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独家】邬金国:宁波HIT背后推手

近年来,宁波市卫生信息化建设的优越成果越来越被外界所认知,差不多每周都有两三批外界同行到访考察。在惊诧于鄞州区域卫生信息平台的震撼性成果的同时,参观者们几乎都会产生一个共同的印象,宁波卫生信息化建设的推进,也得益于本土HIT企业的执着耕耘。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  谭啸 朱小兵

 

宁波市第一医院是一家拥有1000张核定床位的三甲医院,但其信息科只有8个人,这么少的人如何把信息化做得精细呢?原来,该院信息科背后,还有一家本地化医疗应用系统解决方案服务商——宁波金唐软件股份有限公司。

金唐公司总经理邬金国本人则是一位地道的卫生信息化“痴迷者”。

他多年来潜心研究医疗卫生系统的需求,从HIS到PACS、从医院到社区、从区域卫生信息化到区域健康管理。以城市为单位,从提高区域内医疗卫生服务质量、优化居民看病流程、提高区域内居民健康水平的角度定位公司的经营模式。在他的影响下,金唐公司已然不是一个单纯的“乙方”角色,而是在某种程度上与甲方共同出谋划策、共同探索医疗信息化。

作为一个经济发达城市,宁波的卫生信息化闪耀着很多创新的亮点:全市统一就诊卡、实名制网上挂号与诊疗服务、鄞州区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全国首创的宁波市区域病理诊断中心、央视二套专题报道的区域影像服务中心、普及到市区所有社区中心(站)全科医生工作平台等,而这一系列亮点的背后,都有着金唐公司和邬金国的默默工作。

爱上HIT没商量

十多年来,邬金国每出差去一个地方,都要实地考察当地最大的医院和最小的医院的信息系统,他认为很有趣、很有研究价值。

早在1994年,邬金国开始研究开发医疗管理软件,1995年和他的合作伙伴韩贤国开发出了一套基于ORACLE数据库的医院管理信息系统软件。1996年1月1日,这套系统在宁波市医疗中心李惠利医院全面实施使用。同年,邬金国写了一份报告给当时他所在的中国磁记录设备公司。这份报告极力建议中磁公司投资医疗信息化,将其作为一项产业来发展。但是中磁认为软件不算产业,不支持。

2000年6月,出于对卫生信息化的极大兴趣,邬金国离开中磁公司。放弃了经营得熟门熟路的金融行业,他毅然决然地注册成立金唐公司,“以努力推进医疗事业信息化,为人类健康服务”为公司的使命,专业从事卫生信息化的建设。第一批员工有8个人。十多年来,这些参与创业的元老中,只有一人回了北京,其他人都没有离开。

公司成立之初,邬金国就梦想建立“宁波市居民医疗健康档案数据中心”,替宁波市所有居民保存和管理其医疗健康档案,并希望能够据此为宁波市所有居民提供健康管理服务。 2001年,邬金国开始做居民健康档案。他希望,健康档案是医务人员在为居民看病过程中通过其工作电脑自然收集到的,并在医务人员对居民的日常医疗活动中动态调阅,而不是一次性录入的。

2004年,邬金国申报的“社区医生综合工作平台”项目在科技部立项,也就是后来的全科医生集成工作站。这一项目集中体现了邬金国对居民健康管理的两大基本理念:第一,健康档案必须是动态的,正所谓“活档”;第二,健康档案是可移动使用的,经过授权的社区医生可以随时随地调出来看。

2008年,金唐公司推出了集“个人工作首页、健康档案、全科诊疗、体检中心(可支持体检中心体检模式,也可支持下乡移动体检)、双向转诊、预约诊疗、疾病管理(高血压、糖尿病、脑卒中、冠心病、精神病、高危人群等)、健康保健(妇女、儿童、老人、残疾人、精神病)、计划免疫、疾病控制、计划生育、健康教育、死亡管理、出院随访、绩效考核”等于一体的“全科医生工作平台”,软件采用SOA构架,ESB数据总线技术。社区全科医生的日常工作,全部由一个软件解决。

此时,邬金国的头脑中已经有了区域协同医疗的构想。他希望打造一个全功能的平台,不同医院、不同岗位的人,围绕病人通过信息化纽带开展协同工作。产生的信息再全部汇入平台,数据是一体化的。其实,这当中已经有了云计算的思想。

对于当前大热的云计算,邬金国认为,“云平台可以分为两种:集成式的、分布式的,我更支持分布式的云。”

 

 

“三实”作风,灵敏嗅觉

做人实在,做产品实用,做事情踏实。这是邬金国提倡的企业经营三个原则,并把这一原则坚决地贯彻到产品开发及公司运作中。“我们医疗软件公司所做的工作,都要顺应医院和社会的需求。”

准确发掘并把握住医院和社会的需求,是邬金国的过人之处。

在金唐公司,具有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人才能做客户经理这一职位。那什么是客户经理呢?销售吗?面对记者的疑问,邬金国进一步解释:“客户经理不是销售,也不仅仅是技术人员,他们广泛深入到医院的各个科室,工作职责包括三方面:一是系统巡检,及时发现公司产品存在的问题和医院系统运行的隐患;二是咨询顾问,为医院的信息化建设提供规划、策划、和实施指导,相当于专业咨询公司的顾问,帮助实现管理及流程的优化;三是采集需求,把使用者的对软件的抱怨、对其工作业务的信息化要求等第一时间采集、探讨,带回公司,及时发掘医院的IT需求。”可以看出,金唐公司干了很多甲方信息科的工作。

从2000年开始,邬金国开始做医(农)保软件;并针对一个社区医院下面有很多个服务站这一情况,开发了多药房系统,把医院的药库严格管理起来,杜绝了“串药”现象。药店如果没有上进销存系统,就不能联进医保系统。到2001年,宁波就实现了医保实时结算,2003年,新农合实现实时结算,这也是在全国领先的创举。

“宁波农保软件的设计原则,一是尽量自动结报,减少管理支出,把有限的农保资金尽可能多的用到参保人身上,二是是让老百姓尽量方便地就诊。”邬金国说,我们把医(农)保定点定到社区中心,实现了在下面看病就在下面结报,在社区卫生服务站一样结报。这样既方便了老百姓,又节省了大量的人力成本及行政配置资源。

坚持不改软件、“割韭菜”打法

医疗信息化软件实施,修改司空见惯。几乎没有人没见过HIS软件不做任何改动、直接实施的公司。

邬金国认为,软件公司要盈利,首要原则是:产品化,尽量不改软件,要买我的软件就必须接受我的管理思想。当然,这样的底气必须来自深厚的专业积淀。

邬金国把软件服务比喻为“割韭菜”:种韭菜,需要施肥,这就是服务过程,韭菜长长好了就割一点,要不断地施肥,才能不断地收割。

所以,在早些年,邬金国采用了低价铺开的策略,像鄞州区23家医院在2001年刚刚开始HIS系统建设时是3500元一家医院的价格。“目的是通过这种策略,让更多的医院能够接受我们软件的医院管理理念。”邬金国认为,医疗软件的开发是无止境的,因为管理是无止境的,人的思想在变,国家政策在变,老百姓的医疗需求也在变,IT技术也在快速发展。管理软件的核心是管理、是服务。所以医疗软件公司的服务也是无止境的,也有永远做不完的业务,无穷无尽。“医院管理软件的生命周期一般是5年左右,5年中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需求。有些需求在现有的软件构架下面无法实现或者无法有效实现,用户刚开始会忍着,但随着年限增加这类需求会越积越多,到5年以后一般都忍不了了、必须换构架了。”

“我们给医院换软件的速度很快,一个三级医院HIS一般都是1个月搞定,最多3个月,而且把老系统的数据全部导过来。”邬金国谈到,很多公司在医院实施完项目后都得留一个人处理经常出现的软件问题,做一家医院留一个人,这必然带来高成本,我们的系统很稳定,不需要长期留人在现场服务,通过远程服务就能解决问题。一定要产品化才有盈利能力。

据邬金国介绍,他们曾在外地做过一家三级医院,医院原来用的是一家老牌HIS公司的产品,换我们公司的产品,一个半月就搞定了,前1个月就是沟通和培训,把我们软件蕴含的的管理思想灌输给医院,后半个月时间用来实施。而且,我们派出去实施的人都是强手,他们都必须在公司有3年以上的工作经验,要对医院的业务非常熟悉。否则,医务人员一提需求,项目实施人员由于不熟悉业务无法判断需求的合理性,也无法把公司软件产品蕴含的优秀的管理思想让对方接受,就只能答应人家按照他的要求改软件,软件最怕乱改,对系统的稳定性、运行效率、流程的合理性都会带来极大的损害。但我们对用户的合理需求都会积极响应,即使这个需求会给公司带来极大的开发成本,我们也会不惜代价的去满足需求。

邬金国还有一个“结婚理论”,他认为,买软件就像找对象,结婚前相互多了解,找到互相合适的才能结婚,而婚后的关键是好好过日子,夫妻双方都要互信互爱、都要愿意为对方付出;有矛盾是必然的,但发生矛盾后不要吵架,要协商解决问题,双方都要投入精力去维护婚姻,经营家庭,日子才会过得幸幸福福、家庭才能经营的红红火火。

 

 

赞(11)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热情执着的专业人士。赞..

    老北风8年前 (2014-02-07)
  2. #2

    春有牡丹,夏有荷花,秋有芙蓉,冬有梅花!牡丹、荷花、芙蓉、梅花使四季拥有最美好的事物和心情!希望你邬金国四季生活非常幸福,家庭和睦,事业十分满意。

    wmj1112年前 (2020-08-16)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独家】邬金国:宁波HIT背后推手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