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健康扶贫:一位卫生信息中心主任的“朋友圈”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 吉林省卫生健康信息中心 张启军

【编者按】

2020年10月23—25日,第六届中国行业互联网大会在京召开。本文是吉林省卫生健康信息中心主任张启军在医疗卫生行业论坛上的发言,发表时有删节。

健康扶贫,是指通过提升医疗保障水平,采取疾病分类救治,提高医疗服务能力,加强公共卫生服务等措施,让贫困人口能够“看得上病、方便看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防得住病”,确保贫困群众“健康有人管,患病有人治,治病能报销,大病有救助”。

张启军主任在演讲中讲述了十几个小故事,生动展示了健康扶贫之路上的任重道远、大爱无疆,也进一步刷新了关于卫生信息人日常工作边界范围的认识,脱贫攻坚、对口支援、应急响应背后,都有卫生信息人的身影。我们知道,有更多的卫生信息人也和张启军主任团队一样,星夜兼程在全国各地健康扶贫的道路上。

正如张启军主任所说:农村真的需要卫生健康信息化。老少边穷地区的村卫生室、乡卫生院只有发展远程医疗、智能辅助诊断、可穿戴设备等,才能解决问题。恳请HIT业界人士关注农村卫生健康信息化。

我有个习惯,喜欢把重要的事情、需要反复学习的文章都放在朋友圈里,便于查阅。这几年开展的健康扶贫工作,我也都陆续发在朋友圈里。一是记录事件,二是寻求支持。今天,我主要谈谈记录的事件。有些人是化名,但事情是真的;有的内容涉及公益扶贫直播带货,大家不爱听可以专心玩手机。

基本情况

我们单位健康扶贫包保的是长白山区的长白县和抚松县,都在中朝边境上。

【小单位接到了大任务】

在省卫生健康委的直属单位中,我们是小单位,几十个人,还不如大医院一个科室的人多。中心有7个科室、6个副处级以上干部。副主任刘冬长期在委扶贫办工作,任务非常重,顾不上中心这边。我们把两个县分成四个片区,一个处级领导包半个县,于丽莎书记和赵颖春副主任包抚松县,武金玲和唐山两位副主任包长白县,我总负责。

我们对负责包保的2个县、20个乡镇、33个建档立卡贫困村,逐村确定对口包保责任人,逐乡、逐村、逐户、逐人、逐项全面核查,发现问题、快速整改、精准帮扶。

【老同志遇到了新情况】

我是2013年6月到吉林省卫生统计信息中心做主任的,2018年初卫生统计信息中心和人口发展统计信息中心合并,2019年又和老龄信息中心整合。每一次合并成立的都是新单位,所以,尽管我原地没动,7年来算是换了三个单位,老家伙成了新人。

以前,每年也有扶贫任务,但是像这次深入彻底开展工作,很多同志都需要学习。比如如何和群众打交道,取得群众信任;比如扶贫政策持续完善,需要随时学习掌握,才能和群众解释清楚;比如这些年新入职来自城里的干部职工,他们了解的农村是城郊的农家乐,不是贫困农民生活的农村,这样的农村对他们而言是陌生的。

几个故事

【老万死了】

去年在走访中得知,老万的大儿子在山东莱州打工因车祸遇难。这个帮他扒苞米的是生于1981年的小儿子。当年因为超生,罚得老万十多年喘不过气来。

今年5月28日,村医说这几天让老万闹哄死了,自杀了两回,爬高压电缆没死成,上吊没气了又救过来,裤兜子都是大小便。我问,老万因为啥自杀?

原来,老万肠癌晚期,去省城检查已经没有手术价值,疼得受不了。我说可以入院宁养止疼。村医说,不行,这个财迷一分钱都不想花。

穷了一辈子的老万,在政府帮助下这两年富得流油,粮仓里满满的,院子里停着几辆农用车,山上十几头牛,成了百万富翁。

我和村医到老万家,他躺在破沙发上。我问为啥自杀。老万说太疼了,不想忍了。问他为啥不住院?老万说住院要查核酸浪费钱。我说核酸钱我出,你去不去住院?老万答应去,保证不再自杀。

老万老伴反对住院,说没人陪护,希望村医去医院陪护。我说一儿一女这时候不用,等你有病也不会侍候你。做事儿能不能有点尺度?儿女的主你能不能做?老万说能做。其实,老万家的钱在他老伴儿手里,谁有财权,谁的话语权就大。

6月18日,我再次下乡,在客运站给卫生院院长发微信问老万的情况。院长说老万病死了。后来,村医告诉我这次是吃药死的,院长担心我难过,没说实话。

在农村,参加不了生产,就没有存在价值,如果还要搭钱,简直就是罪过。老万干了一辈子活儿,一分钱都不舍得花,一个亲人也不想麻烦。他就像乡路上的野草被生活的重轮反复碾压,生若野草,死如尘埃。

【你是谁?】

去年,我走访新开沟村88岁的姜大爷,问他是否享受各项扶贫政策。他说你问的那些政策我都知道,我天天读书看报。见我笑他,老人家领我进屋拿起一本吉林省委主办的党刊《新长征》杂志读起来。老人家耳不聋、眼不花。

村民兵连长说,姜大爷小时候是读过私塾的,《论语》张嘴就来,吹拉弹唱无所不精,原来是村里的会计,能双手打算盘。可惜包办婚姻娶个精神病,生的子女遗传了女方。妇女主任说老人会弹钢琴、会拉手风琴,但是没那个条件。笛子便宜,老人吹笛子,后来疯儿子说太闹,掰断了!

姜大爷说我不能死,我还有任务,我要看着彪子(意思是傻子,其实他儿子是疯子)。村委会说已经报到市精神病医院,等把儿子送去,老人家就能去敬老院享福了。他一辈子都在照看这两个疯儿疯女,傻女儿前些年嫁出去了。在农村只要不是卧床不起的女孩,都能嫁出去。

今年5月30日傍晚,我们赶到村里,村支部书记说姜大爷已经送到镇上敬老院,疯儿子也送到了精神病医院。

第二天,我们到敬老院给姜大爷带了4条烟。疫情期间,院里不准外来人员出入,老人家已经“弹尽粮绝”几个月了。拥有雄厚资源后,马上有个驼背老头跟在姜大爷后头做“小弟”。姜大爷念叨在敬老院看不到报刊,我问怎么回事,院长说全院只有他一个识字的,以前没人提这方面的要求。

6月16日,再次下乡前,我在朋友圈“求助”。驻省工青妇纪检组王迪组长捐赠了今年上半年《新长征》杂志;《新长征》杂志社捐赠了合订本;省健康协会捐赠了《老年健康》杂志合订本;沈阳美合康健从强为老人家买了糕点、牛奶和罐头。

到敬老院把大家捐赠的刊物、食品送给姜大爷。老人家盯着我努力回忆:你是谁来?我想不起来了!姜大爷说,我想回家看看老二。院长说他老糊涂了,忘了儿子已经送到精神病医院。姜大爷老年痴呆病情发展很快,已逐渐感受不到关怀和幸福。有些关心来得太晚,现在有些来不及了。

【生死两难】

村医说云姐太难了。

云姐是一个活够了又不敢死的人,无望的生活压得她透不过气。三个正当年的男人都依靠着她这样一个弱女子在苟延残喘,向死而生。

二十多年前,她带着大儿子改嫁老寇,生了脑瘫的二儿子,二儿子习惯性掉下巴颏,每次吃饭现给他挂上。她安慰老寇,等咱们老了死了,让老大养活老二。2008年,在廊坊打工的大儿子因渐冻症被送回来,她心疼得整夜睡不着,这个孩子知道自己在寇家是外姓人,从小特别乖巧,处处讨好继父和家人,懂事得让人心疼。

2010年,老寇在山里打松籽从树上摔落,脊椎爆裂,瘫痪在床。

云姐自责自己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连累了家人,无数次想自杀,看着脑瘫的二儿子、肢体功能日益衰弱的大儿子,自己死了一了百了,但他们就会饿死。云姐明白了啥叫绝望,就是死不能、活不得。这是我们把吉数研院陈太博老师捐赠的大米,医工所石权、微医段海欣的捐款交给云姐。

在扶贫中,我们经常面对这样的心灵煎熬:老万的死,云姐的绝望,贫困村医的辞职,使我陷入深深的无力感。

【一个老妈和三个弃婴】

当年,骆大娘不能生育,捡了三个弃婴。老大身体正常,村医梁大夫说她拉呱总冒虎磕,老二呆,老三一条腿装的义肢。

老大说,我妹是个彪子,让人家扔了;我弟少条腿是个残废,也让人家扔了。我娘不捡我们回来,就都喂狼了。

我问老大找没找过自己亲生父母,老大说他们嫌弃我不要我了,我找他们干啥!?炕上的就是我亲娘。

三条被原生家庭淘汰的小生命,由骆大娘含辛茹苦拉扯长大成人,一家人其乐融融。

老三说过去老爹一直领着生产队社员没白没黑地干活,老妈辛辛苦苦侍候我们姐弟3人,后来老爹瘫痪,老妈又侍候了7年。

骆大娘去世的老伴是大跃进前一年入的党,是德胜村生产队长。后患脑血栓瘫痪7年,于四年前去世。

我问老三,你是村里高干子弟,没给你爹丢人吧?老三说没丢,我们两口子都是残疾人,村里安排我做清洁工,我们挺知足、挺感激,街道扫得老干净了。

老三每个月做清洁工工资一千元,媳妇是云南人,一只手残疾,他们有两个孩子,身体健康,学习都很努力。

无论生活如何艰难困苦,骆大娘都待三个孩子视若己出,含辛茹苦抚养成人。三个孩子成家之后,因为在一个村里生活,姐弟三人三个家庭随时回家陪骆大娘,一大家人其乐融融。骆大娘身上散发的母性光辉和三个孩子的人性光辉交相辉映,温暖人间。

【老兵的爱情】

姓名:赵忠诚,性别:男,级别:战士。1947年5月14日于长白志愿入伍。1950年2月于广东高宝山介绍入党。96岁的老人家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

简历-入伍前:8岁至11岁玩,12至14岁念书,15至19岁种地,20岁在木厂做工,21岁种地,22岁做(模糊,看不清),23岁参军。——8岁至11岁,玩!太接地气了,让现在的小朋友们羡慕。

简历-入伍后:1947年5月,131师398团5连战士;1951年4月,116师347团1连战士;1955年1月,116师347团1连战士。

何时何故受何奖惩:1949年南下受手巾、袜子、日记本奖励一次。——大家别笑,我上小学时奖品也是笔和笔记本,大人们奖品是手巾、洗脸盆和暖瓶。

赵大爷31岁从39军116师347团复员,32岁娶了邻居家17岁的女儿。

小巷里堆满了赵大爷在工地捡的废木料、木耳种植厂的废菌包、垃圾堆里的纤维板。

昨天在村里,看到赵大爷在劈柴,今天去村里,赵大爷还在劈柴。大娘说他不是在家劈柴,就是出去捡柴。

柴米油盐酱醋茶,长白山区最重要的就是烧柴,因为天气寒冷,大半年需要烧柴取暖。赵大爷每天都在忙着四处捡柴、劈柴。我们中心的同事不理解,小巷堆的柴禾够四五年用了,老人家为啥还四处捡柴?我告诉同事,赵大爷今年96岁,比大娘大14岁,老太太比老头都长寿,赵大爷担心以后大娘没柴烧。

这是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林平法官、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总会计师王艳红委托我们去看望赵大爷。

【好日子刚刚开始】

村医说大头对媳妇不好,我劝大头对媳妇好一点。大头说她是聋哑人,不喊不行,听不见。十多年的糖尿病,折磨得大头的活动范围只能限于从炕头到炕梢。

听说大头儿子在家准备毕业论文,我过去问问择业情况。正好在外屋遇到小伙子,嘱咐他静下心来做好毕业论文,上班后要谦虚、要任劳任怨,做老实人不吃亏。

大头在屋里炕上喊:大哥,进屋。我回他:我不是来看你的。大头坐在炕沿上,我问他,李大夫说你今年吃了四五套猪下水,你不要命了!大头说猪肉太贵吃不起,下水便宜。我嘱咐他,你要听李大夫的话,小头这么有出息,你的苦日子熬出头了,你保住命,小头才有机会孝敬你。

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推拿科刘达副教授、天津肿瘤医院郝尚永师兄听说我下乡扶贫,发过来红包,嘱咐我交给有困难的人。我转给小伙子,嘱咐他马上要毕业上班了,置办一身行头。

几点体会

一是老百姓是真心拥护共产党。

【老林挺牛】

老林1990年毕业回村做村医,深得百姓信任,2004年任村党支部书记,非常有威信。卫生室的药免费供给村民,老林说挣钱就是给大伙花的。村集体养了93头牛,这几天要卖30多头,长白山麓小农场村是优质高原牧场。老林说你们吃的牛肉嫩,都是饲料催起来的,我的牛肉有嚼头。

70年生人的老林老气横秋,作为全村当家人很操心。五一到十一期间,牛群在山上放养,村里有头牛让豹子吃了,老林找政府又赔偿一头。东北豹是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全球数量约100只。

【心灵手巧的陈祥桂】

抚松县兴隆乡南天门村属于旅游村,2018年村里成立了农村民艺公社,为了让大家过上好日子,村党支部书记王晓东请来手工艺老师教村民们学习传统的草编工艺。冬天农闲,家家户户都在家编筐窝篓、绣花绣鞋,等到旅游旺季还能卖点钱贴补家用。

这是我同事赵颖春副主任、王秋月工程师和67岁的陈祥桂在一起,她心灵手巧,擅长刺绣、编织,设计制作很多精致漂亮的手工艺品。

【越活越有奔头】

2004年老伴患胃癌去世,2006年35岁的大儿子肝癌去世,张大娘倾家荡产为爷俩治病。那几年老人彻底傻了,不知饥渴不认人。现在党和国家关心着自己的冷暖和健康,孙子参军报效国家,老人越活越有奔头!

【养老靠党和政府】

英大娘说,现在养老靠党和政府,一年低保给我四千块,儿子才给我五百块。

【共产党对我娘比我们强】

骆大娘的大女儿很严肃地对我说,我爹是老党员,我唠的不是虎嗑,共产党对我娘比我们强。

这些年他们亲眼看到党和国家对贫困群众的各项帮扶。现在的农村完全做到了总书记提出的“两不愁三保障”: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有保障。

二是老百姓真可爱,真坚强。

【厚道的小芳】

小芳生于1974年3月24日,于1996年5月31日嫁给1958年1月6日出生的老傅。在农村最抢手的姑娘为什么嫁给老光棍?因为她智障。当我们进屋,她撵走炕上的人拉着我们坐,特别热情。需要资料马上找,找不到就打老傅。我们离开时又一直送出来。我郑重地和她说再见,把她乐得前仰后合。她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快乐。在农村,老光棍们娶彪子、傻子、疯子的多,因为听不懂话挨打的多,但是像老傅这么疼爱纵容小芳的少。

【高贵的贫困户】

这位82岁的老人家屋里屋外干净利索。我问她是朝鲜族吗?林大娘说是汉族,62岁那年从山东诸城搬来的。干净卫生是人对生活最起码的尊重。

看到村医领着我们进园子,正在忙农活的金大娘用朝语和村医耳语片刻,回卧室换了一件正装回到客厅和我们交流。

自尊,然后有尊严、受敬重。

【做鞋垫的老太太】

十八道沟村75岁的戴家珍独自生活在解困房里。儿时一次意外,一条腿落下了残疾,行走不便,丧失了劳动能力。她说我做不了什么重活,但我的一双手还能缝缝补补,一条腿还能蹬缝纫机,利用边角布料做些鞋垫贴补家用,老人缝制的鞋垫厚实舒服,3元一双,远近闻名,我们中心很多同事们都在用,县里表彰她“脱贫攻坚励志奖”。

【五条腿的凳子和被蛇咬的一条腿】

老仇很能干,七天前下地劳动蹦过雨后积水坑惊到晒太阳的蛇,被咬了一口,小腿肿得像水桶,村医紧急处置后去县医院门诊治疗。我问他你没打死它?老仇说打不得,是保护动物。十七道沟村党支部书记薛钢告诉老仇,你以后拿根棍子指着蛇连说三遍让它赶紧走,它不走就是要攻击你,你可以打死它。大家都笑了,村里人都信任薛钢,都听他的!

五条腿的凳子和根雕都是老仇制作的工艺品,他心灵手巧,还很有艺术品味。

【能人老徐】

连下了几天雪,长白县十二道沟镇船卧子村的老徐挺兴奋,要上山套兔子。夏天老徐用2个轮胎内胎做成筏子,在鸭绿江上捕鱼。虽然他只有一只胳膊,却是村里能人。

【长白一绝——早酥梨】

67岁的老金是朝鲜领袖的远亲,1973年在39军115师当兵,1975年入党。他在长白县十二道沟村种苹果梨。老金说,我在辽宁当兵时学的果树栽培,我的早酥梨皮薄、肉嫩、水多。老金说他的梨能存到来年4月份,我估计够呛,梨太嫩不好存,确实是我吃过的最好的梨。吉大正元的朋友杨振涛、高云彦看到我发的朋友圈,买了30箱;坐标软件杨立志买了50箱,我发微信给他们:“谢谢你们的善良”。

上周四(10月15日),我打电话给老金,他说我知道你,去年帮我卖梨的人。

老金刚完成6次放疗,气喘吁吁地说到了该得病的岁数了。我说你挺厉害,身体有当兵的老底子,扛过来了。老金问我:“上海医院比吉大一院水平高吧?无锡战友,兄弟的一样,让我去上海治。”50年了,战友仍如兄弟,羡慕!

山区里运输困难,老金说以前每年梨都烂在园子里,后来卫生院姜大夫的爱人帮忙晒成梨干儿在网上卖。当年,姜大夫外出打工娶个福建媳妇回来。女生是农村稀缺资源,能娶到大山外面的媳妇,大家都很佩服他。

三是村医真能干,也真不容易。

【字如其人】

长白县宝泉山镇老保甲村卫生室丁济全大夫的字写得很好,是我认识的196个村医里写得最好的。诊疗记录、任务台账笔迹工工整整。边上这个凳子和丁大夫同龄,全镇其他10家卫生室的办公桌椅还不如他的,缺胳膊少腿。麦迪斯顿姜书庚花了一万多块钱,给11家村卫生室全部换成新的。卫生院长王亮东自费买了10斤烧酒送给他。当地烧酒够劲,纯粮酿造,欢迎大家去品尝。

【啥事都管】

长白人说的要脸儿是指有尊严。92岁的高老太太肱骨骨折,为了大小便不麻烦别人,几天不吃不喝。在龙岗卫生院院长王春发的“命令”下才开始进食。王春发辖区的所有村民,他随口就能叫出名字,说出患病情况。他在村里很有威信,老百姓家大事小情都找他商量。

【跨界服务】

七道沟河是长白县和临江市的界河,村医江晓立负责河两岸村民的健康。我问他退休后是不是要投奔儿子?他说我的生活圈子在这里,大城市人再多和我也没啥关系。他的儿子是哈工大博士,村小校长金永七说这孩子太聪明,小学毕业我告诉江大夫,必须送城里上学,别耽误孩子。

【缺两颗牙照相不好看】

老张指着村医宋大夫说他总来看我,怕我死炕上没人管。我问老张对村医服务满意不?他说太满意了。我问满意你咋不乐呢?老张说不能乐,缺两颗牙照相不好看。

原来想发动大家给他捐款镶牙,后来发现院子里的蔬菜是驻村干部帮他种的,老张太懒。主要还是我们差钱儿,全口牙3000元,农村老人豁牙漏齿的太多,帮不过来。

【帮别人自己也很难】

这个瘦弱的男孩是脑炎后遗症,腿脚、语言不利索,父亲是盲人,母亲精神分裂。通化卫校毕业后,同学介绍来村卫生室帮忙,对全村工作了如指掌。男孩家在外地。我问他,想家吗?经常回去吗?他说不回去。

冬天时,信息中心于丽莎书记来卫生室,冻得拿不出手来。丽莎书记心疼小伙子,问他,这么冷,晚上住能受得了吗?小伙子说白天入户巡诊时,老乡家里暖和。我们给小伙子买了几箱方便面,给他10袋大米,中心职工给他捐了一千块钱。小伙子不要,我说我们这个年龄都是你长辈,长辈给的你敢不要?你服务好村里老百姓就是对我们的报答。

今年上半年,小伙子考取了乡村医生资格证,正式上岗了。九月份,县里告诉丽莎书记小伙子辞职回家了,他父亲一直催他回家务工,分担家庭负担。山区村医薪水微薄,很难养家糊口。丽莎书记想给他发微信,发现自己被删除了。

村医们肩负健康扶贫重任。但是,有的村医本身就很困难,需要全社会关心帮助。

四是农村真需要卫生健康信息化。

致富村,我们去的季节是8户15人,前营村冬天剩下20多人,八盘道村40多口人。全村每人、每天去村卫生室看两次病,也养活不了村医。我经常看到各地为解决农村群众看病就医问题制订各种政策,推动县乡医生驻村服务,医学院校特招农村大学生回村服务。十几年来,这些政策持续推动,应该没有彻底解决问题,否则不会一直到现在还在推动。但是,如果应用上互联网+医疗健康,必然会事半功倍,也就是总书记说的信息技术会让医疗健康“如虎添翼”。

通过走访,我发现几百上千人的大村不存在村医短缺问题,服务人口多,效益好,大家都抢着干。真正缺村医的是几十人、一二百人的村子,这种情况在老少边穷的地区很常见,留不住人,留住了平时也没啥事,业务很快荒废了。当地村卫生室、乡卫生院只有发展远程医疗、智能辅助诊断、可穿戴设备才能解决问题。毛主席说:“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恳请各位同学和信息技术企业关注农村卫生健康信息化。

这是我同事赵颖春副主任为抚松县、长白县卫生院长们讲授健康扶贫管理信息系统贫困人口数据维护。电子政务科王秋月工程师教村医王兆军操作贫困人口患病数据维护。王兆军很快就学会了,王秋月举大拇指赞他。

这是亿阳信通、吉视传媒工程师为长白县、抚松县中医院调试远程医疗,当地可以与长春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省中医药科学院附属医院专家视频问诊。目前,全省所有乡镇卫生院和二级以上公立医院都实现了远程医疗服务全覆盖,包括中医院。

五是无处安放的乡愁。

【老董挺帅】

这个村海拔1260米,可以远眺白雪皑皑的白头山。这里天气冷得早,老董在室内的泡沫箱里栽着香菜和小葱,一看就是热爱生活的人。我说你挺帅啊!老董不好意思了,照照镜子说:以前没人说过呀!

出了董家大门,村医告诉我老董儿子酗酒,双目失明,靠74岁的老董侍候。这时候,老董从屋里追出来嚷着,山东口音太重。我问村医老董说啥。村医翻译说嗑唠得挺好的,怎么说走就走了。我说是不是我夸他帅,他爱听。村医笑了,参地退耕还林后,村里没几户人家,老人太寂寞了。

【相依为命】

钱大娘与患精神病的儿子相依为命。她编的盖帘20元一个,但是现在用电饭煲的越来越多,买她产品的越来越少。

儿子病情发作就打钱大娘,村医说这小子下死手打他妈。我劝钱大娘送儿子住精神病医院。大娘说儿子太可怜了,从小老实,外出打工总挨欺负才患上的病,我能活几天就照顾他几天吧!1952年生人的钱大娘,24岁从山东沂水嫁到长白山沟里。

【遇到老乡】

生于1938年的于锡山老人是山东文登人,我祖籍是文登山后张家村的,老人家高兴地说我知道,我是葛家村的。于锡山老伴韩梅花是山东胶县人。

于锡山老人的兄弟姐妹都在山东老家,十五年前回去团聚过。现在岁数太大了,哪都去不了,想兄弟姐妹们时就翻看影集。

【严峻的农村养老形势】

后院75岁的老杨说老郭婆子活不长了,糊涂了,见谁骂谁,不敢骂我,我年轻。(郭大娘85岁)

这些年,农村人口向城镇转移,村小学撤并,村里只剩下老人。我问村支部书记薛刚,你们村最年轻的是谁?49岁的薛刚说是我啊!村里如果有孩子在路上玩儿,好多人会出来看。村干部说,有一天傍晚我看窗外村子主路,昨晚下的雪地上,一整天只有一溜狗跑过的脚印。

安放我们乡愁的地方正日渐老去。

六是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周大爷呲牙笑了】

20年前的一天是周大娘的生日,因为脑瘤导致失明的周大娘想吃肉。当时61岁的周大爷沿着不大远村的山路,跑到八道沟镇里买完肉又跑回来,看到老伴倒在门口已经去世了。周大爷说健康扶贫政策自己都享受到了,很知足。但是想到二十年前没钱给老伴治病,想到她遭的罪,就心疼难受。

我询问老人家身体状况,周大爷说没牙了,只能囫囵半片吞食物,所以每天都要吃胃药,说话漏风,别人也听不懂自己说话。

吉林智慧医信崔洋看到我在朋友圈发的微信,当即联系镇卫生院,提出为周大爷镶牙捐款。院长邹怀东深受感动,马上安排口腔科医生李燕鹏上门为周大爷服务。周大爷戴上假牙嘴不瘪了,显得年轻了。他说我想吃梨,想了好几年了。李燕鹏领着兴高采烈的周大爷到镇上集市买梨。这口牙三千块钱,换来老人余生的幸福,崔洋说太值了。

【香子的“兵器”】

17年前的一场车祸改变了香子的一生。车祸造成她颅脑损伤瘫痪在床,丈夫弃家而去,14岁女儿自杀,剩下她一个人。村委会安排邻居帮她做饭。

香子的炕上摆着4根木竿,有拉窗帘的、拉饭桌的、开门的、开电视的。床上有3根绳子,有关门、关窗的,有拽自己腿的。这些木竿和绳子扩大了她的活动范围。

朝鲜族非常卫生干净,但是瘫痪在床的香子只能偎在脏被窝里。床上有根粗下水管,屎尿自己处理。王沫迪是我们信息中心很阳光很善良的一位大姐,从家里给她带来崭新的床上用品和被褥。

省委省政府2008年捐赠的电视机已经坏了,因为电器更新太快,没有配件,修不起来。吉科软王春发看到我发的朋友圈,为香子买了电视机并留下1200元钱。信息中心同事文生、士龙和孙咏将电视安装好。电视节目是香子了解外部世界的唯一渠道。

村医对香子说,这个电视有遥控器,不用棍子捅,你省了一件“兵器”。

【大胜的企盼】

用村医李长富的话说,大胜原来是村里最能干的人,聪明,啥活儿他看一眼就会。16年前,伐树时被砸成高位截瘫。家里一儿一女,四口之家全靠爱人培芝在村里做环卫工人养活。柔弱的培芝精心照护,大胜16年来没有褥疮、没有抑郁。我问培芝,有啥需要帮助的,培芝说没有,都挺好的。我问大胜,你这张双人铁床多占地方啊,培芝给你翻一次身很费劲,我帮你换张护理床吧。大胜说不用,家里地方小,大学寒暑假儿子回来还要睡在自己身边。卧室里还挤着一个20年前的旧衣柜、一张饭桌。我动员培芝全换掉,科学安排有限空间。大胜听着也很兴奋,拿出手机给我看一款拼多多上的医用护理床。

这是我在朋友圈发的求助信息,省卫生健康委审批办于馨丽看到后为大胜捐的医用床。这是中国银行长春工农大路支行党员干部捐款为大胜买的衣柜,为他儿子买的单人床。这是中行孟爽拥着培芝安慰她,培芝说谢谢你帮我们,话音未落眼泪就下来了。

趁我们装配衣柜和单人床,培芝跑到园子里拔了一大编织袋白菜给孟爽。孟爽不拿,我劝她收下。回来的路上,孟爽问是不是拿了(白菜)她心里好受些?培芝要脸儿(自尊心强),李长富是大胜初中班长,多年来一直帮忙照顾大胜,只是医药费可以优惠但不能不收,否则培芝就不再去了。

大胜的理想是坐起来、腿放下、腿抬起来、左翻身、右翻身。现在这张床都帮他实现了,或者说于馨丽都帮他实现了。

在江苏读大学的儿子是大胜的骄傲。儿子原来读动物科学专业,后来不忍心解剖动物,转系到外语学院。我说坏了,外语学院女生多,谈恋爱费钱啊!大胜说女生是挺多,儿子班级39人只有7个男生。健康无忧姜险峰说让孩子每周末到我公司来勤工俭学吧!

【省红十字会赠药】

我们中心包保的两个县均为边境山区县,有的村卫生室服务人口非常少,只有几十口人,村医收入入不敷出、生活困难。村医个人承担村卫生室药品采购压力很大,有的药品临近保质期,村医也不舍得处理。

我们和森祥科技、吉林大药房发起,为包保的两个县共33个重点贫困村卫生室捐助药品,为生活困难的村医捐助衣物及生活用品。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牛继东协调亚泰集团为抚松、长白捐赠价值100万元的农村常用药品。长白县卫生健康局局长王林说,这些药解决了村卫生室的大问题。

【莫以善小而不为】

农村留守老人多,体弱多病,脑血栓老人想出屋晒太阳,行动不便,好不容易出去了回屋都费劲。如果能有个轮椅、有个拐杖就方便多了。

总书记讲要扶真贫、真扶贫,少搞一些盆景,多搞一些惠及贫困群众的实事。什么是实事?让老百姓能实实在在感受到党在关心自己,就是实事。给扶着墙走的贫困户、听不着声音的贫困户、瘫痪在床的贫困户,买个拐杖、买个助听器、买个轮椅,让他们走出去、听得到、看得见、坐起来就是实事。好的拐杖五六十,使得住的助听器一百多块,差不多的轮椅三四百。我们和联宇合达发动职工开展捐助行动。

临江市六道沟镇七道沟村的老金家两口子因为疾病,听力都不好,与周围沟通起来很困难,大家一直以为他俩是聋哑老人。当捐助的助听器送到,老金很认真地学习如何佩戴和使用,非常开心地说:“我耳朵罢工两年多,啥也听不到,感觉像傻子一样,现在好了,我们也能和大家唠嗑了。”

这次捐助活动为长白县、临江市的失能贫困户购置拐杖21把、助听器30个、轮椅6辆。

需要帮助的人就在你身边

李克强总理在今年5月28日答记者问中提到:“我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1000元。”这6亿人就在咱们身边,每个月要靠这点收入维系衣食住行、吃喝拉撒。扶贫工作任重道远,只要全社会共同努力,大家齐心协力,能力大的做大事,能力小的做小事,没有能力的,哪怕陪贫困老人聊聊天、出出主意,都是在做贡献。

脱贫攻坚是一项历史伟业。作为信息人能够参与其中,并为之努力奋斗,倍感光荣。

谢谢大家!

【作者简介】

张启军,吉林省卫生健康信息中心书记、主任,长春中医药大学硕士生导师,《中国卫生信息管理杂志》《中国数字医学》杂志编委,中国卫生信息与健康医疗大数据学会健康卡专委会副主任委员。

近年来,先后主持并完成吉林省居民健康卡管理平台、吉林省全民健康信息服务平台、吉林省卫生统计信息决策支持系统、吉林省卫生系统财务交流平台、吉林省DRGs信息系统、吉林省全民健康数据中心、吉林省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等项目的建设方案编制和组织实施。

关注HIT专家网微信订阅号
精彩不容错过!

【责任编辑:陈曦】

赞(17)

评论 1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不驰于空想,不慕于虚声。要扶贫,必精准。了解百姓生活,敢交穷朋友。把心掏出来,有幸和启军主任参与一次,到过这些地方,感受很深刻,很实在,很受教育。脚踏实地,实实在在。一个人倒下来,一群人来,一个小家难住了,一个大家扶住了,城里和乡村距离,其实是心与心的距离,打破空间的篱笆,自然流淌的爱,就会温暖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他和他们,值得我们致敬

    lishaochun0014周前 (10-2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健康扶贫:一位卫生信息中心主任的“朋友圈”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