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咨询
致力推进中国医疗卫生信息化

新院建设的背后故事 | 一个DBA被“流放”到新医院建机房的那半年

来源:HIT专家网 作者:佛山市妇幼保健院信息中心 黄国兴 马丽明

【编者按】

2020年12月23日,佛山市妇幼保健院新城院区正式开业。为实现信息共享和业务联动的高水平建设,新城院区信息化相关投入达到2亿元、系统数量超过100个、大小设备数量约2万台,此外,信息中心团队负责的建设范围也大幅增加,不但包括信息系统的选型、建设及相关软硬件的采购安装调试和弱电智能化管理,也包括与信息系统密切相关的非医疗设备及其配套工程的建设。

在全力支持新城院区建设与顺利开业的过程中,佛山市妇幼保健院信息中心团队经历了不少甜酸苦辣,克服了各种平时难以想象的困难。坐镇指挥的马丽明主任更是通盘筹划,随事制宜,带领团队在连工作用电都不能得到保证的情况下,确保了新院的准时开业。

开业之际,辛劳与喜悦一起涌现,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马丽明主任组织团队成员,讲一讲新院建设背后的那些故事。第二期故事的讲述者,是信息中心DBA、系统架构师黄国兴。

新医院、新院区建设,不啻为一项大工程;信息化建设又是一所现代化新医院开业投运的前提基础。在品读这些带着“泥土”气息的文字记录的同时,相信医院信息化同仁们也能从中感悟到宝贵的经验借鉴。

主任要大家写写关于新院建设的故事,可以是值得分享的经验,也可以是个中的甜酸苦辣。虽然这些事对于我们医疗信息人来说已是常态,但很多医护人员、同事和领导却是毫不知情,我们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和理解我们。

主任还对我(编者注:黄国兴)说:“你们几个是进场最早、最有体会的,最该写一写。”

说实话,刚开始听到让我写东西时,作为IT直男的我,内心是抗拒的,心中默念:“可以用一万行代码来换吗?或是用重构HIS医嘱包来换也可以啊,甚至‘找虐’终结病房日志BUG都可以啊!”主任多次询问写好了没有,我都是各种搪塞:“还没时间,忙着搭建XX等系统DG库……”

虽说实情也是如此,但当我看到同事孙振健写的新院建设回忆后,脑海里情不自禁地像放电影那样回想起那近半年“流放”新院机房的一幕幕,居然下笔如有神地写了七千多字。

我们是拓荒者

由于新院开业期限迫在眉睫,我们不得不在整体工程尚未完工的情况下,提前进入新院机房搭建数据中心。在通电除尘一个月后,经现场检测,机房算是勉强具备进场的基本条件了。2020年8月3日,我们正式入场进行新院数据中心的搭建及系统、数据迁移等工作,我的“民工”生活也自此开启!

先来看看这段时间我们的工作常态吧!

行:大清早天还没亮,就得起床出发前往地铁站。6点20分,我带着安全帽(工地尚在封闭施工阶段,按规定必须佩戴安全帽进场)乘坐地铁从广州出发,7点50分到达佛山新城东站,历时1个半小时。比较幸运的是,全程享受超级VIP待遇,半径一米之内无人靠近。为什么?原因是形象比较“光辉”:头戴安全帽,脚踩凉鞋(盛夏的广东,工地没有空调,很热),再加上戴着口罩,真人不露相!地铁里不管男女明显都被我气场镇住,尽量离得远远的,特别是女孩子,这种感觉特别的酸爽!

地铁只是每天长征的第一步。由于新院区所处位置比较偏僻,最近的一个地铁出口距离新院区还有2公里左右,没有公交,出租车也看不到,唯一可以借助的工具是单车。由于时间还不到8点,所以地铁出口还有少量“人民出行”电单车。路程不长,只需约7分钟,不过价格却好贵,每次3块,而且骑到新院区还属于超出行驶范围,需要多加两块钱的调度费。价格贵也就算了,关键回家的时候车还不好找。共享单车什么的都是没有的,于是停车、锁车也就成了一门技术活!每天开工前的必修课,就是把车扛到工地边的树林里,把车藏在路边草丛中,否则等晚上下班肯定找不到车了。叫网约车吧,半小时都没人接单,只能走着回去。

有人说:“也就20多分钟,走走,权当强国运动吧!”But,这一路上实在太荒凉,人影都不见一个,周围都是些工地,只有偶尔飞驰而过的大货车、泥头车!路灯也不多,人走在路上,说实在还是很危险的,即使我是男的。其中一段路需要穿过村里的小道,要是遇上大雨,情况更糟糕,周围很多水洼,有时只能脱鞋趟水过去才行,加上晚上就更不好走,非常危险。

食:好不容易进了新院区,由于很多地方尚在施工中,需要迷宫式的兜兜转转才能到达机房。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电梯只在早上7:00—11:30及下午13:30—19:00开放,其他时间,不好意思只能走楼梯。最惨的是中午,酷热之下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到达村里的小饭店。外卖?不好意思,超出服务区域,不送!回来的时候,还需要顺道自费购置矿泉水一箱,到了医院还得走楼梯把水扛上六楼。盛夏的广东,烈日当空,地表温度超过40℃,等我们几个人轮流接力把水扛到机房时,已是浑身大汗,像刚从蒸炉里出来一样。

走楼梯到6楼也还好,咱小伙子有体力,就当运动运动,但是你这楼梯灯得开啊!(彼时很多区域尚未通电,只有临时用电,空调就更别想了。)一个窗户也没有,即使是大白天也是黑不溜秋,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只能用手机互相照明,扛着水从木板、线缆、砂浆之间高低穿行。

记得有次加班到晚上10点多,电梯早就关了,只能走楼梯。我们开着手机灯相互提醒着穿过障碍物。好不容易到了一楼,一个不留神,我踩空了,扭到了脚。还好这次有公司的人在,开车将我送回家,路上他们还问我这算不算工伤?有没有补偿?还好这天是周六,休息一天之后,周一我又是一条好汉地出现在工地,虽然还有点拐。

住:机房是我的主战场,临时工作环境主要在主机房的控制室,工作条件简陋得连公司的人都说“真够简朴的”!由于办公家具尚未进场,箱子就成了我们的办公桌和办公椅。当时只有机房内的用电算是能保证,其他的区域一概水、电、网俱无! 新院区的通信基站也未完成建设,手机信号非常弱,时有时无,唯一的好处是给自己一个正当不接电话的理由。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我们首先把临时办公网络拉好,场地清理好。由于临时用电不稳定,并且常常会中断,于是主任想了个办法,购买了一批小的UPS来稳定和保证工作用电。这些小的UPS日后还可以用于收费、检验等特殊的一线工作站,而不会造成浪费。

没有任何办公家具,纸箱就是我们的办公桌与办公椅。

对我来说,最大的困扰莫过于是没有厕所!上洗手间需要首先走到一楼,然后穿过几栋楼到临时办公楼,来回一趟需要20多分钟,这对赶工的我们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时间浪费。找到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得益于一次偶然的垃圾清理。

那天,得知领导要来探班,我赶忙跳起来收拾工作环境,担心这么乱,一向要求颇高的领导来了要挨批。之前,我们买来的水喝完就随手放在边上,几乎是一天一箱水的速度,纸箱、矿泉水瓶堆满了狭小的工作空间,那环境大家可以尽情畅想,整一个字就是“乱”!我赶紧把空瓶都捡起来放到纸箱中准备扔掉,公司男A说:“别扔啊,有用!”我纳闷道:“啊,还有什么用,那么多空瓶,乱七八糟的,不好。”这时B男也开口:“还是不要扔吧,留着,要不放那个小花园的门后面?不碍地方,又没人看到。”怪事了,怎么扔个垃圾竟然有这么多反对的人?C男犹豫一下又说:“废物利用下吧,到临时基建办那边,来回起码半小时哎!”没想到,我最大的困扰,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休息睡觉的地方?抱歉,那是不可能有的!一些工作需要我们通宵达旦,我们也只能趴在桌上或躺在纸箱上稍作休息。由于地处偏僻,工地里的蚊子特别多,我感觉我们另一个最大的贡献就是养活了很多的蚊子(为照顾大家的感官感受,这成绩我就不上图了)。工地的灰尘之多、空气之差,大家可以想象。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我们坚持了长达数月之久,确保了新院区的顺利开业!我们是不畏困难的拓荒者!!

我的地盘我做主

整顿好临时办公环境后,就是办理设备入场手续,对照合同开箱验货,登记条码,分类存放。根据预先规划制定的方案部署机房,我要整个机房都在我的掌控之下!

首先,我们按照用途分仓机柜,再根据应用对服务器系统进行网段分VLAN隔离,在严格分离内外网络的同时,还要对网络进行进一步的细分管理。例如,内网下再细分成设备网、管理网、业务网、群集网、备份网等。仓机柜的用途划分,主要遵循两个原则:一是“排故优先”原则,二是“同类管理”原则,主要考虑应用对业务的影响程度,把对业务影响大的以及公共基础支撑类应用放置在管理人员能以最快速度到达的机仓,同时把同类型的应用尽量放置在同一机仓的同一机柜。

其次,网络、IP分配、机器命名、账号、密码等都需要预先确定管理原则,并做好相应的规划,确保逻辑链路和物理链路清晰、准确,能最快速度排除故障。例如,管理人员可根据任一服务器IP地址或是任一应用系统,都能迅速、准确知道该IP或应用对应使用了什么服务器,是实体机还是虚拟机?服务器上总共跑了哪些业务应用和用途?具体在哪个机房、哪个机仓、哪个机柜的第几u数位置上?与之相关的其他应用IP有哪些?相关性如何?同时,这些应用的拓扑及其与医院整个网络拓扑架构的关系也必须一清二楚。

此外,核心双活、数据图像归档备份,虚拟化灾备、离线备份等存储也要预先规划,包括存储的容量数据分配、操作系统版本、数据库版本、虚拟化版本、KVM等,都需要管理人员了如指掌,尽在掌握。因为这是医院信息系统正常运转的核心基础!信息网络就像蜘蛛网,个中工作环环相扣,丝丝相连,缺一不可。任何一环出现问题都有可能影响应用和故障排除的速度。

为了加快部署进度,我们使用临时照明设备安装机房设备。

人到中年不容易,男人哭吧不是罪

成年人的世界从来没有“容易”两个字。特别是人到中年的我们,上有老下有小,在单位往往还承担着业务骨干或中坚力量的职责。

2020年7月,我父亲被确诊为低分化癌,需要住院手术治疗。由于在老家无人能照料,同时也出于医疗技术水平等方面的考虑,我只能将父亲从老家接到广州住院治疗,最起码有我和家人的陪伴,对病情缓解有一定的帮助。

此时,恰逢新院建设到了最为紧张的阶段,而且医院还在同一期间参与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工作,这使得原本就非常紧张的人力变得更为紧张。很多同事已经多次五天五夜、两天42小时地工作,实在没有办法给予我工作上的额外帮助了,一切都只能靠自己苦苦加班支撑!

那段时间,我每天早上六点不到就起床出门,晚上最早到家也是八点过后,没有周六日,也几乎没有节假日,有时还通宵达旦几天不能回家。最让我心存愧疚的是我老婆,除了要照顾我父母外,还要独自照料两个年幼的孩子的衣食住行、培训教育,特别是最小的孩子才一岁多。她是一名医生,自身工作本就非常辛苦,常常拖班,还要面对各种考核培训,每天高强度工作过后,还得拖着疲惫的身躯赶回家中照顾一大家子;而且,她值班也很频繁,4天一值,为了照顾整个家庭,每次值班后没有任何的休息就投入到照顾家庭中,晚上也常常要独自一个人带娃。

结束一天的忙碌工作,披着月色离开医院,另一头是无比牵挂的家。

我的姐姐有鉴于此,为了帮助我们,辞掉工作,专程从老家到广州照顾父母和帮我带小孩。唉!那段时间真的感觉好累好累!!!特别在新院建设过程中遇到难题的时候,有种“怎么上天总是和我作对”的感觉,非常郁闷,真的好想哭!不禁想起刘德华的那首歌《男人哭吧不是罪》。幸好,每次回到家中,不管多晚,总能听到老婆温暖细致的关怀,看到孩子们天真可爱的睡颜,再多的倦、再多的苦恼都能一扫而去。

人到中年的我们,有着太多的责任,承受着太多的压力,需要面对各种生老病死!推不掉,放不下!只有自己坚强勇敢地苦苦撑着!再苦再难,为了家庭,也为了自己,也要尽量把心态调整好。我不断告诫自己:凡事皆要抱以平常心,多一点自知之明,少一点自作多情;不抱怨,不嫉恨,不懈怠,不冷漠,不沉湎于过往成功,也不对失败耿耿于怀,我们的幸福才能有所依附。

(未完待续,在下一篇中,作者将介绍他在新院建设中遇到的“史上最牛的坑”,以及是如何“跳出坑”的。)

【作者简介】

黄国兴,佛山市妇幼保健院信息中心DBA、系统架构师,广东医科大学医学信息管理专业院外导师。

2005—2008年,任职于广州慧通计算机有限公司,任研发部后勤管理组组长,全面负责药库、药房、物资、资产、供应室、体检等管理系统的设计与研发;2008年至今,任职于佛山市妇幼保健院,负责医院数据中心管理与全院信息化系统架构设计与运维。

曾主导佛山市区域妇幼信息平台的系统架构设计,并参与该项目的开发与管理,应用范围覆盖五区59所产院和200多个社区的28项妇幼专项服务,实现居民健康卡和新生儿唯一标识应用支持,实现基于区域平台+健康卡的嵌入式妇幼保健信息系统,并实现电子病历嵌入式应用及公安、计生等系统信息的互联互通。参与原国家卫计委—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孕产妇及儿童健康管理信息系统建设第二周期》项目并取得良好效果,获得国家专家组的高度认可。

关注HIT专家网微信订阅号
精彩不容错过!

【责任编辑:秦勉】

赞(2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HIT专家网 » 新院建设的背后故事 | 一个DBA被“流放”到新医院建机房的那半年
分享到: 更多 (0)