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寻找中美HIT差异与差距

来源:HIT专家网    记者:陈翠翠

2014年2月23日,备受全球HIT业界瞩目的HIMSS14盛会在美国奥兰多市举行,国内不少HIT同行踊跃参会学习,了解美国医疗信息化前沿动态。3月23日,时隔一个月,HIMSS14 参访人员再聚首,于北京举行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为业界奉上“取经”感悟,共同探寻中美HIT的差异与差距。

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现场

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现场

“我想通过你们的眼睛,了解美国医疗信息化的情况。”CHIMA副主委、解放军总医院医学信息情报研究所副所长薛万国说。

“我在前几年也参加过HIMSS年会,当时大家感慨很多,回国后也想聚聚互相分享。HIT专家网今年举办专门的活动,正是我们所希望的。”北京复兴医院信息中心主任宋炎兴奋地说。

正是在这样的期待中,3月23日下午,由HIT专家网、智慧卫生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联合主办、INTEL公司协办的“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在北京成功举行。除去现场近60名听众,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名HIT业内人士,通过HIT专家网电子病历QQ群视频观看了直播。

会上,多位HIMSS14参访代表与国内HIT同行分享他们的参访感受,传递美国医疗信息化发展的最新动态,并积极探讨中美医疗信息化的差异和差距——而这也正是CHIMA名誉主任委员李包罗教授给本次讨论会的指导命题。

中美HIT最大的差距:不是技术而是观念

“中国与美国在医疗行业差距最大的不是技术,而是观念。”CHIMA副主委、北医三院信息中心主任沈韬直指中美HIT的差距。

CHIMA副主委、北医三院信息中心主任沈韬

CHIMA副主委、北医三院信息中心主任沈韬

沈韬说,一个行业的发展强调创新,而在国内,更多的是缺乏理念的创新。可以看到,很多观念都是美国提出来,国内随之亦步亦趋、紧紧追赶。例如,在美国,远程监控技术多用于ICU病房。即在医院的每个ICU前都安装远程监控,并进行体征数据的采集、传送等,将数据统一显示在数据中心的大屏幕上,并派专人查看,一有异常立即采取救护措施。但是在国内,虽然已有技术上的采用,却没有这种创新的应用场景。

沈韬主任特别强调,这次参会,他发现美国提出一个新的理念,即患者参与(Patient Engagement)。“美国JCI每年都会发布病人安全十大目标,而在最新发布的十大目标的最后一条,强调的是患者要参与到医疗过程中,而不是被动地由医生主导。现在,一些系统的设计与应用的流程,都将用户参与考虑进去。这就是一个新的理念创新。”沈韬主任说。

“无论是公司的业务还是规模,包括客户的成熟度等方面,美国都走在前面,中美HIT产业有着巨大差异。”已经是第三次参加HIMSS年会的上海卫宁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徐春华说,“这次参访回来的一个感受就是:虽然美国非常值得我们学习,但是,实际发展要照搬美国,还是很困难的。我们还是要根据国内实际,走有自己特色的路,这也是一个比较务实的考虑。”

上海卫宁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徐春华

上海卫宁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徐春华

徐春华举例介绍说,这次HIMSS展会上,设立了一个互操作性测试的展台,囊括了全美最主要的厂商。然而,经过现场交流获悉,这些测试场景实际上并没有实现,只是他们的一个方向。所以,他认为,对美国的东西光听不够,要深入地了解、感受,分清愿景与现实。“中美HIT有些方面的差距,也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么大。美国在实际的发展中也遇到很多问题,例如身份标识问题,现在美国卫生信息技术协调办公室(ONC)也在协调,如何用一个全国统一的身份标识来解决这个问题。”

安泰集团(Aetna)首席执行官Mark Bertolini在与中国参会成员互动时说,中国应该和美国有所不同。”徐春华说,“虽然目前有差距,但是,如果我们想用美国的方法,在中国实现HIT大跃进,那是不现实的。这需要我们在实际的业务中去梳理,找到符合中国HIT发展的路。”

作为国内第一家注册参访HIMSS的新闻媒体,HIT专家网总编辑朱小兵表示,中美HIT的差距,不是技术上的差距,而是软环境、软实力的差距。我们的政府主管部门,应该着力提升HIT建设的组织、引导、协调、监管能力。

HIT专家网总编辑朱小兵

HIT专家网总编辑朱小兵

英国雷丁大学医疗信息国际研究中心(HIRC)主任杨宏桥博士,从美国医疗信息化的厂商的角度来分享他的感受。他介绍了美国HIT行业的厂商排名,及其主要产品、市场情况等。他认为,由于背景不同、体制不同、发展阶段不同等原因,国内的企业和厂商在规模上、深度上、竞争力等方面都存在差距,但国内的企业和医疗信息化,都应该向这些大的企业学习。

英国雷丁大学医疗信息国际研究中心(HIRC)主任杨宏桥博士

英国雷丁大学医疗信息国际研究中心(HIRC)主任杨宏桥博士

政府是HIT发展的有力推手

北京天坛医院信息中心副主任白波也是第一次参加HIMSS大会。这次参访给他最大的感受是:国家、政策是医疗信息化发展的重要推手;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有权威的标准来评价信息化建设的情况。这将起到两方面的作用,一是促进电子病历在医疗机构推广全民的电子病历;二是促进HIT厂商的产品的标准化。虽然这些标准化可能存在争议,但至少是一个得到普遍认可的标准。反观国内的信息化的标准设立,目前,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来引导市场的发展,各个厂商还属于各自为政的阶段。

“这次去参会,通过与产业里不同角色参展者交流,给我最深的感受是:政府的核心应用对标准的推动,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反过来,标准也是服务于这些应用。没有应用而谈标准,肯定是举步维艰。我们现在要解决标准问题,如何驱动政府来推进这些核心应用是关键。”徐春华也有同样的感受。

北京天坛医院信息中心副主任白波

北京天坛医院信息中心副主任白波

沈韬主任认为:“美国推电子病历与中国大不相同,美国推的主要机构是医疗保险机构,而中国推电子病历的则是医疗机构。推动电子病历的应用,名义上是提高医疗质量、减少医疗差错,但出发点是什么,实际效果如何?这值得我们去反思。如果考虑到这些,完全套用美国的模式,是不是适用于国内呢?”

在政府投入方面,沈韬坦言,中国和美国确实差距很大。他列举了这样一组数据:美国医疗行业的总开支占GDP将近18%,而中国在2012年卫生总开支仅占GDP的5.38%,这仅是卫生方面的总开支,而不是医疗卫生总开支。二者的投入差距显而易见。

徐春华也对这个数据印象特别深刻。他认为,医疗费用占GDP 17.9%的投入,是美国HIT产业发展的基石。美国不管在电子病历有意义的使用(MU),还是自其他方面的的推进,都有政府的推动和持续的资金投入。今年奥巴马的2015财政年度计划里,将对HIT又有18亿美元的投入。

HIMSS14展会上美国在show什么?

移动医疗的在今天的发展热潮一浪高过一浪,这无疑是HIMSS14上的一个热点。白波主任在他的分享中介绍到,在这次的大会上,看到了很多传统的移动医疗设备发生了演化,在功能上也有所扩展增强。例如,在移动查房车上增加听诊器,检查的摄像头,喉镜等相关的设备,使移动查房车变成一个远程会诊的医生工作台。

此外,还有谷歌眼镜、手环等可穿戴设备的展示。例如,通过飞利浦的谷歌眼镜,可以随时在眼镜看到患者的信息、影像资料等;可以通过声音和手势动作来操控眼镜,切换不同的功能,在未来,有望通过这个设备解放医务人员的双手,让他们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手环则可以监测每个人的生命体征,如体温、脉搏、心率等的参数,有助于健康管理。

Caradigm公司的李明经理在此次参访过程中,更多的是关注智慧家庭与智慧医院的展示。智慧家庭同样设立了客厅、卧室、卫浴和健康中心,其“智慧”则集中体现移动应用设备和物联网采集健康信息方面。李明对展区里的智能医院尤为印象深刻,整个展区涵盖了70多种解决方案,主要集中在实时定位,移动应用设备,集成和决策支持等几个方面。展区完全模仿医院科室,并以流程为主线进行展示。

Caradigm公司的李明经理

Caradigm公司的李明经理

个人健康管理和慢病管理在美国将越来越受到重视。白波在分享会上提到,在HIMSS14展会上,有很多这方面产品的介绍,包括手机上的应用,平板上的应用。例如,苹果手机iHealth设备,帮助患者或者健康的人群,通过这些应用来随时监控自己的应用状况,获取各方面的健康指数。通过该应用可以进行健康咨询、提醒疾病风险、就诊提醒等,还可以和医疗机构的医生进行互动交流。反观国内,个人健康管理和慢病管理方面的发展仍然非常局限。

在HIMSS14大会上,康体佳与HIMSS合作推出个人连接健康联盟(PCHA)。Intel公司的吴闻新在分享会上介绍了该联盟,它将为顾客提供一个互联互通的、互操作的个人的健康解决方案,通过联盟鼓励更多的消费者参与到诊疗过程中来。这也为国内同行提供了一个共同研讨方向:如何让IT更多的渗透到消费者中,让他们参与到健康和医疗服务当中来。

Intel公司  吴闻新

Intel公司 吴闻新

一家七级医院的观感

2月25日下午,在HIMSS AsiaPac和德睿医疗公司的协助下,参访HIMSS14的中国代表团到奥兰多的Nemours儿童医院参观。作为参观者之一的华润医疗的张琨,在交流会上分享了他的观后感。他介绍,参观分为三部分,分别是数字化病房、数据监控中心、家庭资源中心。

这家开业并不久的医院,病房的设计很人性化,包括病房灯光、颜色,移动设备的设计与应用,都充分考虑到病人的便捷与隐私保护等。病房里,随处可见各种屏幕、管线和操作界面等设备。“进到病房的时候,我们的第一个问题是:这是儿童ICU病房吗?”,张琨回忆起参观时的情境说,“而导游却告诉我们那只是普通儿科病房的标准配置,这让现场的人都很惊讶。”

临床和行政信息监控中心包括三大区域的功能,一是临床数据中心,主要显示病人的实时临床诊疗数据;二是后勤(行政)数据监控中心,主要显示床位的入出转、物资、水电等信息;三是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指挥区域。这是一个针对全院的、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活动的运行信息,这也是与国内医院的数据中心的最大差别。

这个医院还有一个特色,就是设立了家庭资源中心。这是为患儿就诊结束后,家长与家庭资源中心工作人员交流的地方,里面设立了各种儿童玩具,还有开放厨房操作间的餐厅等。

华润医疗  张琨

华润医疗 张琨

徐春华说,在参观完儿童医院后,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几个数据。医院目前仅开放95张床,900多个医护人员,仅去年亏损相当于1亿元人民币,预计七八年后才能实现盈利。一家医院能有这样的投入,非常的让人羡慕;病房细节的设置与实现,也非常值得国内厂商学习,一些最新的技术和应用在医院里都实现了。但他认为,这样一个医院更像是一个模型的医院。

白波认为,参观儿童医院给他印象很深刻的是数据监控中心。所有的患者数据和医院运营中心的数据,显示在一个大屏幕上。院内设施各方面都很先进,但是这些投入很大,国内要借鉴还比较困难。

【精彩点评】

CHIMA名誉主任委员李包罗教授:

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管理专业委员(CHIMA)常务副主任委员、北京协和医院原信息中心主任李包罗

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管理专业委员(CHIMA)常务副主任委员、北京协和医院原信息中心主任李包罗

差异与差距是个大题目,可以有更深入的讨论。例如,可以有不同的领域,例如:医疗、卫生、医改、研究、管理、技术等;可以有不同的层次和视角,例如:目标、理念、经济基础、领导力、体制、文化等;当然还有技术层面的,例如:基础、方法、实施路线、组织、标准化、实施、路线图等等。困难在于,我们常常混淆了差异与差距。强调差异,抱残守缺,动则就是国情不同,夜郎自大,上来就是社会主义能集中力量办大事;或者强调差距,大跃进情节,好高骛远,跟风猎奇,不管需求和客观环境,一窝蜂的上区域,上云计算,上大数据。把差距当差异,把差异当差距,用来指导工作,只能四处碰壁,浪费十分有限的资源,最后不得不从头再来。

有些差距是因为差异。有些认为是差异,其实根本就是差距;有些认为是差距,结果越追越远,到头来才知道是差异。差异与差距的辨证统一关系,是一个哲学命题。

【相关报道】

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精彩视频回顾

【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在线课件共享

HIMSS14专题报道——“发现HIT潮流之旅”

寻找中美HIT差异与差距: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将于3月23日在京举行

赞(0)

评论 2

评论前必须登录!

 

  1. #1

    此项活动组织得还是很有意义的,如果能做一些更为深入细致的探索交流活动就更好了。

  2. #2

    建立自己的自信。应该考虑自身情况,考虑整合,而不是照搬!

    君临-易道8年前 (2014-04-17)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HIMSS14参访心得交流会:寻找中美HIT差异与差距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