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广州妇儿中心经历了怎样的信息系统“大换血”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副主任李庆丰

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副主任李庆丰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朱小兵   陶玲

时隔两年,原本熙熙攘攘的的一楼挂号窗口前,再无人排队等候。挂号窗口人员也已经全部消失。这就是12月16日HIT专家网再次走进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在一楼大厅的亲眼所见。原来,通过实行多种形式的预约挂号和分诊手段,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已经实现了超过93%的预约就诊率。绝大部分病人到院后都直接到各个诊室前等候就诊。

在2016年12月16-18日举行的第三届中美医疗信息化发展高峰论坛暨2016 HIMSS大中华区年会期间,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的现场参观、以及经验分享会专场,人气爆棚。今年10月,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以下简称广州妇儿中心)通过HIMSS住院和门诊EMRAM 双7级评审,成为国内第四家通过HIMSS 7级认证的医院。利用会议间隙,HIT专家在现场专访了刚刚来到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满一年并分管全院信息化建设的李庆丰副院长。

广州妇儿中心挂号窗已经取消

广州妇儿中心挂号窗已经取消

医院信息系统“大换血”

在短短6个月时间里,广州妇儿中心从一开始的“没有把握”到顺利通过HIMSS7评级,期间究竟经历了什么?李庆丰副院长说,其实这里面既有管理的变革、流程的优化,更有理念的突破,特别是强化了原有的PDCA管理,实现了多个闭环管理。带给患者更加优质、高效、安全的诊疗服务和就医体验。当然,落实到信息化建设内容上,不亚于是一场同步开展、多条战线并进的“战役”。

在2015年11月通过HIMSS 6级认证后,广州妇儿中心很快确定继续参评HIMSS7级。“当时很多同事都觉得我们速度太快,不应该急于求成。”从事了医院信息化建设已有十余年的李庆丰说,“我们了解到,HIMSS 7级要求的智能化程度非常高、工作量大,并不是几个部门、增加几个功能就能实现的。”

按照传统架构的修修补补不能实现目标,系统需要彻底的变革。为此,广州妇儿中心进行了软件系统“大换血”。把以前的大HIS全部换成了由微小化模块集成,让传统的收费、电子病历、移动护理、医嘱等都变成一个个单独的微小化应用。

新的医院信息系统上线后,广州妇儿中心于2016年3月底开始接受HIMSS预审。“刚刚上线那段时期可谓‘鸡飞狗跳’。系统需要时间磨合,加强稳定性。但快有快的好处,我们只用了短短四、五个月就一鼓作气完成了。” 李庆丰说,“改革中的阵痛是理所当然的。对不是从事信息化工作的人来说,很难体会要在短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成就的难度,加之对于磨合期出现问题的诸多抱怨。但这时候一定不能打退堂鼓,要坚定地往前走。”

“HIMSS 7其实是抓手,通过搭建结构化电子病历、闭环管理、集成平台、无纸化、区域互通互联以及足够安全的、便捷的智能辅助决策和诊断系统,让医院建立起高标准的技术体系,实现技术的实际应用、医务人员的获得感和为患者提供安全便利的医疗服务。” 李庆丰坦言, HIMSS 7并不是目的,而是建设高水平智慧医院的重要路径,是医院创新发展的新起点。

19个闭环管理流程不留死角

广州妇儿中心采用智能化的技术手段,对医疗进行闭环管理,使医疗、护理流程化繁为简,减少误差。据了解,目前已经实现了包括医嘱、药品、输血、皮试、检验、病理、护理、母乳等19个业务的闭环,其中药物方面占了有6个。这些闭环的运行都基于医院强大的信息集成和物联网应用基础。

“闭环管理是整个工作流程的再造,让医疗环节的每个时间、地点、人、物资都能追溯。信息渠道畅通,倒逼各个流程按规章办事。”李庆丰说。

当然,这些闭环建设的直接驱动力,必须来自各个业务部门。它们先提出需求,信息部门再提供技术手段。比如,输血闭环,闭环环主由医院血库负责人担任,把临床、医技、信息科、软件开发公司等所有相关方纳入小组。医院分三个关键节点和四个主体,关键节点分别是输血核对、不良反应和输血评价。四个主体为医生、护士、血库和患者。以制度为准则,从关键节点和主体着手,全面疏理整个流程及细节,在环内进行充分沟通后,确定方案,整改试用。最后,各方再把意见反馈给环主,由环主进行协调改进。

而在药物发放环节,过去,广州妇儿中心采取的是传统的先交钱后审方的方式,医生开具处方—患者缴费—临床药师审方-患者取药。现在,经过闭环流程改造,将顺序调整成医生开具处方—临床药师审方—患者缴费—患者取药。药师审核不仅要看到医生医嘱,还要看到病人的所有信息资料包括病史、医嘱、化验甚至病患院外的信息。若药师对医生处方有疑问,审方不予通过,临床药师就会通过系统与开方医生沟通,对处方做出修改,这样就避免了患者在药房和门诊来回奔波,减少了中间环节,避免了一部分就医的矛盾。

此外,每一个药品都有自己的ID,每一个步骤都通过扫码完成。这样,药品信息、操作者信息、时间、地点、患者信息等在扫码过程中被连续记录,形成闭环,确保用药安全。闭环的建立,让药品检查、不良反应追溯,以及药品召回等流程都能被及时、准确的调用。

院内不再设立中心机房的“云上”三甲医院 

与此同时,广州妇儿中心还做出了一个让业界瞠目的举动:全部信息系统基于中国联通提供的云服务运行。这也是全国首家将业务系统搬上云端、不设中心机房的三甲医院。医院信息系统、移动医疗护理系统、医患协同平台、信息和数据集成平台等系统全面实现“互联网+医疗”2.0模式。“云上医院”不仅为医疗卫生信息化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的平台,也为打通各应用之间的壁垒,通过大数据共享、整合、分析充分释放了数据的价值创造了更好的条件。

“云托管,我们起步比较早,但不少人担心它的安全性。其实创新就有风险,但我们密切与合作伙伴的沟通协调,高标准强化技术可靠性和运营维护管理,扎实做好风险防控措施及应急预案和演练,目前觉得风险还是可控的。” 李庆丰表示。

为保障业务系统的高效应用,医院不仅利用云平台自身的漂移、快照等功能,还提供云灾备的解决方案,对关键业务实现系统和数据的容灾和备份。整个数据可用性、备份量都提高不少,每个数据有三、四重的保护。而且,每台云主机的性能状况乃至每个具体业务系统的服务程序和数据库运行情况,都实现24小时的不间断监控,并且对所有上线的业务系统根据实现运行情况设置经验阈值,通过短信、邮箱等告警形式做到防患于未然。

云托管给广州妇儿中心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随着业务量的不断增长,医院每天都通过这一“高速公路”进行数据交互,增长曲线呈现20-30°上升趋势。据统计,该院现在信息交互量最高达到160万次,而一般的综合性医院交互量也就几十万。此外,广州妇儿中心还推出了全方位云会诊,实现了科内、科间、院外的全方位联盟。

广州妇儿中心最早应用了支付宝未来医院服务窗

广州妇儿中心最早应用了支付宝未来医院服务窗

手机预约挂号 绑定支付宝缴费

在信息化建设的快车道上,广州妇儿中心还很早开通了手机挂号、支付宝付费等便民服务。手机挂号提供“预约挂号”和“当天挂号”两种服务。手机预约挂号服务,一般提前7天放出,而当天的号源在早上7点和现场挂号一起放出。每位医生都会显示当天还剩余多少号源。就诊后,如果已绑定医保卡,患者只需利用手机支付自费部分,医保结算部分无需再垫付。

为减少患者挂号后候诊时间长的问题,系统配有等候推送服务,前面有几个人在就诊,挂号人就诊时间段一目了然。目前,该院非急诊挂号预约已高达九成以上,四成多病人实现了自助缴费。

此外,医院还上线了医患协同APP。通过APP,不仅为病人提供了便捷的随访和健康宣教手段,而且医护人员对病患实施的相关治疗,病人也都会得到相应的信息反馈。比如医生开了医嘱,病人可通过手机查看。李庆丰说,依法能公开的信息都会毫无保留地开放给病患。医疗信息的及时反馈可以让病患在与医务工作者口头沟通之余,再通过文字、影像资料更详细的了解自身病情和相关医疗知识。公开、透明的资料增强了医患之间的信任,让病人更好的配合医疗工作的开展。

信息化建设的好坏和传承是与医院长期愿景密不可分。成功的信息化建设一定是集体的意志和战略化的目标。李庆丰表示,广州妇儿中心定位为研究型、智慧型医院。智慧就得从数据、模型建设入手,整个建设过程需要形成持续改进的良性循环。广州妇儿中心要真正达到智慧型医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广州妇儿中心经历了怎样的信息系统“大换血”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