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李楠专栏】“2016年我遇到的移动医疗”系列之一:走出舒适区,走进盲区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李楠

怕黑的李白

前言

2015年,正是移动医疗风起云涌之时。当时我写了两篇《由移动医疗两件小事想到的》,在文中我从用户角度提出一个观点:看上去很热闹的移动医疗,却少有人为其买过单。

这番场景在2016年发生了很大变化:过去这一年,在很多生活场景中都出现了移动医疗的身影,整个行业颇有种“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感觉。

因此,我决定再跟大家分享四个小故事,由此回顾2016年我遇到的移动医疗。

火车上有惊无险的一幕

周末,跟妻子乘高铁回家探望父母。上车后刚放好行李坐定,妻子就交给我一个任务:听说《蓝色大海的传说》又更新了,快帮我下载,我先睡一会儿,醒来就要看。

这事儿要放在以前的绿皮火车上真是个难事儿,现在就不一样了:几天前参观某运营商运维中心时,对方还信心满满地说,我们的4G信号率先实现了省内高铁全程覆盖。这下好了,验证的机会来了。

我打开网页找到资源开始下载,进度条中的下载速度果然让人欣喜。扭头看看身旁熟睡的妻子,我甚至有点儿得意,开始想象她醒来后会如何表扬我:哇塞你好棒啊~亲爱哒!你真是我的英雄!

然后我的眼前突然就陷入一片漆黑……我心中默念:什么情况?难道沾沾自喜也会致盲?难道真地帅不过三秒?

几秒钟后,随着车厢亮起了灯,我恍然大悟,火车进入隧道了。接下来,动车开始在漫长的隧道中穿梭,尽管期间会有间歇的光明,但手机上的下载速度却始终停留在一个让人尴尬的程度。天命难违,我也开始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我被一阵急促的呼唤声惊醒:前排的男孩子在反复呼叫坐在他身旁的一位老人,老人双目紧闭,眉头紧锁,面对呼唤没有一丝回应。

这个突发事件瞬间引爆了整个车厢,周围的旅客纷纷起身围观,并发表着自己的高见:估计是海拔太高缺氧了吧?我看不像,刚才还好好的,是不是钻隧道吓着了……那一瞬间,我真心觉得评论是这世上最简单、也最荒唐的事。

此时,媳妇也醒了,她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四目相对的瞬间,她用眼神示意我:以我的身份和职业,此时此刻我应该做些什么。

可我能做什么呢?我只是一个医疗信息化工作者,我手头只有一部智能手机,我总不能拿起手机冲着老人家扫一扫、摇一摇吧?

我决定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比如去找列车员。故事讲到这里就好,因为剩下的剧情像很多我看过的国产剧一样套路和圆满:在我返回自己车厢的路上,已经听到了车厢响起“广播找医生”的通知;而当我到达事发地点时,隔壁车厢的一位女医生挺身而出,在列车员的协助下迅速展开救援。经诊断,老人家是由低血糖引发的昏迷,在进行了简单的处理后转危为安,在家人的搀扶下顺利下车。

远程应急医学救援还存在盲区

当然,这个圆满的结局是大家所希望看到的。尽管如此,在圆满的背后,我却感到一种不安和无奈:

不安是因为,在将老人护送出站交给家人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一些让人震惊的真相:老人家在知道自己患二型糖尿病的情况下,并没有采取任何服药或其他手段控制病情;今天出门远行之前,突然就很任性地吃了几片二甲双胍,间接导致了低血糖症状的发生。

尽管我们说慢病管理和监测是移动医疗的蓝海,但目前看来,慢病管理和监测的最大门槛并不是技术,而是患者对慢病的认知和重视

除此之外,作为一名医疗信息化从业者,一位移动医疗圈内爱好者,此情此景让我有些尴尬:

这列乘坐2000余人、实现了4G信号全覆盖的动车,代表了当今世界上最先进的高铁技术,却依然是远程应急医学救援的盲区:没有一套主动发起应急医学救援的平台,还处于救援基本靠吼、医生基本靠碰运气的野蛮状态。而远程医学救援作为移动医疗大力宣传的一个应用场景,曾出现在无数文案和宣传片中,让医疗无处不在则是移动医疗的slogan之一。

移动医疗要走出舒适区

而现实中我看到的移动医疗,大多还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区,无非是一种从有线到无线的延展,就像多年前随着影视剧的热播,家里兴起了一阵使用无绳电话的热潮。

从固定电话到无绳电话,这叫更新。

从固定电话到手机,这才叫颠覆。

心灵鸡汤中说,人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才能获得成长。

移动医疗只有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才能颠覆。

在这件事发生后不久,我在新闻中看到一则远程医学救援的案例,这是一次主动走出移动医疗舒适区的尝试,也应该成为移动医疗未来发展和努力的方向,我们来感受一下:浙一专家组救治失联受伤三位儿童,其中一人急转浙一救治 ——“双下沉两提升”显成效 双向联动应急反应神速。

浙大一院院长王伟林教授通过浙一互联网医院平台进行会诊。

浙大一院院长王伟林教授通过浙一互联网医院平台进行会诊。

浙大一院儿科主任梁黎教授通过浙一互联网医院平台对孩子进行会诊。

浙大一院儿科主任梁黎教授通过浙一互联网医院平台对孩子进行会诊。

作者简介

李楠,男,31岁。先后毕业于第一军医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系和兰州大学信息科学与计算机学院。入行十年,上过山、下过乡、带过兵、扛过枪,历经基层医院信息科、卫生行政机关等岗位,现就职于原兰州军区兰州总医院医务部。

【责任编辑:谭啸】

赞(1)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李楠专栏】“2016年我遇到的移动医疗”系列之一:走出舒适区,走进盲区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