:3人来源于政府网站或大众媒体,2人来源于医疗媒体,5人来源于通州本地区的媒体(很遗憾没有HIT领域媒体和朋友圈)。

        第二,6人来自较大公司(大于100人),1人来自较小公司(小于100人),2人来自其他医院,1人来自研究所。

        第三,6人有家人或亲戚在医院工作,4人对医院不太了解。这一现象在面试时我已经发现,有家人或亲戚在医院工作的,对医院工作内容、环境、体制相对了解。对医院有好感,意愿也比较迫切。

        第四,对于选择北京友谊医院的考虑,调研中排在前四位是:医疗行业前景较好、离家近、工作稳定、有利于个人发展。对于离家近这件事,我是比较认同的。尤其在北京,长期的工作过程中,上下班的时间成本非常高,而离家近的优势显而易见。目前在通州院区新入职的人中,都住在医院附近。有几个人仅隔一条马路,中午都可以回家一趟。

        第五,对于收入,5人选择比原有单位低一些,4人持平,1人高一些。对于应聘时是否考虑过收入会降低,10人都有考虑,但是是在可接受的范围,更多地考虑的是获得成长机会及实现自身价值的提升。

招聘心得体会

        此次通州新院区招聘过程以及对信息中心新入职人员的小调研,让我产生了如下几点体会。

        第一,医院信息中心要努力扩展招聘途径。这可能是争取到更多应聘人员的主要因素。如果仅仅在HIT范围内,包括我们专业和媒体和朋友圈的传播,受众人员相对固定,有一定局限性。如果招聘的途径更多一些,特别建议招聘信息发布到一些通用的互联网平台,能吸引更多的跨行业人才。

        其次,利用医院的地理优势。北京友谊医院通州院区附近有不少在北京城区里工作,但在通州买房居住的人。他们希望能找个离家近的工作,而通州目前有吸引力的单位较少,北京友谊医院明显是个不错的选择。

        第三选择适合的人员。适合的才是最好的,每家医院适合的人员不尽相同。对于这次招聘,主要以跨行业人员为主。有两方面的考虑:其一,我们比较看重人员的实际工作和学习能力。相信有这些作为基础,对医疗行业业务只是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而已;其二,当前我们行业里,正如大家所说,大部分医院信息中心人员工作范围大而杂,但不够精不够深。很多工作习惯和思维方式,一旦养成习惯要改起来反而比较难。

        第四不遗余力地培养。北京友谊信息中心近两年招聘的员工占到了人员总数的三分之一。我们提供了大量的参观、学习、培训的机会,使大家参与到研究课题、会议讨论、写文章、带实习生的工作中。同时,提供更多展示平台。只要自己努力,能得到更多、更好的个人发展空间。这些工作和他们在公司管项目、写代码和做实施相比能有更大的个人发展空间。

        第五收入确实是个不好解决的问题。看上去只能降低一些要求,寻找未被发掘的“潜力股”。据了解,传统的HIT和小型互联网公司除了高管和高级技术人员以外,其他人员的收入并没有想像中的高。在这一层级上,我们仍有一定的竞争实力。如果收入持平或略低,人员的培养、单位福利、企业文化、发展前景等因素,都是不可小视的因素。我们新入职的人员,普遍感受到了医院和谐的氛围和归属感。

        第六,正常的心态面对人员离开。这也是难以避免的话题。当科里的人经过努力,达到了一定的专业程度,我想我会支持他们寻找更好的发展平台。毕竟培训人才,为行业提供人才,也是主任应尽的职责。对我来讲也是更有挑战、更有意义的事了。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华西第二医院微信玩得“麻溜”的背后

HIT阅读(1923)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wubanghua1华西第二医院信息管理部副主任吴邦华

        作为四川省首家授牌互联网医院、首家开通医保线上支付医院以及全国第三批唯一电子健康卡试点医院,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简称:华西第二医院)现在每天在线有大约700人次咨询量,占日门诊量的10%,对门诊压力的分流效果明显。目前累计在线咨询量已经有53万人次。同时,在线付费咨询也切实提高了很多医生的收入。

        华西第二医院从2015年优化就医流程起步,到2016年与腾讯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全面启动基于微信平台的智慧医院建设,成为了腾讯“互联网+”智慧医院整体解决方案在全国签约并全面落地的第一家单体医院。

        那么,华西第二医院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方面有哪些主要经验?2019中华医院信息网络大会(CHINC)期间,在由腾讯企业微信和腾讯安全联合主办的腾讯医疗信息化与安全建设专场会上,华西第二医院信息管理部副主任吴邦华给出了答案。

微信“放大”医院的能力

        华西第二医院是国家卫生健康委直属直管的妇产儿童专科医院,目前有两个院区,老院区是华西院区,新院区是锦江院区,锦江院区于2018年7月首次开诊。华西院区只有5.9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实际业务用房只有4万多平方米。从2015年开始,华西第二医院的门急诊量就超过了200多万,狭小的空间范围承载了大量门急诊病人。如此高密度的就诊量,让该院成为了国内单位面积服务患者量最多的医院之一。

        因此,华西第二医院从2015年就启动互联网建设也是需求倒逼的结果。回顾该院基于微信生态和企业微信构建智慧医院服务体系的历程,让吴邦华感触最深的,就是微信的连接价值,包括微信服务号、企业微信(原微信企业号)、微信小程序等应用与院内各个业务系统的连接。华西第二医院已经把企业微信和传统的HIS、LIS、PACS等核心业务系统连接,放大了这些院内系统服务患者的能力和范围。

        吴邦华表示,患者是医疗的需求方,华西第二医院的做法是通过打通微信服务号与企业微信,为患者提供医疗或非医疗服务;再通过企业微信、微信小程序连接院内信息系统,实现医生的移动办公;最后通过企业微信之间的互联,推进紧密型医联体的协作。

自助服务是以患者为中心的最好方式

        要给医疗需求方提供更好的服务,首先要进行以患者为中心的就医全流程改造。吴邦华认为,从医院信息化角度,实现以患者为中心的最好方式,就是给患者提供更多自助服务。

        以前移动支付还没有发展起来时,院内可能只有自助机能给患者提供自助服务。而移动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很成熟,所以,华西第二医院在进行流程改造时,考虑更多的是哪些事能让患者自主完成。吴邦华介绍,华西第二医院在2015年就通过微信平台建成了全流程线上就医模式,为患者提供包括在线预约挂号、候诊提醒、移动支付、检查检验报告查询等就诊服务。除了优化门诊流程之外,华西第二医院还相继实现了出入院线上办理、院内导航、智慧停车等便民惠民的医院智慧服务。

        此外,华西第二医院也率先完成了电子健康卡建设应用工作。2017年11月,华西第二医院成为全国电子健康卡第三批唯一试点医院,并在2018年1月,举行了四川省电子健康卡首发仪式,该院互联网医疗服务与电子健康卡实现了无缝对接。基于此,在以患者为中心的就医流程改造过程中,华西第二医院完成了“刷脸”办理电子健康卡、微信医保移动支付,以及“一部手机走便全院”的全流程脱卡就医。

        “患者对线上平台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这种无纸化、无卡化的就医方式为患者提供了很大便利。”吴邦华表示,基于微信全流程就医平台,华西第二医院实现了覆盖诊前、诊中、诊后和住院的流程线上化服务。目前,华西第二医院微信服务号的关注量已经超过200万,交易总额达到11亿元,每天微信平台挂号占比已达60%、电子就诊卡占比达到66%。

        “我们遇到最多的困难,就是涉及到临床科室和业务部门的流程时,需要做大量改造工作。”吴邦华表示,下一步,华西第二医院还将基于微信服务号、企业微信、微信小程序继续加大就医全流程的流程梳理改造和服务创新,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无纸化,包括实现电子发票、电子凭证和电子处方。目前华西第二医院正在上线电子签名,目的是为了实现处方的电子化。同时,在上线电子签名后,包括门诊病历、住院病历均无需打印。这在提高医院运营效率和节约大量成本的同时,也为患者提供更便捷的服务。

        二是无窗口化,进一步减少人工窗口的数量。“举个例子,我们新院区挂号、缴费窗口只保留了原来的三分之一。如果再做一些流程改造,我们有信心再减掉一半。”

        三是无卡化,包括电子就诊卡、电子健康卡和电子医保卡。当医保政策放开后,医保支付也会实现无卡化操作。同时,该院也会将人脸识别引入到就医环节中。

让医生用上企业微信提供在线问诊

        实际上,早在2016年10月,华西第二医院就被原四川省卫生计生委授予“四川大学华西妇女儿童互联网医院”牌照,成为四川省首家互联网医院。“我们在完成院内就医流程改造后,为了给患者提供更好的医疗服务,就在互联网医院牌照下面开通了在线诊疗平台。”吴邦华表示,华西第二医院通过企业微信和微信在线问诊平台实现了患者线上复诊、开单、买药一站式服务。

        目前,华西第二医院的微信在线问诊平台上线了移动电子签名,并与四川省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对接。在患者端可通过该院微信服务号购买咨询服务,患者可通过电话、图文、语音、视频等方式和医生交流。同时,在医生端与院内HIS系统完全打通。医生可在企业微信上在线开立处方和检验、检查项目。

        “我们当时做这件事最大的动力,是为了减少患者来回奔波次数。比如复诊患者,这也是为了对患者进行分流。而且医生也有动力,特别对年轻医生,这方面的收入还是很可观的。”吴邦华说。

        “根据国家相关部门对互联网诊疗的最新要求,我们也在完善在线诊疗平台的电子病历相关功能,做到合规。”吴邦华表示,企业微信除了在问诊平台上承担连接能力外,同时也是医生和医院之间的连接工具,在移动办公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该院企业微信上线了通知公告、流程审批、会议室预定、职工订餐、投票问卷、工资条、智慧党建等一系列应用,连接了医院的HRP和人事系统,上线运营效果良好。据统计,以流程审批为例,从发起到结束,平均审批时间只有4.5天。“企业微信提高了医院的行政办公效率。同时,企业微信的使用情况,也作为医院KPI考核的指标。比如,各个科室收文或领导审批报告是否及时,这也保证了我们平台高效的运转。”吴邦华说。

        现阶段,华西第二医院正积极推进医联体建设,计划用区块链技术打造紧密型医联体,基于微信小程序和企业微信创新应用场景,在医联体内部实现患者信息共享。“未来的路还很长,正如同微信的‘连接一切可能’一样,我们希望能把微信生态这种连接能力,在医院的各个层面把它做得更好、更强大。”吴邦华说。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交流)

【责任编辑:孙鹏】

【柳遵梁专栏】五大维度透视医疗数据安全

HIT阅读(1344)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美创科技创始人、总经理 柳遵梁

liuzunliang4

接上篇:《从Verizon数据泄露报告看医疗行业数据安全

        在当今日益开放的网络环境下,医疗行业的数据安全问题日益凸显。本文将从数据价值网络环境人的安全数据流动云驱动等五个方面进行深入分析。

meichuang1

一、医疗数据的特殊价值

        1.高度敏感的数据泄露带来巨大的个人、家庭和社会影响

meichuang2

        健康信息的全方位渗透决定了健康数据的利用范畴非常广泛,使用不当会严重影响人们的生活、工作、家庭甚至社会和政治。其广泛的社会影响性使得个人健康信息(PHI)成为人们最为核心的隐私内容。PHI泄露具有两大典型特征:单体病案对于个人及家庭的巨大影响和海量信息的巨大社会影响,而且极易转变为巨大的财富。那么,有哪些高度敏感的数据泄露场景呢?

meichuang3

        (1恶性肿瘤、尿毒症、糖尿病等慢性病这类患者在未来的支付能力往往很可能会急剧恶化,信用水平会快速降低。因此,保险、银行及所有金融机构都为了提高风控水平而对这类信息趋之若鹜。

        而且,由于相关疾病的震慑作用会给相应的保险销售带来很大的说服力及便利性。部分医院、药店、药厂、保健机构不断瞄准这些患者以获得最大收益,仿佛是“移动的印钞机”。同时,这类病人也是各种诈骗机构的主要目标,假药、假保健品不断地输送给这类患者。处于绝望中的恶行肿瘤患者,只要前方给予了一丝希望就会毫不犹豫地抓住,结果是赔钱又赔人。即使不需要金融服务,也没有被诈骗,也会给生活和工作带来极大不便,社会交往受阻。

        (2ED、性冷淡、大小便失禁、吸毒等涉及个人尊严的疾病此类疾病让人丧失了一些基本能力,无疑让人自卑。这些隐私信息的泄露会极大地影响个人工作和生活。所以,出于身心的打击,使得这类人群特别容易受到各路骗子的诱惑。

meichuang4

        (3性病、艾滋病等传染病此类疾病属于绝对隐私。除了病急乱投医造成的巨大财产损失和身体损失之外,家庭和社交关系被破坏等几乎无一幸免。另外由于这种疾病的绝对隐私性,导致患者极易被勒索。

        (4传染病、中毒、血铅等社会性疾病此类区域性疾病或者突发性卫生事件,配合社会谣言很容易引起社会混乱。特别是处于保密期的重大卫生事件的一旦泄露,会让有关政府机构极为被动。

        (5老人、孕产妇、婴幼儿、儿童等弱势群体此类群体由于相对脆弱的心理和防范,非常容易受到诱惑。保险及各种金融机构,以及各种保健机构和诈骗机构也会不断地诱惑和欺骗他们,并给造成极大伤害。

        (6社会重要人士和公众人物的病案比如,“希拉里事件”精确地演示了患者疾病如何影响政治生态。国家主要领导的病案属于国家安全范畴,一旦泄露显然会影响政治生态,甚至直接终结政治生涯。公众人物在某种程度也类似,不当的健康隐私泄露可能会直接终止公众人物的职业生涯。

        (7有待推敲的治疗方案和居高不下的误诊率医学诊断本质上属于经验科学,缺乏精确性。即便是在美国,误诊率也始终居高不下。因此,治疗方案只有合理性说法而没有正确性说法。倘若一些有待推敲的治疗方案泄露且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可能会诱发更多的医患纠纷,最终导致医院遭受巨大损失。

        (8具有高精确度的个人信息医疗机构个人信息拥有极高的精确度和社交关系属性。例如:姓名、身份证、社保卡、电话号码、住址、职业以及亲属关系等。出于患者对于医疗机构的期待,个人信息往往比任何其他机构具有更高的精确性。医疗个人信息即使是普通信息在黑市的价格也居高不下,是普通信用卡信息价格的10倍以上。更不用说精确的职业信息了,它可以使个人信息的价值成倍上升。

        (9医嘱、处方和检查结果的巨大价值医院持续运营的核心成果除了医生水平的不断成长之外,就是医嘱和处方等病例信息的不断积累。一家大型医院多年积累的主要病种的病案医嘱和处方内容的价值往往以百万价值计算。除了巨大的学习和成长价值之外,药品供应商对这些数据更是趋之若鹜,完成真实案例之上的临床试验。

        (10处方药和受管制的药品处方药,特别是受到管制的药品,比如麻醉药,市民必须持有处方才可进行购买。任何具有许可的物品和服务都会在市场上具有很大的价值,而入侵者通过盗取这些处方,从市场上“合法”地购买处方药品,然后出售以获利,扰乱了药品管控市场。

        (11数据统方数据统方是医疗回扣腐败案件的核心环节之一,是实现医疗回扣的关键媒介和凭证。医疗腐败关系到每一位百姓生活,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

        2.高度精确性要求上升到生命安全的级别

        医院的医嘱、处方、医疗器械都把人作为处理对象。医疗数据的不当更新可能会危害患者的生命安全,而生命安全则是生活中的最高安全级别。

meichuang5

        (1医嘱和处方数据的变更医嘱和处方是医生按照积累的知识和经验作出的最佳判断,总是在疗效和危害之间进行平衡。由于绝大部分药品的副作用以及部分药品的禁忌性,医嘱和处方便成为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借刀杀人”的最佳利器。电影作品乃至现实生活中都存在众多案例提示我们这种危险的存在。而不断演示的黑客远程操控医疗器械则更加活生生地提示着生命安全的脆弱性。无论是何种伤害,本质上只需要修改数据而已,在程序上与交通违章消分没有任何区别。

        (2归档病案的变更当一桩医疗纠纷案如果出现了归档病案的变更,则意味着医院无法自证清白,在医疗纠纷中会先天处于不利位置。

        (3管制药品的购买麻醉品、鸦片、大麻等各种具有高度危险性的药品只有在医院可以合法购买,以至于在市场上自由流通具有很高的价值。当然也会对社会造成巨大影响,入侵者可以通过处方修改来获得其合法购买管制药品的权利。

        (4出生医学证明出生医学证明是黑户洗白的关键凭证。内外勾结或者盗取出生凭证是出生医学证明地下黑产链的关键环节。

        (5勒索威胁勒索病毒是医疗行业最为严重的外部威胁之一,在已知的外部威胁中高达85%是由勒索病毒引起的。开放的网络环境和相对脆弱的安全措施是勒索病毒持续发作的温床。

二、不够安全的网络环境

        1.开放或半开放的网络环境

        开放或半开放的网络环境是医疗行业的典型特征,很少有行业像医疗行业一样是一个非安全的开放环境。开放的网络环境使入侵者可以轻易地进入医院网络,轻易地进行物理攻击。

meichuang6

        (1开放的医生工作环境无论是门诊医生还是住院医生的工作电脑,几乎都处于人人可以接触的开放环境。入侵者较易合法地进入医生的工作场所、“亲切地”和医生进行沟通、接近医生和医生工作终端,甚至可以很容易假冒医院IT工作者对医院电脑进行全权操作。

        (2大量不安全的自助服务设备自助服务设备是医院服务患者的主要工具之一。大量的自助设备在给患者带来便利性的同时,也给入侵者有机可乘。他们可以很容易接触医院网络,也可以假借维修名义对自助服务终端进行任何操作。

        (3广泛使用的无线网络移动终端的广泛使用是医院信息化发展的主要方向。当无线网络缺乏严格的安全管控时,意味着入侵者随时可以进入医院网络。

        2.相对混乱的互联网接入服务

        除了自助服务终端之外,互联网接入是当前医院的主要努力方向。为了赶上互联网医疗的快车,只有极少部分医院独立建设互联网医院,更多医院采用外部服务接入的方式来连接互联网。事实上,在接入互联网服务时,大部分医院就已经把主动权交付至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缺乏统一的业务和安全规划。

        (1互联网服务授权过大大部分医院在互联网服务建设过程中,由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来整理医疗数据,自主获取服务需要的数据。医院缺乏统一的互联网服务网关,让医疗数据处于极度危险的境地。

        (2数据安全考虑相对缺乏互联网服务的焦点目标是提供相应的服务,并不会过多考虑数据安全性。由于缺乏有效的验证和隔离措施,入侵者很容易通过互联网服务网络进入医疗网络。

三、人的安全无处不在

        由于医院患者单体数据的巨大价值,使人的安全成为医院安全的最大问题所在。Verizon报告揭示医疗行业是唯一一个内部威胁远大于外部威胁的行业,内部威胁高达60%,外部威胁只有40%。

meichuang7

        1.单体数据的巨大价值使医务人员每天都受到诱惑除了情报之外,很少有数据会像医院一样,单体数据具有巨大的价值,形成了医疗数据的黑市,明码标标价。这使医务人员并不需要太高深的技术就可获得巨大的收益机会,必然会受到诱惑。

        2.好奇虚荣心和可以任意查询的医疗数据由于好奇产生的越权操作问题在医院是广泛存在的客观现实。譬如医生会因为对某种疾病感兴趣,进而查询和阅读非授权病历,DBA会因为碍于情面帮助朋友查询他人隐私数据。

        3.外部资源依赖近几年医疗业务发展极为迅速,各种新业务形态不断涌现。为了支持快速业务迭代,医院对于开发商等外部资源的依赖性非常高。这种高依赖性和高昂的数据价值带来了巨大的数据安全风险。

        4.相对频繁的手工操作由于业务软件系统无法跟上医疗业务的快速发展,很多时候相关人员需要直接数据库操作来完成相关业务,存在潜在的误操作和越权访问风险。

        5.部分医院甚至受到开发商要挟许多开发商把医院数据当作自己的私有财富,甚至医院要使用数据需要获得开发商的许可。显然,这种生态下是很难做到患者数据安全。

        6.DBA和开发商的超级访问权DBA(数据库管理员)和开发商的超级访问权限普遍存在于各行业中。但是由于医疗数据较高的单体价值,DBA和开发商会接收到来自各方面的数据获取诉求,更容易受到更多的诱惑,导致其犯错概率大幅增加。

        7.患者隐私数据的不当泄露很多医院为了降低成本,会重复利用检查指引、处方单等纸质媒介。这种纸质媒介的重用显然会泄露患者隐私。检查报告的随意处置,让有心人更容易获得相关数据。

        8.入侵者的乐园开放的网络环境和相对脆弱的安全防御,使医疗机构成为了入侵者的乐园。入侵者可以轻易进入医院网络,盗取访问凭证,访问和破坏敏感数据并施加勒索。

四、敏感数据的流动刚需

        1.众多的数据交换业务和急剧上升的互联互通需求

        医院作为一个受到严格管制的行业,需要和众多机构进行数据交换和汇报。

        (1医保机构医院和医保机构的数据交换是医院核心业务之一。由于历史原因,医保数据交换可能会出现不必要的敏感数据交换,使敏感数据失控。

        (2卫健委和疾控医院作为一个受监管机构,需要向卫健委、疾控等相关部门汇报相关数据。由于历史原因,相关数据上报可能会存在一些失控的敏感信息。

        (3心衰中心等医院还需将特殊病种相关数据上报到心衰中心等机构。由于历史原因,相关上报数据可能存在着不必要出现的敏感数据。

        (4远程医疗的兴起远程医疗作为一种医疗资源下层的主要手段,正受到医疗主管部门和各大医院的青睐。在远程医疗过程中如何保证患者隐私数据的安全成为其中的一个关键环节。

        (5病历携带病历携带是患者的核心诉求之一。虽然目前基本没有实现,但是在患者服务不断加强的今天,病历携带必然会成为医疗机构之间的核心交换科目。

        (6病案交换一家医疗机构的医疗水平提高,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历史病案的积累和质量。医疗机构为了丰富自己的病案库,有足够的动力和同等水平的医疗机构进行病案交换。而卫生主管机构为了提高所有医疗机构的医疗水平,也有足够动力让所有医疗机构共享这些高质量的医疗病案。

        2.测试培训以及临床数据中心

        严格来讲,医生只可以查看自己处理的病历,其他患者隐私数据只有患者授权才可被访问。但是这种原则性安全在实践中很难被贯彻。

        (1测试和开发环境IT系统几乎每天都在日新月异的医疗业务发展中变更。为了软件顺利上线,需要使用生产数据进行测试以提供更好的兼容性。显然,测试开发系统中的生产数据是完全失控的,这是一个最好的数据泄露源头。还有更糟糕的情况,部分医院没有充足的设备来提供开发和测试,软件开发商会把数据带离医院进行测试。

        (2培训和教育环境可以认为,医院的核心产品和服务是高水平的医生。医生和护士是一个高技术职业,需要不断通过学习和培训以提高技术水平。多数情况下,医疗培训和教育会建立在牺牲患者隐私的基础上。另外,培训和教育环境的安全措施不完善使入侵者更易获取医疗隐私数据。

        (3CDR(临床数据中心)向数据索取价值、以数据驱动医疗是所有医院的努力方向。临床数据中心需要为临床提供服务,就需要为所有医生提供访问病例的能力。但如果患者数据没有进行脱敏处理,这种任意访问病例的权利显然会为患者的隐私带来巨大风险。另外由于临床数据中心的灵活使用特征,安全措施难以落实到位,自然就会成为入侵者的宝地。

        3.终端、人的眼睛和拍照

        在传统业务之中,敏感信息会不断通过运维和业务程序流动到桌面和人的眼睛,给敏感数据的安全带来巨大挑战。

        (1运维访问携带大量的敏感数据运维账户具有很高的访问权限,如特权账户可进行一系列的越权访问:访问不该访问的数据和访问过多的数据。

        (2运维访问下载敏感数据运维访问获得海量数据并下载到客户端,无论是恶意的还是业务需要,都会给敏感数据流动带来风险。

        (3业务访问返回敏感数据隐私和敏感数据的价值在这几年才得以被重视,需要被严格保护。但历史性的业务应用程序往往没有隐私和敏感的概念,很容易泄露敏感数据,甚至被记录、截屏或者拍照。

        (4业务系统缺陷导致非预期大量数据返回任何业务系统都存在缺陷,缺陷容易被利用,使敏感数据大批量地从安全数据中心流动到缺乏安全性控制的个人终端。

        (5业务系统漏洞导致非预期数据获得医疗各类业务程序的SQL注入漏洞易被利用拖库。

五、云端业务不分内外

        当前国家鼓励“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一方面推动着医疗业务不断互联网化和云化,另一方面也会给云端业务带来特殊的数据安全挑战。

meichuang8

        1.云环境的非受控性和上帝之手

        (1)用户没有设备采购和部署权利在云环境中,用户只能租赁云服务公司的设备,无法改变云环境的网络结构,也无法在云环境中部署硬件设备。这种方式带来了几个困难:

序号 描述
1 用户必需采用软件方案部署,不能采用硬件方式部署
2 如果没有云服务商配合,无法进行网络引流
3 由于无法改变网络结构,意味着无法使用透明网桥、透明代理等部署方式

        (2)云环境是一个不受信任的非安全环境不同于线下数据中心较为完整的安全措施,云环境具有以下非安全特征:用户在云上拥有最为重要的业务和数据,但机房场地、安保不属于用户,场地、设备和环境运维都不受控制,基础平台也不受控制。本质上说,用户需要把极为重要的数据存储在不受信任的环境之中。

        (3)上帝之手的挑战和制约。虽然在线下数据中心也存在着具有无限权力的DBA。但是在线下,DBA被医院管理和教育,无限的技术权力在现实中会受到制约。但是在云环境中,云服务商和云服务商的运维员工则完全游离在医院管理之外,是真正意义上的上帝之手。

        2.云环境的开放性和权力等同性

        (1)网络安全措施的不同线下环境中的网络安全机制与云环境不尽相同。譬如部署在线下的防火墙设备可实现恶意入侵检测功能,并可根据需求启用白名单配置功能以完成MAC地址绑定等准入机制,即防火墙还可完成部分内控功能。但是在云环境中,内控机制面临更多挑战,网络安全设备只能完成恶意入侵检测。

        (2)网络开放度的不同。线下环境中,网络仅向部分人员开放。即使存在互联网接口,也存在受限制的通道。但在云环境中,网络向所有人开放,包括员工、合作伙伴、黑客以及各种不法分子。所有人都可以无限制接触云环境的开放服务。例如:在线下环境中,数据库会放置在网络核心深处,只有少数人可以接触。但是在云环境中,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到达你的数据库。

        (3)用户权力的不同。在云计算环境中,无论是是员工还是入侵者,所有用户的权力是等同的。也就是说,云环境中的人已经没有内外之分。

作者简介

        柳遵梁,杭州美创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中国(中关村)网络与信息安全产业联盟理事,中国信息协会信息安全专委会数据安全工作组组长。拥有二十年数据管理和信息安全从业经验,在通信、社保、医疗、金融等民生行行业积累了大量实践经验。具备长远战略眼光,准确把握技术发展趋势,持续创新,带领公司完成运维、服务、产品多次转型,均获得成功。目前公司已经完成全国布局,成为国内重要的数据安全管理综合供应商,个人著有《Oracle数据库性能优化方法论和最佳实践》书籍,多次发表学术文章。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交流)

【责任编辑:孙鹏】

【CHIMA专栏】专家论点:如何评判医疗大数据平台技术供应商?

HIT阅读(1682)

【编者按】

        5月6日,中国医院协会信息专业委员会(CHIMA)发布了《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简称:《建设指南》),引发医疗信息化行业高度关注和积极反馈。《建设指南》预计将于7月上旬在厦门市举行的2019年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网络大会期间正式出版发行。

        《建设指南》一大看点是,在附录部分定向收集了多位有经验的信息化专家关于医疗大数据平台的讨论和看法。应广大同行要求,CHIMA授权HIT专家网独家选登《建设指南》附录部分专家论点内容,让大家领略“尝鲜”。同时,HIT专家网将针对《建设指南》编制相关背景、过程、适用范围、大数据平台建设实操等话题,开展对课题组专家的系列访谈。敬请广大读者关注。

CHIMAbigdata-1024x637图片来源:CHIMA

来源:HIT专家网    供稿:CHIMA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课题组

        王力华:对于医疗大数据平台供应商,不仅要关注其大数据处理技术能力(如数据库技术、搜索、结构化处理等),还要关注其对医院信息系统的熟悉程度、网络安全、数据统计、科研项目等方面的经验。不建议选择为临床科室做科研项目的厂商建全院的大数据平台,因为这些厂商往往规模较小,对于大数据处理、医院系统、网络安全等要素均不太熟悉。

        徐浩: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不同于传统的信息系统建设,对于供应商的技术实力和研发团队要求较高。供应商研发团队中除了高水平的IT工程师,一般还应配备一定数量的具有临床工作背景员工。因为原始数据归集过程中的数据归一、非结构化数据的结构化处理等,需要大量的临床背景知识。如果缺乏临床知识支持,很难建设高质量的大数据平台。

        原有做临床科室科研项目的厂商,如果具备较厚的技术功底,对于其建设大数据平台有一定的帮助。有开展临床科研数据收集的经验,对于其数据归集处理有一定帮助。但该类厂商如果仅开展过某特定方向的临床科研工作,有可能会限制其建设大数据平台的视野。因为大数据平台需要不面向特定主题,与业务系统松耦合,不能被具体的临床科室科研项目限制住框架。

        田宗梅:选择医疗大数据平台供应商需关注多个方面:要有足够的大数据技术团队以及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科学家,还需要有医疗背景的临床专家团队。另外,还需要关注其是否有落地的项目以及项目的价值,还有公司的战略发展方向及实力等。原有做临床科研项目的厂商如满足上述条件当然可以作为一种选择,而且做科研项目的厂商大多使用大数据技术。

        路健:选择大数据平台供应商,首先需要考察供应商的安全意识,对数据的安全管理、对数据的合规利用理念和方法等;其次要考虑的是供应商的技术实力,根据业务的需求不断调整大数据平台的功能,以满足业务和科研需求。

        衡反修:有成功案例,能提供持续的服务,具有良好的行业用户口碑——这个是大数据平台供应商实力的综合表现。既有的科研项目厂商如果能转身为可靠数据厂商也可考虑,但需要综合评价该公司技术能力和服务可持续性。

        曹晓均:考察医疗大数据平台供应商,应从技术能力、对医疗大数据的理解,以及是否有医院实际落地案例这三方面考虑。做临床科室科研项目的厂商也可以纳入选择范围,但要关注该厂家是否有能力处理全院级别的医疗数据。毕竟,单个科研项目的医疗数据与全院级别的医疗数据,就数据的类型、数据的复杂程序以及需求明确程度等都是不一样的。

        朱卫国:从最终效果看,建议重点关注数据处理的高效性、准确性、鲁棒性;操作方面,建议关注从CDR向大数据平台提取数据时的方便性、需新增数据源时的可操作性。技术平台方面,采用了并行计算架构和非关系型数据库的不一定是大数据平台,未采用并行计算架构和非关系型数据库的肯定不是大数据平台。

        原有做临床科室科研项目的厂商有多种,有些是做CRF科研管理系统的,有些是做数据分析的,也许还有其他类型的。应区分其产品类型是业务系统,还是数据分析平台。如果是数据分析平台,可以作为调研选型考察的对象。

        包国峰:一是要看公司的技术实力,对医院数据是否有挖掘思路,是否有成功的案例。二是看公司是否具备长期的服务能力和发展前景。三是看其能否对大数据平台建立完善的安全防护机制,要进行网络安全三级等保测评和备案。四是平台数据应该存放在境内安全可信的服务器上,数据的使用要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和《国家医疗健康大数据标准、安全和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

        薛万国:“大数据平台”可能包括了数据的抽取整合、去隐私处理、自由检索、专病数据库、结构化处理、建模分析、数据展现等一系列功能,也包含医学影像深度学习、组学数据分析处理等需求。

        虽然市场有个别的一体化产品,但总体上,这些功能很难通过一个厂商的产品得到满足。如同医院信息系统的采购一样,既要看软件本身的功能,也要看软件的“开放性”,还要看厂商的服务。

        原有做临床科室科研项目的厂商,大部分系统是专病数据库。这些系统多数为孤立系统,数据以手工录入为主,在与医院信息系统集成和基于业务数据整理加工数据方面,通常功能有限。在建立统一的专病数据库需求下,对数据集成和辅助数据加工的功能要求较高,这些方面需要注意。

(以上节选自CHIMA发布的《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附录)

        附专家名录(排名不分先后):

        王力华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徐浩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田宗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路健   (云南省肿瘤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衡反修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信息部主任)

        曹晓均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科教与数据管理部数据中心副主任)

        包国峰 (山东省立医院网络信息办公室副主任)

        朱卫国 (北京协和医院信息处处长)

        薛万国 (解放军总医院医疗大数据工程实验室主任)

          下期专栏预告:《专家访谈:CHIMA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这个题目选对了》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HIT180观察】卫生信息化政策应保持一致性

hit2012阅读(1442)

来源:HIT专家网     主编:朱小兵

        最近,有机会对有关卫生信息化便民惠民服务的政策做了一些梳理,发现政策频出的背后,不同文件个别具体条文内容的一致性,看上去还有待商榷。

        必须肯定的是,自从2018年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8〕26号)颁布以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和相关部门行动迅速,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旨在落实国务院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大政方针,特别是在信息化便民惠民、增强老百姓获得感方面。

        现就相关三个政策文件的有关条文带给本人的疑惑,描述如下。一则为求证,二则为求真。如有理解不准确之处,诚挚地恳请读者朋友们不吝指正。

        政策条文一

        2018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国办发〔2018〕26号):

        到2020年,二级以上医院普遍提供分时段预约诊疗、智能导医分诊、候诊提醒、检验检查结果查询、诊间结算、移动支付等线上服务。

        政策条文二

        2018年7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关于深入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活动的通知》(国卫规划发〔2018〕22号):

        (一)就医诊疗服务更省心
        1.加快推进智慧医院建设,运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改造优化诊疗流程,贯通诊前、诊中、诊后各环节,改善患者就医体验。到2020年,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普遍提供分时段预约诊疗、智能导医分诊、候诊提醒、检验检查结果查询等线上服务,让患者少排队、少跑腿。

        (十)检查检验服务更简便
        30.以推广应用居民电子健康卡为抓手,积极推进公共服务卡的应用集成,到2020年,实现地市级区域内医疗机构就诊“一卡通”,患者使用电子健康卡就可在任一医疗机构挂号就诊、检查检验、信息查询等。

        政策条文三

        2018年12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关于印发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及评价标准(试行)的通知》(国卫办医函〔2018〕1079号):

        (八)7级:医疗安全质量管控,区域医疗信息共享。

        1.局部要求:全面利用医疗信息进行本部门医疗安全与质量管控。能够共享本医疗机构外的病人医疗信息,进行诊疗联动。

        2.整体要求:

        (1)医疗质量与效率监控数据来自日常医疗信息系统,重点包括:院感、不良事件、手术等方面安全质量指标,医疗日常运行效率指标,并具有及时的报警、通知、通报体系,能够提供智能化感知与分析工具。

        (2)能够将病人病情、检查检验、治疗等信息与外部医疗机构进行双向交换。病人识别、信息安全等问题在信息交换中已解决。能够利用院内外医疗信息进行联动诊疗活动。

        (3)病人可通过互联网查询自己的检查、检验结果,获得用药说明等信息。

        政策一致性讨论

        根据上述政策、评级标准,仅从“病人可通过互联网查询自己的检查、检验结果,获得用药说明等信息”(《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及评价标准(试行)》),以及“到2020年,二级以上医疗机构普遍提供分时段预约诊疗、智能导医分诊、候诊提醒、检验检查结果查询等线上服务”(关于深入开展“互联网+医疗健康”便民惠民活动的通知》)这两处均涉及“检查检验结果”查询服务的要求和表述看,二级以上是否包含二级医院?即便不包含二级,是否意味着:到2020年,三级医院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普遍要达到7级相关要求?如果这么理解,就令人费解——因为根据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印发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及评价标准(试行)的通知》要求,到2019年,所有三级医院要达到分级评价3级以上;到2020年,所有三级医院要达到分级评价4级以上,二级医院要达到分级评价3级以上。如果赞同前者要求,为何不将实现检查检验结果在线查询直接写入3、4级评级要求?

        以上,仅从相关政策对于医院在线提供“检验检查结果”的表述,深感有必要重视政策制定的前后一致性和系统化。坚信,卫生信息化相关政策体系存在不断完善的过程;坚信,只有保持政策的连贯性、一致性,才能有序推进卫生信息化建设,充分释放“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政策红利。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袁永福专栏】我为什么一边创业一边写HIT代码

HIT阅读(1755)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南京都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袁永福

袁永福

        笔者快40岁了,南京东南大学毕业,非科班程序员,创立了一家医疗软件公司。公司规模不大,但发展稳扎稳打,已经活跃了快7年。现金流也很好,而且远没达到天花板。

        笔者有着18年的职业软件开发经历,累计写下200万行代码,著书立作。南京雨花软件谷号称有12万程序员,我能在其中脱颖而出,自认为是一个“黄金程序猿”,一名优秀的HIT程序员。

        本文就笔者经验谈谈如何才能成为优秀的程序员。

学习思考

        首先,优秀的程序员能克制懒惰,勤于学习思考。

        学习和思考是反人性的,社会上有很多人宁愿忍受一辈子的生活艰辛,而不愿意接受一时的学习思考所带来的痛苦。

        一些公司采用996的工作模式,个人觉得有点儿形式主义。但是公司中准点下班就停止学习思考的人,是不能指望其有多大能耐的。

        因此,学习思考应该不限制时间场合。它是游击战,在办公室、高铁、地铁等任何地方都可以执行。比如此文主要就是在飞机上完成。

意志坚定

        优秀的程序员应该是意志坚定耐磨的,而且能在坚定和变通中找到平衡。

        意志一直无条件的坚定就是性格固执、钻牛角尖,不少程序员有这毛病,需要改正。如果一直固执,则此生必然惨淡,这方面我吃过大亏。

        现在的我可以在较长时期内,很耐心地用点点滴滴的细节累积出一座“大厦”,并经常校准做事方向。我认为我写的每一行代码都能微小地增强中国的国力,这么一想,写代码就很认真了。

情商

        程序员大多是工科男,高智商低情商,但低情商不是多坏的事情。低情商就是简单,简单就是可靠。朝这个方向去想,就能转换为优点了。同时,人简单可靠、能力强,也容易博得部分客户的信任,生意也就好做一些。

        但低情商有时单纯幼稚,容易挨骗受欺负。我见过也听过有高技术的程序员被所谓的兄弟情分牵绊而被利用欺负。在这方面,就连我也是吃一堑长一智,至今还是有待提高。但我得出的一个初步结论就是无论何时都要争取自己的合理权益,在商言商,不必受兄弟情分牵绊。但权益和自己的重要性有着不可替代的关联。

止损原则

        另外要注意止损原则。比如,新开发某商业产品,需要考虑最坏的情况,定下止损底线。如果触及了底线原则,应立刻罢手撤出,不要拖沓。商业操作大多会失败,不要侥幸一定成功而无限投入,避免因创业而返贫。

表达沟通能力

        情商不好的一个重要表现是表达能力和沟通能力不足。大多数程序员性格沉闷、不善言辞,给人一种榆木疙瘩的感觉。

        笔者当年也是如此。为此,我专门参加了保险公司三天的新员工封闭集训,以增强表达沟通能力。此外,对客户反复讲解产品也能逐渐锻炼出表达能力。

利益分析法

        情商不行还可以用智商弥补,使用严密的逻辑思维来补充情商的不足,可采用利益分析法。

        大道至简,天下往来皆为利,这是千古真理。程序员应该抓住这个真理对客户抽象分析,建立利益数据模型。

        在这个数据模型中,顶层是各种人员角色抽象的定义。然后依次是这些人各自的利益点、利益点映射的实际问题、实际问题对应的解决方法,解决方法再落实到功能模块,功能模块包含着一行行代码。这种思维模式就是“黄金程序猿”的厉害之处。大量基层程序员只能考虑到最后一层,不能突破思维层次就不能升级。

技术工具论

        程序员们经常争论哪种编程语言更好,在我看来这种争论略显幼稚。我现在坚持技术工具论,所有的技术都是为了解决问题而使用的工具。工具的使用是分场合的,锤子和锯子不能相互替代,也不会因为出现电动工具而淘汰。

        比如,笔者擅长C#语言,JS、SQL、XML也会。虽然不会写java程序,但能看懂。其他各种新潮技术在工作需要的时候就学习。

        学海无涯,人没有精力学习过多的知识,只能现学现用。一些人学习很多最新的技术框架,很多是为了满足虚荣心,实在不值得。技术是干活的工具,程序员就是要实在的。

技术的价值

        上文的“技术工具论”引申出了技术的价值,也就是“解决实际问题是检验技术价值的唯一标准”,这也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技术领域中的体现。

        技术是解决客户问题的,因此优秀程序员的技术价值观是朴实无华的。笔者反对技术镀金,要做到尽量简单。因为简单就是可靠,可靠就是能重复利用,重复利用就是省钱,就能创造效益。笔者曾写过《打破牢笼,展望更高层次的世界》的文章,也提到不少相关思想。

        因此,有价值的代码大多是简单的代码,能用上好几年而不被淘汰。虽然简单代码的行数会比复杂代码行数多,但可维护性好,总体拥有成本低。反观复杂隐晦的代码,其价值往往很低。

行业积累

        技术和特定行业结合起来才能发挥更多的价值。优秀的程序员必须知晓行业的业务知识,对行业发展有独立的思考和实践。因此,软件外包行业不可能出现“黄金程序猿”。

        比如,笔者长期从事医院软件行业,对医院业务不是文盲,对局部领域很熟悉。对于一些不了解的内容稍微讲解一下就能心里有底。既有总体概念,又能把握局部。

代码规范

        如何写出简单的代码也很简单。把代码书写规范背下来,牢记于心,简单地照着规范写代码即可。

        大多数公司有代码规范,有很多共性也有各自的特点。公司日常管理固然要检查规范执行情况,但优秀的程序员已经将代码规范融入骨髓中,其写出的代码就是规范。

文档

        代码之后就是写文档。写文档是很枯燥的工作,我也觉得难受。但没办法,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总得闯过这关。

        但写文档不是终点,还要学会制作PPT。因为用户不会看代码如何好,而是要看软件的运行效果,运行效果就要靠PPT展现。

        程序员制作PPT的水平大多不行,我也一样。于是我发展了另外一种方式来发挥能力,那就是写文章公开发布。比如,写博客。

        写文章是成为一名优秀程序员的必须关卡,有几大好处:一是锻炼文笔;二是锻炼思维;三是扩大影响力;四是积累写书的素材。

        我以前在博客园发布了很多技术文章,在2008年成为微软MVP,写过C#编程书。近几年深耕医疗软件行业,就选择在医疗行业中坚持发布文章。比如,我经常发文讨论医院软件如何解决医院的问题、软件的大致架构和原理等。这些文章都逐渐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并为公司销售部导入很多流量,从另一层面支撑了公司发展。

小结   

        本文是我的经验之谈,是经过近二十年的积累而得。期间经历了很多汗水、泪水甚至人生的绝境,实属不易。通过以上内容就有可能成为一名优秀的程序员,可当公司CTO、首席架构师等技术高管。

        说容易做难,长期坚持更难。一名优秀的程序员需要十多年的长期不懈才能从量变到质变。需要每天都在学习思考和进步。这是一个严重违反人性的过程,但熬过来就有可能成为“黄金程序猿”。

【作者简介】

        袁永福:男,微软MVP,80后,南京都昌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中国医院信息化领域知名软件技术专家,长期从事电子病历编辑器等行业核心技术的研发和推广,并直接为多家三甲医院提供软件技术支持及咨询服务。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孙鹏】

连云港市市立东方医院:用企业微信“推查晒”医疗质控

HIT阅读(1179)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孙鹏

wangtao1连云港市市立东方医院信息处汪滔处长

        日前,在由江苏省医院协会医院信息管理专委会主办、江苏省人民医院和HIT专家网承办、腾讯企业微信和腾讯安全协办的“互联网+医疗健康”专题研讨会上,连云港市市立东方医院(简称:东方医院)信息处汪滔处长介绍了该院基于企业微信构建的医疗质控体系,其核心思想是围绕患者360视图,进行“推、查、晒”。

企业微信“集成”患者360视图

        “我们的核心就是围绕着患者360视图,也就是通过微信企业号(现为企业微信)将病人的所有信息全部集成到一起。”东方医院信息处汪滔处长表示,通过企业微信把医院HIS、EMR、LIS、PACS等核心业务系统的所有患者信息进行集成,医生在手机端可以随时随地查看患者的病程记录、医嘱执行、检验报告、检查报告以及费用详情。

        据了解,东方医院在2016年开始使用微信企业号(现为企业微信),起因之一是当时该院正开展等级医院评审工作,院办负责人希望信息处能帮助上线一个电子版的《等级医院评审必备应知应会手册》。于是,该院信息处在微信企业号上线了电子版手册,同时也实现了手册内容的随时修改和添加操作。

        同时,除了构建医疗质控体系,该院当时上线微信企业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节省医院运营成本,提高工作效率。比如,原来给全院发通知都是采用短信形式,除了具有短信字数限制和不具备图片功能等弊端外,全院平均一年的短信费就达到10多万。“当时上线微信企业号后,所有通知公告就全部在手机上推送。虽然所有中层干部都加入了,但是有些医生就是不加入,或者加入后再退出。”汪滔说,“所以后来我们就上线了工资条,效果立竿见影。原本有200、300人,第二天就达到了600、700人,一个星期以后全员上线。”

一个核心点,三种管理方式

        那么,围绕着患者360视图这一核心点,通过企业微信的“推、查、晒”三种管理方式,该院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助力医疗质控体系建设的?

        第一,“推”即综合推送平台,包括推送质控事件、提醒事件、通知公告、审批事件等。一方面目前该院实现了检验、检查危急值的全流程闭环管理,涵盖电话、PC端弹窗、护士站等传统方式以及手机端。医生可第一时间获取危急值信息,比如一个血常规检验即使整个报告没有完成审核,白细胞的危急值一旦出来后就可以直接先推给医生进行相应处理。同时,不管是PC端还是手机端,只要处理完成之后,处理结果、处理时间以及处理方式等信息都会在LIS系统中体现出相应提示。

        另一方面是监控事件和重点事件。比如,在线“传染病上报”解决了医院防保科的需求;三四级手术审批实现了医务处在线审批;同时,在院病人入科超30天、放射结核病报告、放射危急值报告等重点事件也都可以及时推送至相关科室和部门,收到推送提醒的医生可随时查阅病人明细并持续进行追踪。此外,推送平台的价值还体现在移动审批上,比如病历解封和特殊用药申请单等,都会一步步按照流程进行推送,然后医生在手机端进行相关处理。

        第二,“查”是针对医院领导、科室主任和医生个人的三级综合查询体系,实现包括病程记录、医嘱执行、检验报告、检查报告、费用详情等随时随地在线查看。在院长查询方面,除了日常推送的日报和月报外,还可以查询给更多内容。以门诊量为例,院长可以查询每个科室的具体情况,点击进入某个科室后,还可以看到每个医生的具体情况。同时,还可以了解当日进行的每个手术详情。同理,主任查询和个人查询,都可以查阅各自权限的内容。

        第三,“晒”是通过主题专栏的形式,进行考核指标内容的榜单公布,包括各职能部门专题、药讯专栏、医保专栏、感控专栏等。同时,企业微信还具备智慧党建、学习考试等辅助功能。

        谈到下一步展望,汪滔表示,首先是不断学习先进管理思路和理念,不断向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学习先进的应用技术;其次是持续在院内移动应用领域投入,开拓更多方便临床的应用场景,节省医院管理成本;第三是希望能选择更多合适的软件开发商,以需求为驱动,合作开发、共同进步。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交流)

【责任编辑:孙鹏】

【CHIMA专栏】专家论点:医院上了临床数据中心,还需要上大数据平台吗?

hit2012阅读(2601)

        【编者按】 5月6日,中国医院协会信息专业委员会(CHIMA)发布了《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简称:《建设指南》),立刻引发医疗信息化行业高度关注和积极反馈。据悉,《建设指南》预计将于7月上旬在厦门市举行的2019年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网络大会期间正式出版发行。

        《建设指南》的一大看点是,在附录部分定向收集了多位有经验的信息化专家关于医疗大数据平台的讨论和看法。应广大同行要求,CHIMA授权HIT专家网独家选登《建设指南》附录部分专家论点内容,让大家领略“尝鲜”。同时,HIT专家网将针对《建设指南》编制相关背景、过程、适用范围、大数据平台建设实操等话题,开展对课题组专家的系列访谈。敬请广大读者关注。

CHIMAbigdata

  图片来源:CHIMA

来源:HIT专家网   供稿:CHIMA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课题组

        王力华:虽然都是数据中心,但二者的用途和数据处理方式并不一样。临床数据中心的作用是对各个业务系统数据进行整合,而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是基于科研的需要,做数据清洗或加工。因此,二者各有定位,对于大型三甲医院而言都是需要的。

        徐浩: 二者都是对医院原始业务数据进行整理、清洗等处理。传统上临床数据中心是基于关系型模型,采用SQL数据库的存储方式。大数据平台采用Hadoop、Spark等技术,数据处理能力更强,检索速度快,能够方便地实现复杂条件下的检索,能更好地为医院管理、诊疗、科研等服务。未来发展趋势是二者相互融合。对于具有科研任务的三甲医院而言,如果仅仅上了传统的临床数据中心,上医疗大数据平台还是很有必要的。

        田宗梅:临床数据中心和大数据平台在医院的支撑作用不同,二者关系并不冲突。临床数据中心以数据集中、数据备份、数据对外服务为主,可基于临床数据中心开展大数据相关应用。上了临床数据中心,也还是需要上大数据平台,因为大数据平台越来越趋向于专病库建设和应用。

        路健:临床数据中心是供业务系统使用的,而大数据平台是在临床数据中心基础之上开展数据分析利用,因此临床数据中心和大数据平台不冲突。

        衡反修:如果临床数据中心可以进行大数据技术改造,得以满足临床科研需求,则可不必上大数据平台;如果不可以,则可考虑上大数据平台。因为不同的项目,技术重心不一样。功能和适用范围有明显差别,也不存在重复建设的问题。

        曹晓均:对此问题,个人建议先要从院内跟领导和临床科室普及两者的区别,从概念上对临床数据中心和大数据平台进行厘清。

        一般我们说的临床数据中心,是通过将以患者为中心的临床数据进行标准化、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表达、组织和存储,以及在此基础上开发各种标准的、符合法律规范和安全要求的数据访问服务,为医院的各类信息化应用提供统一完整的数据视图,最终实现辅助改善医疗服务质量,减少医疗差错,提高临床科研实力和降低医疗成本的目标。

        医疗大数据平台,是指无法在一定时间范围内用常规软件工具进行捕捉、管理和处理的数据集合,是需要新处理模式才能具有更强的决策力、洞察发现力和流程优化能力的海量、高增长率和多样化的信息资产平台。

        通过对概念的理解可以明确,两者从用途上、作用上、解决的问题都是不一样的,因此个人觉得两者并不矛盾。

        朱卫国:不矛盾,临床数据中心负责数据储存,大数据平台是负责数据处理的方式之一。

        包国峰:关键是要搞清楚二者功能用途有没有本质的区别。大数据平台中的数据是否还要从头采集清洗。如果功能没本质区别,就不用上,只需完善临床数据中心。

        薛万国:“临床数据中心”的说法是模糊的。如果,这一说法是指电子病历系统的数据载体,那它是面向业务过程的,是支撑医疗事务处理的。而大数据利用是指的数据二次分析利用。由于数据分析的特点不同于事务处理,所以需要不同的数据组织方法和数据计算能力,通常而言,需要不同于“临床数据中心”的另一套机制。

(以上节选自CHIMA发布的《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附录)

        附专家名录(排名不分先后):

        王力华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徐浩   (青岛大学附属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田宗梅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路健   (云南省肿瘤医院信息中心主任)

        衡反修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信息部主任)

        曹晓均 (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科教与数据管理部数据中心副主任)

        包国峰 (山东省立医院网络信息办公室副主任)

        朱卫国 (北京协和医院信息处处长)

        薛万国 (解放军总医院医疗大数据工程实验室主任)

      

         下期专栏预告:专家论点:如何判断大数据平台供应商,原有做临床科室科研项目的厂商是否能选择?

       

        点击下载: CHIMA《医疗机构医疗大数据平台建设指南》(征求意见稿)

         欢迎各位读者通过以下联系方式之一反馈意见: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信息部王立军

        电话:010-88196039

        邮箱:www_539@163.com

 

        CHIMA秘书处杨永燕

        电话:010-84279271

        邮箱:yangyy@chima.org.cn

小助手二维码想加入HIT专家网专业交流群吗?请添加“HIT专家网”小助手微信好友后提交你的申请哦

(请注明姓名、单位名称、职务、主管技术或产品领域,以便有针对性加群)

【责任编辑:封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