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HIT钩沉】福州总医院:数字化医院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HIT专家网               策划:陈金雄     主笔:朱小兵

2010年6月,“全军数字化医院建设研讨会”在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简称:福州总医院)隆重召开。这并不是福州总医院首次举办全军卫生信息化方面的会议。距此时间点9年多前的2001年2月在福总召开了“全军医学影像建设研讨会”。2001年11月,“全军第二届卫生信息化学术研讨会”在福州总医院召开。2002年11月“全军医院管理会议”(其主题是医院信息化,医疗质量与安全)也是在福州总医院举行的。

2010年6月,全军数字化医院建设研讨会在福州总医院召开。

2010年6月,全军数字化医院建设研讨会在福州总医院召开。

十几年来,经过几任院领导和全院上下的努力,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简称“福总”),已成为享誉全军乃至全国的数字化医院典范。“数字化医院”成为福总的一张重要名片。

回望历史,从当初“军字一号”工程前两批应用推广名单都没能列入的医院,后来居上,成为位列全军前列的数字化医院。福总的信息化历程不仅颇具传奇色彩,而且又充满了历史发展的必然性。

下面就让我们一同走进那一幕幕难忘的瞬间,在历史的时空中,找寻福总迈向数字化医院的真实轨迹。

用计算机堵漏

时光倒流到20世纪90年代初,福州总医院的信息化建设,还是一片荒芜。

1991年,27岁的陈金雄从国防科大研究生毕业,回到家乡福建省,分配到现在的工作单位——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初到福总计算机室,事情不多。不久,他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医院其他各个部门好像都很忙,院领导成天召集业务科室开会。而且会议的主题都是同一个——堵住医院的“跑、冒、滴、漏”。

陈金雄意识到,用计算机系统就可以管理好这些问题。于是,陈金雄主动跟院领导请缨,到各个相关业务科室调研。门诊收费、住院收费、病案室、药剂科,两个星期下来,他全跑遍了。随后,陈金雄向院里提交了一份报告,题为《建立计算机网络,提高费用和药品管理水平》。这份报告分析了医院“跑、冒、滴、漏”问题的根源是信息不透明,业务流程管理混乱。1993年,医院决定投资30多万元,由陈金雄牵头建设医院信息网络。福州总医院首次进行小范围联网,实现了主要科室的网络互联,虽然在业务上还只是一个简单的收费系统,但是,医院的收费、药品、统计及病案管理等较先前有了质的飞跃。

接下来的几年,福总计算机室人员十分不稳定,曾经一度只剩下陈金雄孤身一人“留守”。而彼时计算机室的日常工作,主要就是做些简单的系统运行和维护工作。

基础开创:刘雄飞到福总

1998年1月,南方依然春寒料峭。对于福总的信息化建设,是由低潮进入高潮的重要转折点——刘雄飞调任福总院长。初到福总,刘雄飞住在福州总医院大礼堂边上的一所破旧的招待所里。这里似有百废待兴的感觉,信息化建设不如之前所在的湖州98医院,有些还是手工收费,条件也一般。计算机室就剩下陈金雄一个人了。

由总后卫生部组织实施的“军字一号”工程高级版,已经于1997年开始在全军卫生系统推广。1998年初,面对福总没能赶上前两批应用推广单位的现状,刘雄飞和当时的院领导班子当机立断:“军字一号”工程高级版,福总必须上!

1998年10月,“军字一号”工程一期工程门诊系统顺利实施;1999年元旦,“军字一号”工程一期工程全面投入运行,手工报表从此退出福总的历史舞台,各种报表流程不仅省时省力,而且准确无误。2000年元旦,“军字一号”工程二期工程全面投入运行。之后,福总部署临床业务信息系统的节奏全面提速。

2000年初,南京军区后勤部在福总召开“军字一号”工程建设现场会,南京军区联勤部卫生部信息中心高级工程师杨文宏说,这次现场会,吹响了南京军区推广“军字一号”工程建设的号角。在此之前,福总为南京军区承办了技术培训班,对全部的工程技术人员进行了技术培训。

2001元旦,全院级医学影像传输系统(FULL-PACS)投入运行,中国PACS从此从实验室研究阶段进入推广应用阶段;同年建成了与医院信息系统融合的e窗网站、网上医学图书馆等。

2002年,实施了门诊医生工作站、后台摆药系统、移动查房、门诊排队等系统,建成双向卫星远程医学工作站。

2003年,进一步调整就诊流程,实现“预交金模式的一卡通”就诊、与公司合作研发并建成双向传送和带有条码功能的检验信息系统,开始了基于数据仓库的对已经积累起来的数据进行更深层次的数据挖掘和利用。

“看准了的事情,就坚持干!顶层设计,要站得高、看得远!”刘雄飞说,“计算机效益到底在哪,不是马上能看到,但它远比我们想象的要高得多,深远得多!计算机是现代医院管理的总平台,离开了计算机,所有的工作都寸步难行,也将一事无成!”

继承创新:王海林向科室主任要速度

2003年7月,刘雄飞院长卸任,王海林院长继任。与斯文、内敛的刘雄飞院长相比,王海林院长则显得爽朗、幽默。王海林院长见到比自己年长的刘雄飞,总是打趣称呼刘院长“小刘”。

王海林院长接手以后,十分重视了解国际、看世界。2008年,他让医院政委带队,去美国考察信息化。后来王海林和傅征部长去日本宫崎大学附属医院参观,了解医院信息化在精细化管理方面的应用。傅征部长说,日本的应用成效比美国好,美国是概念,日本很精细。

“当时我们感到耳目一新,区域医疗、电子病历,在日本的应用很成熟。”王海林说。

2008年5月和2009年3月,福总与浙江大学分别签署战略伙伴协议具体的合作协议,共同开发新一代电子病历,构建智能型医院。在这个基础上,福总决心搞好新的医院信息系统顶层设计,并和浙大制定了一个计划,共同推广应用。当时,全军又要开数字化医院建设现场会,军队各家医院都希望争取这一宝贵的机会,争得很厉害。为此,总后卫生部信息中心主任刘运成专门过来福总考察。总后卫生部其他领导也来福总实地考察,感觉到福总的信息化:一是领导重视,舍得投入;二是注重内涵,底子深厚。“我们的投入和产出完全是对称的。”王海林说。

最终,2010年6月,全军数字化医院建设现场会在福总举行,福总的数字化医院建设应用主要成果在会议期间进行了全面展示。

“信息化认识,关键在于领导,关键在于一把手。领导除了重视,更要懂得信息化,掌握信息化的规律,才能更好地领导并参与到信息化当中。”王海林深有体会地说。

在王海林心目中,医疗信息化还有很大的空间,数字化医院建设将迎来更高级的智能化医院。他期待自己心目中智能化医院图景,能够在福总在建的新病房大楼中来实现。

为什么福州总医院能用得好

“‘军字一号’工程软件一开始并不是很成熟。福总尽管不是最早运行这套医院信息系统的单位,但却是用得最好的单位之一。”陈金雄说。

“用得好”这三个字,可不是轻易得来的。

“当时,我作为院长,就要求全体院领导首先要关心支持信息化。其次,领导层的思路要跟上时代的发展,要跟上计算机信息时代的发展。第三,还要充分用好计算机信息系统。系统开发实施后,关键在于用。你不去用,就不能发现问题,更不可能解决问题。”

亲自带头使用,是刘雄飞推进信息化的一大经验。作为院长,他亲自带头使用信息系统,并从中找出系统需要改进的问题。特别是从用中发现问题,并且通过用,启发大家提出很多管理中的需求,从而开发更多的实用的应用系统。

福总陈金雄主任深有感触地说:“为什么我对‘军字一号’工程软件那么熟悉?完全是刘院长逼出来的。”

有时候,刘雄飞院长发现两个数据对不上,就会想,到底出什么问题了,寻根问底。刘雄飞院长每天要看计算机系统报表。他看数据,完全是从医院管理角度看信息化。看到有的军人“退费”超过了“收入”费用,变成红字,刘雄飞院长对此十分敏感,能看出背后的管理漏洞,这个时候他就会问计算机人员:为什么出现了红字,数据的来源是什么?

刘雄飞因此成为计算机工程人员心目中“最好的用户”。对此,刘雄飞感言,抓大事和抓细节,并行不悖。成大事,必重视细节。大事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到底落实到什么程度,要从战略角度考虑信息化。

福总是怎样把各部门推上信息化良性发展轨道的?

第一,领导意志坚定。信息系统产生效益是有一个曲线图的,在实施初始阶段特别是在磨合期,因系统可能还不够完善,模式流程还在调整,操作还在不断适应,效率甚至会出现某种程度的下降,工作人员会有一定程度的抵触情绪,此时领导坚定的意志和决心就非常重要。福州总医院信息化能够取得成功首先就是领导的意志力。

其次,系统先进实用。要让医生感受到系统本身的先进性,让信息化成为一种文化。例如,门诊病人的病史,医生通常很难全面了解,而门诊医生工作站把这些信息都收集进去了,医生随时可以调阅。这使得他们切实感到信息系统是能解决大问题的。

福总很快形成了一种信息化的文化氛围。谁要是不会用计算机写病历,看各类图像、报告等,都会觉得脸红不好意思。

第三,方法措施得当。领导亲自参与(如每周六医院例会制度),注重顶层设计,结合国情院情,需求应用牵引等。

第四,要选好用好信息主管,建好信息工程队伍。医院信息化搞得好不好,关键的关键是两个“一把手”,这里指的是院长与信息主管两个“一把手”。在军队医院业内人员中,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里,直到现在,还流传“三雄”(意指刘雄飞、韩雄、陈金雄)开创两个医院信息化历程的美谈。

左起:韩雄、刘雄飞、陈金雄

左起:韩雄、刘雄飞、陈金雄

刘雄飞说:“我是天赐良机,也是和那‘二雄’有缘,韩雄是从作战部队调来98医院的,陈金雄则原来就在福州总医院,他们现在都是军内外医院信息化的知名人物。他们知晓国内外、军内外医院信息现状进展,精通医疗流程,他们能深刻理解和把握管理层、应用层人员的需求,并千方百计地满足医院各方需求。”

刘雄飞认为,作为院长,要非常看重人才的作用地位,爱才、惜才,更重要的是用才,为他们提供发展所需。“在医院信息化建设上,两个‘一把手’的作用地位只会升,不会降。否则,就会开倒车!”。刘雄飞还特别强调,“医院信息化建设,两个‘一把手’是关键,但不是全部。要做成任何一件大事,靠一两个人是绝对不行的。我在医院信息化进程中的作用是把握全局,而不能事必躬亲。福州总医院成功的信息化之路中,极大地体现着其他领导和全院人员的智慧与力量。”

第五,在继承中创新发展。两任院长的平稳交接,也使得福总信息化在继承中不断创新,而信息化正是传承医院优秀管理和文化的最佳载体。

2008年年底,全军医院管理会在西南医院开,总后卫生部领导说:医院发展好坏,非常重要的就是后者要继承好前者,福总在这方面是全军的楷模。

第六,将信息化建设目标纳入考核体系。从1998年起,每年年初,医院都确立一个阶段性的信息化建设目标,每年上一个台阶。再就是要有协同配合的观念,尤其是很多系统需要整合应用,如果仅仅依靠某一个部门或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实现的。

第七,对于新技术和新应用的敏感,同样是探索数字化医院道路上必须具备的要素。

刘雄飞院长不无自豪地说,在同行业中,福总对数据仓库应用的研究应用属于“率先开始”的。早在2002年,刘雄飞就预见到:“在未来,借助数据仓库和数据挖掘等智能分析技术,医院管理层就可以逐步发现在门诊及住院管理方面存在的问题,以及有待发掘的潜能。”尽管当时还不够成熟,但福总已经确立了应用数据仓库的基本思路。经过初步应用,福总领导层发现,数据仓库对于发现和控制医疗质量问题、提高工作效率和提升医院经济效益,可以起到真正的辅助决策作用。

而作为福总在信息化领域的得力干将,陈金雄对于新技术、新应用有着狂热的执着。福总的PACS应用,在圈内已经闻名遐迩。陈金雄设计了一个独特的后台传输与分中心调度架构,解决了在当时网络和计算机速度都比较慢的情况下,仍能确保PACS图像数据传输和调阅速度问题。

一所优秀数字化医院的影响与辐射

在福总数字化医院历程中,有几次全军会议都是标志性的。

2001年2月,在福总召开“全军医学影像建设研讨会”。

2001年11月,全军第二届卫生信息化学术研讨会在福总召开。

2002年11月,全军医院管理会(主题是医院信息化、医疗质量与安全)在福总举行。

2010年6月,全军数字化医院建设研讨会在福总隆重召开。

信息化,让福总在全军上下声名大震;从实践到理论的探索,使得福总成为名不虚传的数字化医院。多位军队领导对福总数字化医院建设成绩及时地予以了高度评价:

1999年5月,时任总后卫生部副部长的傅征到福总考察信息化建设以后,非常兴奋地说,“军字一号”工程,在福总全面开花结果!

时任总后卫生部白书忠部长更是予以高度评价:军队卫生信息化走在全国医院信息化的前列,福总走在全军医院信息化的前列。

2010年在福总举行的全军数字化医院建设研讨会上,总后勤部秦银河副部长说,这次会议,对于全军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这次会议之后,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赵克石上将专门来考察福总的信息化。他说:军队信息化,后勤走在前面,医院走在后勤的前面,福州总医院走在全军医院的前面。

成就光荣与梦想

拓荒、开创、传承、创新,纵观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数字化医院建设近20年的发展历程,既历经艰难,又成绩斐然。既与中国绝大多数医院一样,福总的数字化版图亦曾是一片荒芜;又与中国很多医院大不同,福总在信息化建设的道路上走得更快、更远。同处一个时代,何以成就这大不同?

与很多同行相比,福州总医院有几分幸运——既在恰当的时机充分汲取了“军字一号”工程的血脉滋养,又在关键的时期勇于创出属于自身特色的数字化医院模式,并吹响了全军推广数字化医院的号角。而这背后,都离不开高瞻远瞩的战略判断和一支能干实事、打硬仗的团队,并逐步形成了继承与创新的数字化医院文化氛围。由此,我们不得不承认信息化建设中“人”的因素。

因为坚信信息化的力量,执著于数字化理想,围绕福州总医院的数字化建设,更造就和涌现了一大批信息化人才——虽然信息化不是全部,但确实在很大程度上与此关联密切。

刘雄飞在其军旅生涯中实现“三步跳”:从正团职院长直升正师职院长。曾荣获全国医院管理突出贡献奖,提前晋升技术三级并实现了技术二级(文职一级)。

王海林从正团院职长直升正师职院长,荣升技术少将军衔,全国医院优秀院长,技术三级(文职二级)。

陈金雄已成为国内卫生信息化领域知名专家,2005年以来先后被《计算机世界》《IT经理世界》、IT价值联盟等评为全国优秀信息主管,2009年被美国《信息周刊》评为全球50个优秀CIO,2014年和2015年先后出版专著《迈向智能医疗》和《互联网+医疗健康》,已成为医疗信息化领域的畅销书和经典教材。

正是从上到下这样一大批人才的智慧,共同浇灌、融入到福州总医院的数字化建设当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福州总医院既是一个数字化医院的典型,又是一个时代的缩影,更是一批卫生信息化建设者们呕心沥血的写照。

血脉、战略、团队、文化,诸多元素的汇聚,水乳交融,锻造了福州总医院这所名冠三军、享誉全国的数字化医院!

信息化建设,只有起点,没有终点。展望未来,全面迈向智能化医院的战略,必将成就福州总医院的数字化新梦想!

(本文根据傅征、刘雄飞、王海林、陈金雄、汪家伦、韩雄、杨文宏、任连仲等口述及著作资料综合整理,HIT专家网总编朱小兵主笔)

注:该文收录于CHIMA、《中国数字医学》杂志社编著的《中国医院信息化30年》一书,原标题为《数字化医院是怎样炼成的》。经授权在HIT专家网刊发,个别处略有补充。

 

赞(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HIT钩沉】福州总医院:数字化医院是怎样炼成的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